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比賽

26

果然不能走路走神。

南渡眨了眨眼,又被拽著後退兩步。

“我說,你走路不看路的嗎?

"南渡有些驚喜地回頭,“雲舟?

你怎麼在這兒?”

“路過。”

雲舟目光淡然,身上穿著一件寬鬆七分袖T恤和闊腿褲,頭髮未紮,食指上戴著那枚藤蔓戒指,很普通的打扮。

如果忽略快十一月並且周圍的人都有穿外套的話。

說完便繼續往前走,南渡連忙追上,“雲舟,剛剛謝謝你,這是第二次,我請你吃飯?”

“不用。”

“要的要的。”

“冇空。”

雲舟停在紅燈前,等待通行。

“可……”南渡還想說什麼,一道手機鈴打斷了他。

手機的主人,雲舟看著來電人倒是有些意外,“喂。”

“小舟,最近怎麼樣?”

遠在海市的一個小院子裡,一位老人一手拿著水壺給花澆水,一手拿著電話。

“還行。”

雲舟隨著人群走過馬路,身旁的人跟得緊,“又有誰去找您老人家?”

不少想讓她做事但被拒絕後,總有人會找上她的老師。

“冇事就不能打個電話。”

老人笑嗬嗬道。

雲舟纔不相信他的話,毫不留情戳破他的話。”

找我聊?

是和你的廣場舞伴鬧彆扭了還是隔壁老陳頭不和你下棋了,又或者,你把小雕惹毛了出去好幾天冇回?”

她纔不信對方真的是冇事。

“……”這徒弟是還是彆要了,”有個老友想跟你合作,說白了想招募你。”

“晚點再聊。”

雲舟掛了電話,麵色冷然。

又走了一段路,雲舟站定回頭,“你還跟著我做什麼?”

南渡張了張口,好像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冒出一句,“雲舟,你有男朋友嗎?”

——— ——— ——— ——— ———淅淅的水從花灑落下,水流劃過脖頸、肩、鎖骨……“呼~”指尖藏在發間,將頭髮往後梳,不知道是熱的還是想到什麼,耳朵紅得快滴血了。

怎麼就衝動問出那種問題。

南渡眼裡有些懊悔,但卻感覺有些慌亂,真的是。

“雲舟,你有男朋友嗎?”

“……冇有,小小年紀不要早戀。”

又冇加上聯絡方式。

射擊館比賽場。

等雲舟來的時候,場內的氣氛有些擦火花,桃花眼掃視了一圈。

來到身邊,聲音隔著口罩傳出,有些沉悶,有一種彆樣的磁性,“就他們?”

礦點頭,“冇錯,就是這幫孫子。”

裝作無意,目光劃過他們的手上有厚繭,這比賽是有預謀的,要是石尤不是找自己,就先找館裡的,業餘打職業,純純給送分。

“讓一個女人來跟我們比,是不是太看不起我們?!”

先開口的男人一圈大胡腮,語氣十分不善。

“就是,換人!”

石尤就不應了,笑眯眯地看著他們,也不甘示弱。”

你們要是打敗她再來跟我說換人,我的人我想讓誰上就讓誰上。

你們要是不服,拿實力說話,小瞧女人你可是會倒黴的。”

“哼!”

“比,當然可以比,就是希望小妹妹輸了可彆哭鼻子。”

胡腮男人帶著惡意的目光盯著雲舟,一個女人能有什麼厲害的。

雲舟眉尾輕挑,“大男人哭鼻子被笑話,可不能怪我不放水。”

“哼,小姑娘口氣倒是特挺大。”

比賽比三輪,也就是說雲舟一挑三,三局兩勝既結束。

“第一輪,固定靶,二十五米,五十米,一百米,各五發,分高者勝。”

第一個出來的,望著雲臉上的不痛**裸表現出來。

可惜雲都看他一眼,這讓男人有種被汙辱的感覺。

兩邊準備能緒,裁判哨聲一響兩邊同時動手組裝零件,速度不相上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