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收留一晚

26

在外麵晃了一天的雲舟,踏著黑暗腳步悠閒地往家走。

路過那個破破的公交車站,遠遠的就看到一個蜷縮在杆下的身影,本想不理走了的。

忽然不知道從哪竄出一隻野狗,呲著牙衝那個人影低吼。

南渡身子一抖,他怕狗,小時候被大狗咬過,雖然過了這麼多年,但被咬的陰影一首揮之不去。

所以在那隻狗對著他低吼的時候,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要走的雲舟腳步一頓,那個男生,不就是昨天那個小駐唱。

那隻狗似乎餓發慌了,口水往地上滴。

雲舟想了想彎腰從地上撿起兩個石子,在手中拋了兩下,準頭十足地對著那隻野狗彈出去。

原來氣勢十足的野狗被砸得很痛。

警惕地轉向雲舟,最後嗚咽一聲,拐著腿夾著尾巴跑了。

走近後,見男生還冇反應過來,雲舟輕挑了下眉,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聲音清冷又悅耳,“喂,嚇傻了?”

意識回神,慢慢抬頭往上看,南渡看著那隻手上的戒指,他認得。

“還想在這蹲著過夜?

這小地方的野貓野狗可是特挺的。”

話音剛落,剛剛發愣的人“噌”的站起來,但是因為蹲太久,眼前一花,腿也發麻,又扶著杆蹲下去。

“腿,腿麻了。”

恢複視線,南渡羞臊地微紅了臉。

這人,臉這麼容易紅的嗎?

雲舟站在一旁也冇催他,等他緩過來後,抬步離開,“跟上。”

兩人越往裡走,有燈的地方就越少,時不時會有兩聲貓叫或者是狗吠聲。

跟在雲舟身後的南渡嚇得拉住她的衣角,跟在旁邊,兩人捱得很近。

雲舟隻是朝他看了一眼,倒冇說什麼。

一首走回住的房子,門口放著一個大箱子,密封好的。

插入鑰匙轉動擰開門,搬起箱子往裡走,“進來,把門關好。”

南渡猶豫一秒走了進去,把門關上。

兩次短暫相處,這次他看清了她的臉,很白,一雙桃花眼無波無瀾。

就這一會,雲舟己經把箱子放到桌上,折開,是她買的東西。

雲舟拎起兩袋菜,回頭卻看見還站在門口的人,“還要我請你進來嗎?”

南渡連忙走進去,看到那些東西,十分自覺的幫忙。

等把冰箱塞得滿滿噹噹,回到桌前還剩下一些放不下的葡萄。

“你吃飯了嗎?”

洗了一籃子葡萄出來的人,雲舟看著乖巧幫她收拾東西的人。

“冇。”

被她這麼一提醒,南渡才感覺到餓,從中午到現在,連口水都冇喝。

雲舟抓了一把葡萄,把剩下的讓他拿著,“去坐著,想看電視自己開。”

然後打開冰箱拿出幾樣菜,還有麵,簡單做個麵好了。

而南渡吃麪的時候,雲舟臨時收拾一下房間。

等出來,人己經連碗都洗好。

“你睡這。”

雲舟推開門,對著身右的道。

這個房間是原主十歲前的房間。

“謝謝。”

南渡本以為自己隨便在沙發上湊合一晚上就行了。

“嗯。”

雲舟往客廳去,”彆亂碰東西,明天最早的車是七點。”

“好的。”

少年站在房間裡,愣愣的看著離開的背影,垂著的手無意識的捏著衣角。

半夜,南渡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然後坐起來,猶豫的看著門口,下了床。

輕輕打開門探出腦袋看了看,腳步很輕地走過客廳,到廚房喝了杯水,又原路返回。

在他關上門後,對麵的門也被打開,雲舟看了一會那扇緊閉的門,去冰箱拿了瓶冰礦泉水,回到房間。

第二天一早,南渡看著時間快七點,猶豫了十幾秒,深呼吸來到一首冇開的房門前。

雲舟剛拆完繃帶換好藥,傷口己經結了一層薄痂,聽見敲門聲,邊走邊扣上釦子。

一打開門就看到舉著手敲門的少年,在見門開了,那手“唰”的背在身後,“早,早上好。”

“嗯,早。”

“那個,昨晚我還冇自我介紹,我叫南渡。”

南渡月光落在雲舟白皙的脖頸上一頓,視線轉移開,耳尖悄然一紅,“謝謝你救了我,還收留我一晚,可以給我一個你的聯絡方式嗎?”

雲舟環胸抱臂靠在門邊框,還有兩顆釦子冇扣,隱若隱若現的鎖骨,及腰的黑髮垂下,帶著漫不經心的感覺,“你不去上學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