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

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

我假裝隨意地問起夢仙,“我是不是以前就住在這裡?”

夢仙回答地倒是很坦然,“是啊,大學期間我們就一直黏在一起,所以後來我就想,乾脆給你安排一個房間好了。”

慢慢地,對這裡的一切我都開始熟悉起來。尤其是,拿起畫筆的那刻,我竟然不自覺的開始畫畫。

夢仙在旁邊看著,眼裡是掩不住的欣賞,“果然,不愧是油畫係的第一才女,董老的關門弟子。”

我轉過頭,疑惑地看向她,“董老?”

夢仙點點頭,回答道,“董老,是你的導師,也是s市最有名的油畫大師,他帶你參加了很多國際展覽。”

很可惜,那些光輝事蹟我毫無印象。不過幸好我不知道,要是董老現在知道才女根本冇法畢業,估計會被氣死。

因為住院昏迷,我缺少幾門課程,學分不夠;因為失憶,我的畢設更冇法完成,我隻好申請延畢。延畢了也好,我可以多一點時間去找回我曾經遺忘的東西。

電腦上處理了學校的事情以後,我便下樓準備吃晚飯。

夢仙自從我出院後,便去打理她爸一個美妝公司。難以想象,一向花天酒地的她竟然無比有事業心,每天加班不說,就連在家的時候也經常忙著開會。

阿姨剛擺好菜,門就被打開,“啊啊啊啊......我心心念唸的鬆鼠鱖魚!”隻見夢仙一腳一個高跟鞋隨意甩到兩邊,然後踏著拖鞋就來到了餐桌,像三天冇吃飯的餓鬼撲向飯碗。

我無語地白了她一眼,然後給她倒了杯水,“今天拚命三娘怎麼冇加班啊?”

她猛灌了一大口水,然後漫不經心地說,“這不六月了嘛,大家也都各奔東西了,幾個同學呢,就尋思今天晚上組個散夥局,姐帶你嗨一下。”

突然,夢仙立馬換成一種眼巴巴的眼神望向林源,“林源,這次同學聚會,有個仙品級的帥哥,我覬覦他已經很久了,我今晚一定要拿下他!”

林源無語凝噎,果然路夢仙還是路夢仙,派對和帥哥始終是她的最愛。不過林源不明白非得叫上她的原因,“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泡帥哥還需要我出馬?”

路夢仙眼神突然開始露怯,說話聲音變小,“因為......因為這是你們油畫係爲你組的局。”路夢仙一臉赴死的表情一口氣說出來。

林源大吃一驚,“為我?我......”林源剛想說什麼,就被路夢仙打斷,“哎呀!這不是你們係的同學好久都冇你的訊息了嘛,然後我就跟他們說你剛出院啊什麼的,然後他們就說想......想看看你啥的......”

路夢仙一邊偷看林源的臉色,一邊說“你、你不是想恢複記憶嘛,那總要接觸點以前的人、以前的生活嘛......”

林源看著夢仙無辜又真摯的眼神,無奈鬆口答應。

晚上

皇朝ktv

林源穿上了夢仙家公司設計的新高定。今年夏天的主題是綠色,薄荷綠的泡泡短裙,配上白色波浪紋吊帶,顯得林源無比清麗脫俗,就像綠野仙蹤的精靈仙子一樣。

夢仙在前麵推開門,熱情熟絡地和每個人打招呼。林源真的懷疑,這到底是誰的油畫係同學?

一張張陌生的臉孔瞬間進入林源的視線,眼神裡有關切,有好奇,有惋惜.......各種各樣,林源頓感手足無措。

角落一個男子率先開口,“林源,最近怎麼樣?”林源看過去,這才發現,原來夏伯遠也在這裡。

還好有個熟人。“最近不錯,伯遠你也來了,怎麼不早說?”

伯遠笑笑,“這不是給你林大美女一個驚喜嗎?”

夢仙看我已經放鬆下來了,便示意伯遠去照顧我,自己就徑直走到了她的“目標”旁邊坐下,立馬和帥哥搭起話來。嗯,那個男生,看上去,確實挺帥。

夢仙和他們一會唱歌一會玩骰子的,氣氛很是火熱。

伯遠在我旁邊坐著,目光卻時不時飄向夢仙。我試著開口問了下他的近況,伯遠還來不及回答,旁邊立馬有人搭腔,“林源,這下我可相信你失憶了啊!你身邊的這位,可是博遠集團的小公子,上麵有兩個能乾的哥哥在管公司,壓根不用操任何心,隻負責遊手好閒就行了。”

另一個女生抿了一口酒,慢悠悠地補了一句,“而且,咱們學校誰不知道,咱們夏公子的眼裡就隻有路大小姐,什麼事都冇路大小姐重要!”

說話間還拿酒杯碰了碰夏伯遠的杯子,示意他也跟上,伯遠拿起酒杯,笑了笑,一飲而儘,可是眼神掩不住的落寞,都被我看在眼裡。

不斷有人過來拿著酒杯對我噓寒問暖,有的還跟我話起以前,讓冇有記憶的我實在尷尬,幾番敷衍下來,隻覺有些冇意思。

而且房間人多,有點悶悶的,我找了個藉口離開,說去廁所緩一會。夢仙見我要出去,便也立馬起身,隨即又被我按了回去,我不想耽誤她的好事。

走廊裡音樂聲、歌聲、玩鬨聲混在一起,讓我覺得更頭暈目眩,到底是**,好幾對男男女女路過我的旁邊,歪歪扭扭之間讓我覺得躲避不及。

我想我還是到外麵去會好一點。

我一邊揉著腦袋,一邊就要打開包裡的藥,一不留神就撞向了一個堅硬的胸膛。

怪不得這麼疼,原來這個人穿著鉚釘皮外套!

林源抬眼望去,頓時對上一雙幽暗深邃的眼眸。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心跳漏了一拍,好熟悉的感覺......

他的五官很俊朗,眉眼卻是化不開的淩厲,渾身氣場散發著生人勿進,林源覺得這個人的臉有著攝人心魄的力量。

可他的眼睛在見到她臉的那一刻便眯了起來,薄唇緊閉,無聲卻讓人倍感壓力。這個反應讓林源不解。

“對不起,我剛剛頭有點暈。”林源想,不管怎麼樣,也是她的無心過失,先道歉了再說。

他微微挑眉,勾了下唇,盯著她卻不說話。林源見他冇有反應,而且直勾勾的眼神讓她有些不悅,便不再管他,向門口走了出去。

可剛踏出一步,便被他拽了回來,手腕上男子的力量讓林源根本無從反抗,他斂眉凜聲道,“你還想逃?”

什麼意思?林源憤怒地看向他,“我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樣?這位先生,我們認識嗎?”

聽到這句話,他不禁失聲冷笑,“林源,這又是哪一齣戲?”

他真的認識我......

可我剛想問什麼,就被趕來的夢仙、伯遠打斷。

夢仙一把拉過我,用力拍開了那個神秘男的手,然後伯遠推開了他,迅速拉開了他和我們地距離,順帶打落了他手裡的揹包,夢仙十分防備地把我護在身後。

隻見她眼神凜冽,語氣是我從來冇見過的冰冷,“司遠藤,請你放尊重點,這裡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伯遠站在夢仙旁邊,表情是一樣的嚴肅。

相比起來,司遠藤倒是很鎮靜,臉上也根本冇有任何不悅,利落地收拾了地上的東西,冇說一句話,頭也不回地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