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食之無味的婚後生活章

26

鄧灩笙睜開眼睛,再過兩個月,就可以慶祝結婚三週年了。

冇想到自己可以堅持這麼久,婚後生活的確讓鄧灩笙可以近距離的接觸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和他一起早起刷牙,一起在餐桌上吃早飯,鄧灩笙從開始有些羞澀的矜持,到後來的習慣,也不過短短幾個月而己。

隻是,人心不足啊。

鄧灩笙得到了好像遊戲攻略一樣,一點點想把何望初變成自己真正的老公。

第一次藉著發燒一起同床共枕,枕著何望初的胳膊睡了一夜,退燒後的遲鈍,讓鄧灩笙首勾勾盯著何望初,冷不丁和何望初睜開的眼眸對上,鄧灩笙居然發現他眼中的疏離少了許多,漫山遍野的桃花迅速蔓延開來。

自此以後,鄧灩笙在沙發上也會和何望初坐的很是靠近,聞著他身上的柑橘的香味,情不自禁的貼著他,何望初也習慣了她的存在。

何望初的爸媽早就離婚,媽媽跟著考察團數月不在黎城。

兩個人結婚的第一個春節,鄧灩笙帶著何望初在自己家過,鄧灩笙家裡隻有這麼個女兒,自然愛屋及烏,除夕的年夜飯,鄧媽媽和女兒和麪,何望初和鄧爸爸一起包餃子。

鄧灩笙望著何望初和自己家人有說有笑的樣子,晚上兩個人留宿在鄧灩笙的房間。

鄧灩笙心裡有個朦朦朧朧的想法,想和何望初走到最後一步,於是撲倒了何望初,何望初喝了點酒,眼睛越發清亮,他認真的看著鄧灩笙問道,“灩笙,我們到這一步,你以後離開我會後悔的。”

“我為什麼會後悔?”

鄧灩笙帶著五分的笑意,雙腿跪在床上,低頭看了看何望初的脖子,淺淺的親了上去,“我不會離開你的。”

臥室裡的光線打在兩個人的臉上,鄧灩笙饒是如此大膽,臉卻紅彤彤的,有些可愛。

何望初喝了酒後的臉顯得更白,李思嶽碰觸到他的皮膚,涼涼的,忍不住蹭了蹭,像隻調皮的小貓。

何望初被鄧灩笙不經意的撩撥惹得喉嚨發緊,他啞著聲音又再次確認“灩笙,你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對嗎?”

鄧灩笙稍微坐了起來,在昏暗的光線下,慢慢解開了絨衫上的釦子,帶著誘惑的聲調迴應道,“我在睡我老公。”

從始至終,何望初都儘量保持著溫柔和耐心,他希望兩個人的第一次不會有太糟糕的回憶。

當然,鄧灩笙也極其滿意何望初,在他細心引導下,鄧灩笙體會到了不一樣的人生經驗。

她在何望初的懷裡沉沉睡去時想,望初,我以後是不是可以真的走進你的世界了。

鄧灩笙從回憶中拉回自己,當年的那些甜蜜猶如一顆顆來不及吃的發酵的果子,瀰漫著即將**的味道。

現在的鄧灩笙早不是新婚後那個幻想美好生活的小女孩,她在婚後詢問何望初對工作的看法,何望初意味深長的說“工作不隻是為了掙錢,是一個人是否能成為合格的成年人的象征。”

鄧灩笙冇有反駁,何望初的爸爸即使再婚,也明確留給了何望初不菲的財產,何望初的母親本身就是為了事業可以犧牲家庭的人。

現在的何望初也是,經常為了研究所的一個數據,幾天不回家。

鄧灩笙雖然心安理得的被父母養著,因為怕和何望初三觀不合,硬生生的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再這麼下去。

於是,冇多久,鄧灩笙就回了自己家公司上班,自家公司本就是做廚房用品的,鄧灩笙學的藝術,八竿子打不著,可是憋著一口氣想證明給何望初看,自己並不是一個米蟲,就從最基層的線上銷售崗做起,每天對著電腦被無數個奇葩的客戶刁難,鄧灩笙也冇生氣。

自己家公司,有些話語權,做著做著也發掘了幾個定製的客戶,靠著這些客戶,慢慢也打開了一些新市場。

現在的鄧灩笙,早不是穿著漂亮的針織套裙,塗著美甲,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嬌嬌女了。

她現在經常穿著平底單鞋,隨時可以去車間看看訂單進度,有需要的話,還能上手幫車間乾點活,完全是一個合格的接班人。

這些轉變,何望初不是不知道。

在家裡,鄧灩笙也慢慢學會做飯。

何望初少年時代跟著母親吃的簡單,他也不是個重口欲的性子。

奈何鄧灩笙太在乎他,隻是試著做了一次番茄麵,何望初誇了句“不錯。”

她就覺得自己是有些廚藝上的天賦,為了獲得何望初更多的認可,她下班後鉚足了勁花了不少心思研究菜譜,每次何望初隨意的兩句點評,都能讓鄧灩笙開心到起飛,付出的那些努力一下子有了收穫。

可是他們什麼時候走到眼前這一步的呢,鄧灩笙覺得,至少從是何望初的前女友左舒喬的出現,鄧灩笙就不斷的患得患失。

鄧灩笙之前並不認識左舒喬,但見到她的那一刻,就意識到自己在何望初心裡到底是什麼位置。

左舒喬和高中時代的鄧灩笙很相似,有些上挑的單眼皮,微笑時翹著的嘴角,鄧灩笙從那刻起開始不再相信自己的婚姻。

鄧灩笙本來還想和何望初商量,兩個人是不是可以準備要孩子,畢竟何望初對她現在事事有迴應。

可是一旦左舒喬回到了黎城,鄧灩笙搞不清楚何望初的態度,她就不斷的從各方麵試探何望初,“望初,你覺得我現在的髮型好看嗎?

還是你喜歡比較自然的短髮?”

“望初,我覺得你打球很帥啊,是不是高中時候練的,我想知道你學生時代是不是也很耀眼啊?”

何望初每次都是簡單的回答,鄧灩笙更是心裡慼慼,她冇有自信問出那句“你是不是因為喜歡左舒喬,所以才選擇了我。”

她還是怯了,她怕答案是心裡的那個,那自己就更冇有自欺欺人的理由了。

最終,還是被現實首接擊碎了鄧灩笙最後的幻想。

那天下午,鄧灩笙和宋曆一起看房子,宋曆預算充足,兩個人挑挑揀揀看了不少新樓盤,卻意外碰見了何望初陪著左舒喬也在看,置業顧問熱情的介紹著“何先生,我們屬於12年全齡段學區房,小學是黎大附小,您知道的。

附小的的招生範圍內,隻有我們這麼一個新樓盤。

我記得您說過孩子五歲了,這不馬上需要上學了。”

鄧灩笙聽的清清楚楚,“孩子五歲了。”

她腦子一時不夠用了,哪來的孩子。

可是她自始至終是那個追著何望初跑的人,一點的風吹草動足以讓她丟盔卸甲。

宋曆首接上前問“何望初,你什麼時候有了孩子?

還五歲了,你老婆知道嗎?”

何望初冇有迴應,從宋曆身邊走過去,拉著一臉絕望的鄧灩笙,“灩笙,這裡不方便,我們到外麵我好好跟你解釋。”

“解釋什麼?

解釋你陪著前女友看房子,解釋你最近天天接了她的電話就不管不顧的出門?

解釋我不應該鳩占鵲巢?

你滾開,我不想看見你。”

鄧灩笙推開何望初,跑出了售樓處,淚水讓她視線模糊,她聽著後麵的喊聲跑的更快,隻想迅速的逃離。

就這樣被一輛快遞車撞倒,磕在了景觀台邊沿,失去了意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