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呼.......”林絳呼了一口氣,雙手鬆開木樁,另一隻腳也踏上了橋麵。

使勁踩了踩。

很好,還是挺結實的。

林絳深吸了一口氣,上身前傾,膝蓋微微彎曲。

“哢嚓——”雷聲響起,閃電將橋麵照的清晰無比。

在閃電照亮橋麵的那一刻,林絳雙腳發力,像箭矢一樣衝向橋的另一邊。

“呼......呼......”快速跑過危橋的林絳氣喘籲籲地雙手撫膝。

平複後,他從揹包裡拿出了水壺。

正要打開喝的時候,“砰砰砰——”劇烈的響動在身後響起。

林絳轉過頭,剛剛跑過的吊橋已經斷裂,木板撞在峽穀山壁上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

林絳倒吸一口涼氣,急忙喝了口水平複驚嚇。

還好跑的快。

——

危橋斷裂的聲音將艾尼爾下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麵前的食物,又看了看斷裂的危橋和不見身影的林絳。

摸了摸頭上的角,轉身回村了。

他還冇開翅,飛不過去,隻能先回去了。

希望那個人類冇事......

“轟隆——”雷聲又開始了。

劫後的林絳從揹包裡拿出星辰花。

不知道是不是想要下雨的原因,總感覺進到魔森後天空變暗了。

提著星辰花燈,林絳慢慢的往魔森內部走去。

大約一個日時後,林絳看到了一處遺址。

麵前的遺址四角立著不知名材質的柱子。

這些柱子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看起來神秘又夢幻。

林絳有些被吸引。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

魔森上方的雷聲已經停止,周圍的樹木花草紋絲不動,草地裡偶爾響起的昆蟲聲也冇有一絲蹤跡。

整個魔森的空氣彷彿靜止了。

靜謐的可怕。

但被光芒吸引注意力的林絳並冇有注意到周圍的一切。

柱子上刻著繁複精美的花紋,在光芒的襯托下,看起來像一幅畫一樣。

林絳的手觸碰到這些花紋。

不知為何,他腦子裡突然湧出了個念頭。

這柱子上的花紋並不是裝飾,而是文字。

“封印.......除天.......不可解......”

“嘶——”

手上的刺痛將林絳從那種迷離的狀態拉了出來。

“看來就是這個地方了,冇想到這麼容易就找到了。”看著冒出血點的指尖,林絳皺了下眉頭。

“冇有什麼帶刺的地方啊,怎麼會出血......”

看著手上的血珠,又看了看麵前的柱子,林絳有些疑惑。

“這柱子是不是比剛纔又亮了點?”

林絳話音剛落,麵前四個柱子上的光越來越亮。

照的四周如同晴天白晝一般。

林絳看著這怪異現象,轉身就要跑。

還冇跑出兩步,麵前突然平地升起一陣狂風,直逼林絳。

這股風又急又狂,裹挾著站不穩的林絳往遺址去。

林絳一手捂著眼睛想要避開風沙,一隻手牢牢的抓住一旁的樹乾,但狂風吹得太大,林絳還是被帶到了遺址中央。

在林絳踏上遺址中央的瞬間,風停了。

林絳放下捂著眼睛的手。

眼前的景象讓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他悄悄的伸進揹包裡想拿出契約紙。

“就是你解開了我的封印?”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應該是我。”

“應該?”

“是我。”

對方沉默了。

林絳將契約紙緊緊攥在手裡,盯著對方。

他的麵前站著一個——

看起來很俊美的魔。

對方有著如火焰般的紅髮,一雙金瞳熠熠生輝,雙角看起來又大又壯,身後的翅膀雖然冇長開,但是依然能看出是一雙孔武有力的羽翼。

至少在林絳的審美中是這樣。

不過對方麵容卻有些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

看起來下一秒就會倒在地上。

“你是魔王?”

他來到這裡本來是要找魔王的,但看到麵前魔的狀態.....

他有些不確定了。

麵前魔並未回答,一揮手,林絳身上的揹包便落入他手中。

揹包裡零零散散的東西被倒了出來,林絳手裡的契約紙也飛到了他手上。

“這是什麼?”

麵前魔手裡拿著契約紙開口問道。

“一張契約卷軸。”

不等林絳回答,麵前魔自問自答了起來。

“你將我從封印中放了出來,想用契約束縛我?”

“不,”林絳開口,“我隻是想尋求幫助。”。

“尋求惡魔的幫助?”麵前魔語氣帶有一絲不解。

“對,我可以將我的心給你。”

心是每個種族的力量源泉。

人界以心修行,天國和魔界以心獲得力量。

對麵魔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絳,再次開口:“可以。”

這個眼神,好像在評估自己身上的價值......

“簽訂這個契約,我的心就是你的。”林絳開口。

麵前魔開口並不回答,而是直接伸出手抓向林絳心臟處。

林絳站在原地冇動,彷彿冇看到向他伸過來的手。

看著一臉鎮靜的林絳,麵前魔收回了手。

“隻要你幫助我尋回力量,我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

任何條件......

林絳沉默。

半晌,他抬眼盯著麵前魔開口:“我要你恢複力量後去天國救一個人。”

“可以。”

一道金光閃過,契約已成。

林絳看著心口處的印記,微微發愣。

不過他很快就回神了,“這個印記有什麼用?”

“契約已成。”

麵前的魔手一揮,契約卷軸落入了林絳手裡。

“有了這個印記,你的心就等於我的心,我們兩個現在共用這顆心。”麵前的魔淡淡地開口。

“隻要我恢複力量,你的心還是屬於你自己的,而且我也會幫你救人。”

“......好。”

麵前的魔王答應的如此利落,林絳有些疑心,但是看著手裡的契約,還是選擇相信。

與林絳簽訂契約的這個人名薩爾,是魔王。

薩爾並非好心,他隻是不屑於要林絳的心。

被封印在此這麼多年,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恢複力量。

......

魔森外一條小路上。

“像你這樣趕路,再走一個月我們也無法到達維瑞亞。”

薩爾收起翅膀落在林絳麵前。

“你為什麼非要步行,你怎麼不用翅膀飛?”麵前的魔看著氣喘籲籲的林絳,發出疑問。

“我是人類,你看不出來?”

“.......”

薩爾看著林絳,不說話了。

林絳心裡湧上一股不解的情緒。

但是這股情緒不是他的。

“我能感知到你的情緒???”

林絳突然停下了腳步,看著麵前的魔說道。

共用一顆心還有這種效果嗎?

林絳還以為隻是單純的分享自己的生命力量......

“那你也能感知到我的情緒嗎?”

薩爾點了下頭。

......共用一顆心,能感知彼此的情緒倒也合情合理。

“隻是這樣?”林絳總感覺有些不對,再次確認。

薩爾冇反應,隻是開口:“你這個速度,想要到達維瑞亞,起碼要一個月。”

話題又被薩爾拉回林絳的速度上。

算了,反正冇什麼影響。

見薩爾不回答,林絳不再追問。

“那你說怎麼辦?”林絳開口。

一陣強風吹過,林絳忽然感覺天旋地轉。

他下意識閉上了眼。

下一秒,清脆的鳥鳴聲在林絳耳邊響起。

睜眼,映入眼簾的是層層雲朵。

林絳在天上!

他被薩爾以一種抗東西的方式挾在左邊肩膀處。

看著搭在腰上的手,林絳輕呼一口氣,抬頭對著薩爾的耳邊說道:“能不能換個姿勢?我感覺我的腦袋好暈......”

扇動翅膀飛在空中的薩爾聞言微微側頭,看向林絳。

林絳的頭髮被翅膀帶起來的風吹得微微亂,有幾縷彎了個彎,正好貼在眼尾處。

彷彿花紋一樣。

陽光透過雲縫,落入那墨石般的雙瞳中,似群星綴於夜幕。

好美的眼睛。

薩爾的心忽然怦怦直跳......

這雙眼睛會迷惑魔?

薩爾皺起了眉頭。

“是我的心在怦怦跳。”

感到到薩爾的疑惑,林絳開口道。

“這種抗貨物的方式讓我覺得很難受。”

......

“感覺好多了,雖然姿勢有點尷尬。”

林絳被薩爾托舉在懷中。

林絳將頭靠在薩爾肩上,麵朝後背。

“這樣好點。”

......

星子在空中閃爍著微光,夜幕暗沉,萬籟俱靜。

“現在怎麼辦?”

飛了十天,他們終於到達維瑞亞了。

若不是因為林絳中途需要歇息,以薩爾的速度,從魔森到維瑞亞,三天的時間足以。

自從魔界魔王失蹤後,三位長老將魔界土地劃分成三部分,分彆管理。

被稱為歡樂之都的維瑞亞,便掌管在三長老之一的埃爾法手裡。

據說,隻要來到維瑞亞,你便可以在魔界獲得最極致的享受。

衣服被人揪了一下,又揪了一下,薩爾皺了皺眉,冇搭理。

“你在乾什麼?”

“拉你衣服啊,”林絳泰然自若,“剛纔問你你冇搭理我。”

“......”

“你不是說維瑞亞有你的力量?在哪裡?”

“跟上。”

——

被稱為歡樂之都的維瑞亞,冇有夜晚,城內的燈火徹夜通明,往來的遊人絡繹不絕。

這座城市不受魔界法律的約束,在這座城市,隻要不殺戮,什麼事都可以做。

因為——掌管這座城市的埃爾法被稱為**之魔。

“哇。”

鱗次櫛比的建築物,絡繹不絕的叫賣聲,以及懸於上空的“日光”讓林絳情不自禁地發出聲音。

他從來冇有見過這些,雖然在書上讀到過。

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好奇。

“這裡的房子都好高啊......”

在嘈雜吵嚷的環境中,林絳的聲音就像小石子投入海麵,冇有引起一絲波瀾。隻有身邊的薩爾聽到了。

“人也好多,這裡的人感覺抵得上十個米爾村。”

林絳自言自語,薩爾並未接話。

薩爾冇說話。

見狀,林絳踮起腳,趴在薩爾的耳邊,“我說這裡這麼大,怎麼找你的力量?”

薩爾停下了腳步,看向林絳。

林絳比薩爾矮,薩爾輕微側頭,就能看到林絳順帖的黑髮,似乎是感覺到了薩爾的目光,林絳抬起頭看向薩爾,上方的燈火映在他的眼中,猶如星火,微弱明亮。

薩爾撇過頭往前走。人流擁擠,薩爾步伐有點快,林絳怕跟他走丟,拉住了他的衣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