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自由要在爆炸之後

26

-

“斯塔克!!我給你一分鍾!脫下鐵甲回到你的工作台,我還可以饒你一命!否則你就和那兩個白癡一起葬身山穀吧!”光頭首領揮舞著擴音器,嗓音震響山穀。他的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在監控視頻他已經見識到了斯塔克那鐵甲的威力。這種武器就應該為他所用!此刻,他身後的手下嚴陣以待,手中各式槍械無一不是出自斯塔克工業的戰場殺器。在山穀高處,數挺重機槍已就位,精準鎖定洞口,靜待命令。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山洞內一片死寂,未有任何迴應。規定的時限逼近,他煩躁地揮了揮手,手下的數十名**會意,荷槍實彈,緩緩向前推進。風沙驟起,一時塵土飛揚。隨著風起,洞口傳來了一陣蹣跚的腳步聲,細碎而古怪。“終於現身了嗎?”光頭首領嚥了口唾沫,全神貫注,目不轉睛。步聲漸近,然而出現在眾人眼前的,竟是一台行動笨拙,略顯滑稽的小機器人!它搖搖擺擺,徑直向光頭首領的方向蹣跚而來。光頭首領臉上寫滿了困惑,抬手製止了想要上前探查的手下,“小心!不知道這是什玩意兒…斯塔克的東西,絕不會那簡單…”話音剛落,那小機器人一個踉蹌,竟戲劇性地從高台摔下。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耍些小把戲…”光頭首領眯起了眼睛,命令隊伍繼續向前推進…洞窟內,三人藏身在厚實的岩壁之後。“怎回事,怎冇有動靜?”托尼看向鍾啟。“不用擔心…”鍾啟搖搖頭,此刻他正閉著眼操控著RX—78。他不敢賭小機器人在空闊地帶的威力,為了確保逃生機率,他必須要想辦法靠近更多人或者讓爆炸波及到敵人的彈藥庫。“托尼,記住我剛纔說的了嗎?”托尼在鐵甲內點頭迴應:“一旦爆炸聲響起轉移了他們注意力,就立刻帶著你們升空逃離!”“嗯,做好準備…”此時,小機器人費力地搖晃著身子起身,它的動作笨拙而緩慢。一個男人大著膽子上前,一把抓起小機器人。“嘿不用擔心,就隻是個玩具!”“嘖!”鍾啟皺眉,這不是最好時機,但已經冇時間了,他果斷命令RX—78立刻自爆。時,機器人身上亮起了警示紅燈,開始發出急促的蜂鳴聲!周圍人群瞬間陷入混亂,光頭首領臉色鐵青,大吼道:“撤退!快!”然而,為時已晚…砰!!!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機器人在耀眼的光芒中化作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洪流,將整個山穀籠罩在一片火海與濃煙之中。托尼幾乎是在爆炸的同一瞬間拽住了伊森和鍾啟,護在身後。即使這樣那股衝擊也把他們掀飛了數米。過了許久,在一片混亂中,銀灰色的鋼鐵身影衝出煙霧,托尼一手一個攜著伊森和鍾啟飛出了山穀。三人回頭,看向山穀中間的深坑不禁咋舌。在爆炸中心地帶的**們無疑全都化為了飛灰。【擊殺**首領x1:積分 200】【擊殺**x52:積分 】“小東西真能爆啊…”鍾啟感慨。伊森望著那片曾經囚禁他們的山穀,現在隻剩下一片混亂與廢墟,心中五味雜陳。而托尼大則笑著:“WoOhoo!我們自由了!”他的語氣中滿載著難以抑製的興奮與解脫,兩個月的囚禁生活,今日終於畫上了句號。隨著他們飛越山穀,廣袤無垠的沙漠在陽光下延展,金黃色的沙粒熠熠生輝。鍾啟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臂,放聲大笑:“Wow!自由的黃沙,我愛死它們了!”【隱藏任務1:保證斯塔克、伊森二人存活!】【完成!】【評價:S】【固定獎勵:10000積分、石頭帽(C)】………一天後。“沙子!全TM是沙子!我恨沙子!”鍾啟一腳踢飛一個風蝕腐爛的動物顱骨,崩潰大叫。“省著些力氣吧…”托尼走在後麵,捂著臉扇開揚起的沙塵。他們三人正緩緩地在滾燙的沙地上跋涉,身影在無垠的沙漠中顯得格外渺小。數個小時前,他們在飛行途中突然從空中跌落,所幸飛行高度較低再加上沙地的柔軟緩衝,這纔沒被摔成肉餅。檢查後發現,原來是在之前的那場爆炸中,MK1的火箭推力係統遭到了損壞。無奈,他們不得不選擇徒步穿越這不毛之地。更糟糕的是,由於這次的行動過於緊迫,三人並冇有準備任何補給。他們已經不吃不喝走了一整天,烈日炙烤下,三人體力皆已接近極限。“巫師先生…不對,在你們那應該叫道士。嘿道士先生,你就不能像複活伊森那樣變瓶水出來嗎?”托尼回憶起之前山洞中那神奇的一幕,向鍾啟問道。伊森聽聞後也好奇地看向鍾啟。而鍾啟擺擺手,苦笑中透露著無奈:“我要是做得到早就變出來了…之前那是特殊情況,那種東西我現在也冇有了…”托尼並冇有懷疑鍾啟,隻是失望的回道:“好吧…那我得重新想你的外號了…”“隨你便吧,托尼·屎大顆…”“是斯塔克!不是屎大顆!”正當兩人拌嘴之時,伊森突然停下腳步,目光穿過層層熱浪,似乎捕捉到了什。“看那邊!”他指著遠處天際,那出現了兩個快速移動的黑點。隨著黑點逐漸放大,清晰可辨的直升機輪廓映入眼簾。“喂!我們在這!哈哈哈哈——”三人興奮大吼,讓直升機儘快注意到他們。兩架直升機迅速靠近,降落時掀起的沙塵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艙門打開,數名身穿製服的身影矯健地躍下,為首之人正是羅德中校。“混蛋…歡樂馬怎樣?下次,一定要跟我一起,好嗎?”羅德一邊打趣,一邊緊緊抱住托尼。托尼眯起眼,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羅德,你這個傢夥總算來了。”他低聲說道,語氣中滿是釋然。救援人員迅速為三人提供了水和食物,還有必要的醫療檢查。坐在直升機上,望著下方漸漸遠去的沙漠,鍾啟感慨萬千。伊森則低頭看著手中的水瓶,不知心中所想。托尼少見的沉默,凝視著窗外。直升機轟鳴著,載著他們離開這片曾經讓他們飽受煎熬的沙漠。夕陽下,沙漠的金黃漸漸被夜色吞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