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兩人窩在沙發上,吃完水果後便上了床,瓷易待在她家林醫生懷裡刷著微博。

“謝攬清怎麼又上熱搜了?”

林恰然湊過去同她一起看,“你認識”

“昂,大學同學,改天介紹你們認識。”

林恰然剛皺起的眉頭被安撫下去,人也安分了,就靜靜埋在瓷易肩上吸貓。瓷易寵溺的看著她,心情很好。

下一秒:

【謝麻煩:瓷易,幫我把熱搜撤了】

瓷易“......”

【墜入愛河的瓦片:你是自己冇錢還是咋的?】

【謝麻煩:哎呀,我剛回國,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TMD”瓷易低聲罵了句臟話。

一旁默默看戲的林恰然挑了挑眉頭,有幸災樂禍的意思。

【墜入愛河的瓦片:發送了圖片】

【墜入愛河的瓦片:你還真是對得起你這個備註!】

【謝麻煩:過獎過獎】

【謝麻煩:不過你自己那個什麼時候改的?】

遠在他鄉的謝攬清一臉老人問號臉

墜入愛河什麼玩意

【墜入愛河的瓦片:就剛剛,你有意見?】

【謝麻煩:不敢】

“哼,算她識相。”瓷易爽了,開始辦事了。

林恰然放開她點,方便她打電話。

瓷易笑著摸了摸她的臉,眼神比剛剛打字的溫柔了100倍。林恰然享受的眯起眼,最後那點醋意也煙消雲散。

瓷易處理完後,也不過才十分鐘,林恰然卻似等了很久般撲到她身上。

瓷易:

林恰然笑的肆意,意有所指道:“該關機了吧?”

“嗯。”瓷易嚥了咽喉嚨,聽話的把手機摁了,任著人在自己身上放縱。

“嗯......”瓷易極力嚥下快出口的嗚咽。

“輕點。”

“好。”林恰然上前封緘。

......

第二天,瓷易在林恰然懷裡醒來,渾身刺痛,摟在她腰間的爪子緊了些,瓷易無奈的側後去吻她。

“你真是...”

“但凡換一個人都伺候不了你。”

“嗯。”林恰然悶悶的,又說道:“本來就輪不到彆人,我隻對你感興趣。”

“算你實誠”瓷易好心情的冇與她計較,內心卻還是歎了口氣。她身上八成全是紅點,還得平時鍛鍊的多,不至於說太難受,但還是感覺跟要散架了一樣。

“很難受”

“嗯,你抱我去洗漱。”瓷易張開雙手問她要抱。

“好。”林恰然勾起唇角,心情十分的好。'瓷易真的很寵她,怎麼折騰都不會發火'

瓷易見她笑得眉眼彎彎,止都止不住,都不用問,便知道她在樂什麼,但還是寵溺道:“傻樣。”

林恰然冇管,自顧的把她抱去洗手間,放自己腰上。瓷易手撐在她肩上,雙腿老實的圈在她腰上,看著鏡子裡裸露在外麵的脖子,訝異道:“你還怪會親的。”

林恰然默然,耳根子有些紅。

“挺好看”瓷易繼續誇她。“不遮了”瓷易反手決定,正好還圖個省事。

林恰然佔有慾歸佔有慾,這點理智還是有的,當即不同意,代勞的給她上手。

瓷易不樂意了,“乾嘛,這多好看!”

林恰然幽幽的看著她,瓷易投降了,“好吧好吧,不留就是了。”

林恰然攬了攬她的身子,“圈好。”

瓷易乖乖照做,整個人樹懶似的窩在人肩上。

林恰然隻能變著角度給她上遮瑕。

好不容易上好,懷裡人又開始不滿的哼哼唧唧。

“都不好看了。”

林恰然看著她白白淨淨的脖頸,白了一眼。

“你癖好也挺變態的。”

“哪裡!它不好看嗎?!”

林醫生啞然,好看是好看,但倒人也是真倒人,回了一嘴:“你穿吊帶也好看。”

某人瞬間熄了火,“那算了,我還不想承擔某人的怒火。”那醋勁真的是大的可以把她給澆了。

瓷易泄氣般趴在林恰然肩頭,由著她給自己洗漱。

收拾好後被抱著放到了客廳,一個手柄被塞了進來,林恰然又塞了幾包薯片給她。

“你去玩會,我去做飯。”

“好~”瓷易毫無壓力的等飯吃。昨晚辛苦了一宿也該她享受了。

林恰然趿著拖鞋進了廚房,瓷易盯著她腳出神的想著,'林醫生真是哪哪都生的好看,得虧自己也有一身好皮囊,不然真的要自卑了'

如是感慨了一番,又全身心打遊戲去了。

冇多久,來了個電話。

“”

“喂,雨笙”

“你要入場券”

“行,你等會,我讓人發你”

瓷易掛了電話,陷入了沉思。雨笙這小子要搞什麼?以前也冇見她這麼積極,最近跟被工作附了身似的。

林恰然領完陸雨笙的紅包出來,就看到她在那用手機在打著訊息,“在忙工作”林恰然將泡好的咖啡拿給她,瓷易接過喝了一口。

“不是,雨笙讓我發邀請函給她,我讓人安排上。”

“哦。”林恰然好像隱約知道了些什麼,雞賊的冇有說,回廚房做飯去了。

隻剩百思不得其解的瓷易在原地。

一直到林恰然端著早飯出來,瓷易都還在沙發上打坐沉思,林恰然走過去揩了一下她的鼻子

“在想什麼?”

“我小學妹好像要對工作上心了,你說我要不要排點工作給她?”瓷易認真地詢問。

林恰然勾著唇,決定讓她就這樣誤會下來,於是道:“我覺得行。”

“而且你不是有個難搞的合作嘛,讓她幫幫忙嘍。”

“好主意。”

一錘定音。

林恰然勾起唇笑,論腹黑這方麵還得瓷易家找洽然。

心事解決,瓷易二話不說蹦起來去吃飯。林恰然做的是西餐,口味雜的瓷易吃的是津津有味。

林恰然則回廚房擦去手上的汁水,得意的想著:'陸雨笙這小子怕是要冇空來找瓷易了'“唉,可惜了呢。”

某人裝模作樣的說著

前來找她的瓷易,“什麼可惜”

“冇什麼。”林恰然擁著她回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