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方淮

26

-

雪鷹交代完這些之後,又讓其他人退了下去,便隻留尚連興盛在麵前。

尚連興盛那敢不從,立刻揮手讓其餘人退下。等那些嘈雜的人等退走後,雪鷹方纔坐下,悠悠然的喝了杯茶。之後,雪鷹說道:“尚連興盛,剛纔人多,有些話本尊不太好說。你也勉強算得上是個修道之人了,你應該明白,這一次你孫子的死並不是一個壞事,這其實對你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喜事,也很可能是你們尚連家族這麼多年苦等的一個機遇。本尊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尚連興盛雖然天賦不算太好,但卻絕對不是個笨蛋。雪鷹的話頓時讓他眼睛一亮,他的內心深處開始躁動起來,跟著,他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雪鷹的話,他怎麼會不明白呢?

隻是他真的不敢相信……一個高高在上的師尊,真的會如此看重這件事嗎?真的會點撥他?提拔尚連家族嗎?

不敢相信!

雪鷹隨後說道:“好了,本尊言儘於此了,剩下的,看你怎麼做人了。這位羅軍師尊宅心仁厚,很重感情。本尊是點撥你,你可千萬彆做出不把孫子當回事的舉動來。要既有傷心,也要有尊重,明白嗎?”

尚連興盛忙說道:“小人知道,小人知道了。”

“嗯!”雪鷹點點頭。

那盛宏跟著說道:“若是師尊有豐厚賞賜等等,你可彆忘了,是誰點撥你的。”

尚連興盛那裡會不懂這個規矩,忙說道:“小人懂,小人懂的!”

雪鷹淡淡一笑,他說道:“盛宏,你這真是狗毛病。雁過拔毛嗎?你以為我說這些是為了好處?即便有再大的好處,我們也不能拿啊!一旦被師尊們知道了,以後,咱們還要在師尊麵前做人嗎?”

他隨後就不與尚連興盛多說了,讓尚連興盛安排房間住下來。

尚連興盛立刻將自己住的房間讓了出來,以表示尊敬!

雪鷹見了卻不高興,說道:“你把這房間讓給本尊了,師尊來了,住什麼規格?動動你的腦子行不行?難怪這麼多年了,你的修為一直上不去。”

尚連興盛頓時臉紅耳赤。可憐老頭死了孫子,還要被這些權威高手當做狗兒訓斥,不僅如此,他自己都從內心覺得是感恩戴德。

羅軍和夢輕塵早上過來的時候,天氣是陰沉的。

尚連城這邊準備了隆重的歡迎儀式,鮮花簇擁,地毯鋪到了城外。

羅軍和夢輕塵直接降臨在了城主府外。

那城主府的建築彆具特色,雄偉中帶著氣派。

在城主府的大門處,尚連家族,老老少少全部出來了。

尚連興盛帶領一千餘口族人跪在城主府門口。

羅軍一身黑袍,夢輕塵一身紫色長裙,兩人如壁畫上的佳人一般。

就這麼一看,他們就像是塵世中的優秀年輕人一般。又那裡能夠想到,他們已經是這霸龍星球上的頂尖師尊了。

雪鷹和盛宏馬上先單膝下跪,道:“弟子等恭迎羅軍師尊,輕塵師尊!”

“恭迎師尊!”尚連興盛那些人全部都跪了下去,他們的頭埋在深處,根本冇人敢直視羅軍和夢輕塵。

羅軍當場就呆了一呆。

他是懷著愧疚之心來的,他在預想裡還想過,如果修武的家人責難,他得承受,得補償。可他就是冇有想到,對方居然用這樣的高規則來迎接他的到來。

此一刻,羅軍忽然覺得有些諷刺。

他覺得自己像是英雄歸來一般……而不是一個害死對方親人的凶手。

羅軍心中是有那麼一絲不快的。

他在想,到底修武的死算什麼呢?

自己那麼的在意,但似乎,修武的家人也冇有那麼激動嘛!

羅軍控製自己的情緒,他暗道:“罷了,罷了。我當日衝冠一怒,什麼都可以不管不顧。可他們與我的實力差了這麼多,全族性命在此,那裡敢衝冠一怒呢?我不是他們,所以,我也冇有資格來憤怒他們。”

羅軍深吸一口氣,他的神念掃射出去,很快就清楚了當場的一些身份情況。

夢輕塵先向雪鷹和盛宏點點頭,她的眼中閃過了讚許之色。顯然,這兩人的差事辦的不錯,夢輕塵是很滿意的。

羅軍掃視眾人一眼之後,他先說道:“大家不必多禮了,都起來吧。”

“是!”尚連興盛便率先起來。

後麵的族人們也跟著起來了。

羅軍注意到,族人中還有不少孩童的存在。

羅軍首先來到了尚連強生的正妻身邊……

尚連強生乃是尚連修武的父親,修武的母親就是尚連強生的正妻。尚連強生還算是潔身自好,隻娶了六個小妾。

尚連城裡的不少女子都誇讚尚連強生是個好男人。

修武的母親叫做水飄香,水飄香四十來歲,不過因為有服用一些養顏丹藥的緣故,看起來才二十多歲。乃是個成熟,頗為風韻的美婦人。

羅軍清楚,水飄香一共生了兩個孩子,修武是她的長子。另外還有一個女兒,目前十二歲!

那女兒叫做尚連心兒。

小姑娘在一旁眼眶紅紅,低著頭,默默抽泣。顯然,其他人會畏於師尊威嚴,不敢悲傷……當然也有許多人是的確不悲傷。

但小姑娘卻是在哭泣她的哥哥。

水飄香的雙眼紅腫,這位母親的傷心,誰也無法真切的理解。

羅軍緩步來到了水飄香的麵前。

水飄香低著頭。

她的嬌軀在微微顫抖……

誰又知道,這一刻,這位失去兒子的母親到底在想什麼呢?

“對不起!”羅軍輕聲說道:“修武的死,與我有關。我雖然為他報了仇,但他卻永遠也回不來了。”

羅軍的語音低沉而悲哀,他說道:“你是修武的母親,你可以恨我,罵我。除了讓修武死而複活,我辦不到。其他的條件,你可以跟我提,隻要我能辦到。我會儘力的去幫你辦到。”

羅軍的話說出來之後,那尚連強生,尚連興盛以及尚連家族的一些人眼中都閃過了貪婪喜色。他們的呼吸都粗重起來了……

一位師尊如此許諾,那代表什麼呢?

那代表了無上的權勢啊!

一個個尚連家的人,都開始羨慕起水飄香來。

尚連強生在一旁忙說道:“師尊,您,您真的能幫我們嗎?”

“咳!”就在這時,夢輕塵淡淡的咳嗽了一聲。

她這一聲咳嗽,是一個警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