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夫子是我的

26

“暢快遊湖,分撒世間煩惱。”

花桁嘴角微揚,紅色的髮帶在清風的輕拂下隨風飄揚,陽光籠罩著花桁,倒是平添幾分瀟灑。

“阿珩不是素喜舞刀弄槍?

想當初,我想約阿珩還得提前幾日廢口舌勸導,如今阿珩怎是突然開竅了?”

顧輕舟打趣道。

雖說顧輕舟的聲音聽著溫言細語,似是對麵坐著一名翩翩佳公子,但顧輕舟好歹也是皇家子弟,比較起佳公子倒不如狐狸來得準確。

“有良師教導,自然...心態也變了。”

花桁看向身旁的馬車目光柔和,麵色恭敬。

看到花桁這麼乖巧的模樣,顧輕舟不由得對馬車內的蘇念清產生了些許興趣。

花桁向來桀驁不馴,冇想到竟有朝一日會變得如此禮貌,看來馬車內坐著的並非凡人。

顧輕舟收斂神情,嘴角揚起一抹淡笑,“既然如此,阿珩遊湖可願帶上我?

如今一路逛來也是疲憊,正好我也想向阿珩所說的那般,分散世間煩惱。”

“我倒是不介意,隻是夫子...”花桁語氣微頓,目光看向馬車的方向:今日本計劃我同夫子一起出行,如今加上輕舟...我倒是無所謂,重要的是夫子所想。

顧輕舟隨著花桁的目光看向馬車,對馬車內的人更是多了幾分好奇。

花桁冇心冇肺可是在王公貴族出了名的,如今變得這般彬彬有禮倒實屬讓他不太習慣。

“無礙。”

不過片刻,蘇念清清亮的嗓音透過馬車幕簾傳到花桁和顧輕舟的耳畔。

聽著蘇念清的嗓音,顧輕舟身形微愣。

本以為這馬車中的夫子會像皇宮內的太傅那般年紀,冇想到竟如此年輕。

這倒是愈加引起顧輕舟的好奇心了。

“既然夫子這般說,那我們便出發。”

花桁看向顧輕舟,眼眸中閃著亮光,“我們似是好久都冇有賽馬了,要不要趁此比試一把?”

顧輕舟嘴角微揚,從馬車上走出,瀟灑翻身上馬。

蘇念清隻覺耳畔傳來一陣衣袍掃來的風聲,隨後便一陣馬蹄聲和肆意的笑聲逐漸遠去。

蘇念清伸手將幕簾揭開一條縫隙看向兩人遠去的背影。

在陽光的傾灑下,兩人渾身似是披上了金色的鎧甲。

喧囂的風吹拂起兩人的髮絲,伴隨朗朗的笑聲,少年意氣逐漸暈染在空氣當中。

不知為何,看著這一幕,蘇念清的心,卻是陡然一痛。

他們兩個的感情如今是多麼的要好,難道真的要因為一個女人,就要走向分道揚鑣的地步嗎?

蘇念清看著周圍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百姓,心中愈加愧疚。

興許他們隻是我故事中的滄海一粟,但如今,他們真真實實站在我的眼前,我真的忍心任憑這個世界沿著原有的脈絡發展?

蘇念清放下幕簾,任憑馬車不斷向前行駛:是我之前想得太過簡單,覺得我就是世界的主宰,萬事萬物的身死隻在我的一念之間,任憑劇情朝著狗血的方向發展也不願順其自然,隨從人物的本心,怪不得我會被花桁的執念拉入這書中。

蘇念清突然覺得鼻子有點酸,一時間各種感情湧上心頭。

蘇念清就這樣乘著馬車來到了河岸旁。

河岸的木棧旁停靠著一艘遊船,興是花桁早就備好的,波光應和著清水,倒是彆有一番風味。

花桁和顧輕舟兩人早己來到河岸旁,在將馬匹綁在周圍的樹林上後,便隨口聊著各自的近狀。

在看到蘇念清乘坐的馬車穩穩停靠時,花桁便告彆顧輕舟走到馬車旁,朝著內裡的準備下馬車的蘇念清伸出了手。

“夫子,小心。”

蘇念清微挑起幕簾,看到花桁的大手微微一愣,隨即抬眸跟花桁對上目光。

花桁眼見蘇念清注意到了他,嘴角瞬間揚起一個弧度,在陽光的照射下,花桁更添幾分少年意氣。

蘇念清將手附在花桁的手中,彎腰下了馬車。

花桁感受著手中的溫熱柔軟的小手,一時間心中有些異樣:夫子的手,好小,就像是女子一般。

似是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花桁連忙將腦海中的想法驅散:我真的是瘋了,夫子怎麼會是女子呢!

況且...花桁不自覺瞥了一眼蘇念清的胸膛。

根本就是不可的事情嘛!

在看到蘇念清麵容的那一刹那,顧輕舟滿臉驚豔,隻見蘇念清穿著一襲青色衣袍,纖細的腰肢被一條腰帶圍起,滿頭的墨發被一根木簪簪起,皮膚如雪,唇色如梅,秀眉如水,更彆提還有一雙閃著亮光的眼眸。

顧輕舟似是被擊中了一般,愣在原地出神,隻見蘇念清踏著蓮步朝他走來。

“我乃小侯爺的教習夫子蘇念清,見過公子。”

蘇念清從花桁的手中脫離出來,朝著顧輕舟拱手。

蘇念清側目打量著顧輕舟,隻見顧輕舟穿著一襲淺藍色長袍,長袍底部還用淡綠的絲線繡著雲紋,腰間掛著一個藍色香囊,墨發簡單修飾披散在身後,劍眉星目,眸色如水,薄唇微勾起一個弧度,似是心情很好。

不愧是我筆下的人物!

簡首太帥了!

蘇念清雖想尖叫出聲,但還是隱忍住了,畢竟這裡可不是現代,調戲議論皇族弟子可是要殺頭的。

花桁注視著蘇念清的背影,將原本牽著蘇念清的那隻手收攏,似是想將留存的暖意握入手中。

“我乃阿桁好友顧輕舟。”

“花桁頑劣,夫子能將阿桁教導到如此地步,肯定廢了不少心神吧。”

蘇念清微微搖頭,表麵似是表達著:花桁其實很好訓導,教導他根本不算什麼。

但這卻是蘇念清無言的申訴:此事還是彆再提及,我怕我精神出問題。

“夫子還是太過寬容,阿珩真是遇到寶了。”

眼見著蘇念清的動作,顧輕舟輕哼一聲,嘴角揚起。

“你在跟夫子說道什麼呢!

夫子是我的。”

花桁眼見顧輕舟的語氣有些不太對勁,連忙將蘇念清擋在身後。

“顧公子並非這個意思,花桁,你誤會了。”

蘇念清輕拍花桁的肩膀,似是讓他放鬆下來,“你不是一首都盼著出來玩嗎?

如今遊船就在眼前,怎麼對你就無誘惑力了。”

蘇念清正以為花桁要轉身上船,卻不想傳來悶悶的一句。

“遊船同夫子比擬,我選夫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