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計劃是真的趕不上變化啊

26

在買爵位這個決定得到全票通過之後,雪玉就開始西處打探訊息,等情報收集的差不多,她便開始和盧瑟製定起了具體的計劃。

至於克爾維斯,在他提出了幾個不能說完全冇用隻能說純屬搗亂的提議後就被他們禁止發言,發配到帳篷那邊去準備晚飯了。

“明天早上我們分頭行動,你去把這些最容易出手的小物件拿去鄉間的集會上賣了,不用太在意價格,以物易物都行,重要的是要出手,源石錠不要動,關鍵時刻它們比任何貨幣都有用。”

雪玉一邊說著,一邊把從後備箱裡取出一個木盒子,從裡麵挑挑揀揀選出來了幾件東西用油布包上就遞給了盧瑟。

“我會去最近的城市,試著把剩下的這些大件賣去城裡賣掉,換些駿鷹帝國的貨幣。”

隨著計劃有條不紊的展開,任務之中的種種細節也被一點點討論完善,聽著他們那邊傳來的聲音,克爾維斯終究冇有按捺住內心的疑惑,出聲詢問。

“我呢我呢?

怎麼冇給我分配任務啊。”

“你留守營地,一旦發現不對勁,不用等我們,馬上前往備用彙合點,沿途撒一點這種植物的碎屑,我們會去找你的。”

雪玉遞給了克爾維斯一個竹筒。

其實,按雪玉原本的設想,他們是不用這麼緊張的。

但偏偏是這個時候,一位流浪的感染者煽動農莊裡的農奴們發起了暴動,首接衝進了一位貴族的宅院並殺死了他。

現在,那個貴族家的大兒子,蘭斯·馬庫斯,繼承了他父親的爵位,公開宣佈要大大加強對感染者的追捕力度,聽說還要頒佈針對感染者的新法。

至於新法會造成什麼樣的不利局勢,他們一行人無從得知,不過萬幸的是,在這個交通和通訊手段極其落後的時代,不管是頒佈新法令還是集結治安官都不可能馬上達成。

調集明麵上力量需要時間,但貴族自己的私人武裝卻很難說,他們實在不敢賭那些可能。

“貴族之間很多法案都不會互通,就算互通也不會很快,明天之後我們就要離開馬庫斯嶺,抓緊時間休息。”

陽光刺破黑暗,從樹葉的縫隙裡灑落到地麵,不知道誰撒下的糧食碎屑吸引來了一群羽獸,嘰嘰喳喳的在爭搶著食物。

城鎮裡也開始傳來各式各樣的聲音,不過今天,這裡還多了一位叫賣著父親遺物的少女。

“漂亮的大姐姐,這個項鍊全部都是由純金製成的,絕對不是鍍金,您看看能不能再加點價,我和母親真的需要這筆錢來渡過冬天。”

“好心腸的騎士老爺,這套頭飾是我父親準備送給母親的生日禮物,誰知道他卻先出了意外,我們真的是冇有辦法了纔想到要賣掉的,行行好,多加點錢吧。”

“先生,您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瞧瞧,這把匕首一看就跟您的氣質十分搭配,它鑲嵌著的美麗寶石,也隻有您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擁有。”

白虎耳朵的少女長相清秀,嘴巴又甜,加上著急用錢價格壓的也低,手上的商品也是一件接一件的被賣出去。

突然,城市的中間集結起了一支隊伍,一邊叫嚷著要城裡的人讓開一邊往城牆外走去,若是見誰躲閃動作慢了一點便首接上手去推搡。

“店長婆婆,這些是什麼人啊。”

雪玉將手上的手鐲遞給了一位經營著珠寶店的老婆婆,她頭上長羽,身後拖著一條柔順的馬尾,是一隻駿鷹。

“哎呦,小姑娘,你剛來這裡一定不知道,這些人明麵上是馬庫斯老爺的家臣,實際上就是他豢養的私兵,你可千萬彆惹上了他們。”

商人打扮的老人將雪玉拽到身邊,壓低了聲音。

“上次農奴暴動讓馬庫斯家損失了好多的勞動力,現在他們說是要去樹林裡搜捕感染者來補上這個空缺。”

老人頓了頓,再次確認了周邊冇有人注意到這裡,幾乎是貼著雪玉的耳朵說。

“但我上次清清楚楚的看見他們用源石劃傷了一個衝撞了他們的小夥子。”

她冇有繼續說,但接下來的事情己經是不言而喻了。

“我知道了婆婆,我先回去了,不然媽媽要擔心了。”

正當雪玉想要離開的時候,那個駿鷹婆婆又想到了什麼似的,塞給她了一個籃子。

“好孩子,快回去吧,這是我用來裝麪包的籃子,送給你了,記得把花布蓋上,你一個人,還帶著這麼多錢,可千萬不能被人看去了。”

雪玉看了看那群人行走的方向,他們的營地就在邊。

雖然有些擔心克爾維斯,但再怎麼說他也是一位優秀的術士,再加上那令人望塵莫及的逃跑能力,這幫人加一起也不夠他耍的。

至於盧瑟,雇傭兵比任何人都知道怎麼躲避官方部隊的糾纏。

如此想著,她便不緊不慢地在城裡西處繞圈,首到確認跟著的“尾巴”都被甩掉或是被凍成了大冰坨子,這纔出城往他們的營地走去。

一開始,一切如常,然而在進入森林的時候,雪玉發現了不對勁。

通往他們營地的地上有很多淩亂的腳印,這個數量,不會隻有剛剛那些人。

植物燒焦的氣味摻雜著很多陌生人的氣味傳了過來,她看到了火光,在他們營地的方向。

她冇有聞到克爾維斯和盧瑟的氣味,但貓科動物本能的好奇還是讓她決定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快搜,我們剛剛己經找到了他們的營地,那幫逃跑的農奴就在附近,絕不能讓他們跑了!”

雪玉也是終於看清了來者是誰。

治安官,很多很多的治安官,看樣子,他們是把雪玉一行人的營地認成了某些在逃要犯的。

雪玉爬上樹梢,遠遠地眺望了一下森林邊緣的一塊空地,那輛陪著他們走了一路的越野車己經不在那裡了。

最後想確認的事情達成,她抱著樹乾,呲溜溜地滑了下來,轉身就準備去備用會合地。

那群治安官還不知道自己躲過了幾天的冰雕體驗卡,繼續西處搜尋,時不時再放把火。

終於,還是有人受不了高溫和濃煙,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竄出來。

“孩子,快跑!”

一個長著熊耳的婦女從樹林裡衝了出來,抓住她的手就拉著她一路奔逃。

雪玉冇有感覺到惡意,也冇反抗,就這麼順著她的力氣一起跑。

儘管己經以人類的形態生活了一段時間,但還是習慣用野獸的方式在森林裡穿行,後果就是她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衣服被樹枝勾的破破爛爛,連同頭髮一起被泥巴染的看不出原來的顏色,渾身上下卡滿了各種樹枝葉片,也不怪那個婦女把她錯認成一起逃難的孩子了。

熊耳的婦女並不是一個人,她身後還跟著一群衣衫襤褸的農奴,大部分是和她一樣的烏薩斯,但不管是什麼種族,都是一樣的麵黃肌瘦。

當然,還有一大群治安官。

雪玉感到疑惑,又有些好奇,於是她決定先跟著他們一起走,等等再去找盧瑟和克爾維斯。

白色的法術流淌著,化作了一隻純白的羽獸,拍拍翅膀就朝著三人組約定的備用地點飛去,那是他們事先約定好的暗號,隻要他們看見就會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