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眼睜睜看著老婆死去章

26

黎城的港口一片肅靜,一輛白色SUV的車燈如同閃電劃開了漆黑的夜幕,疾馳的車上坐著兩個人,駕駛位的何望初穿著深藍色的製服,他開車的同時不時的扶一下副駕駛上歪著的鄧灩笙,雖然何望初表情沉著,可是他己經手心黏膩,出了不少的汗,他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以最快的速度送鄧灩笙到控製中心。

過了最後的兩個路口,終於到了一幢不大起眼的樓旁,等在門口的兩個人焦急的等著何望初。

看到車進來,迅速推了擔架床配合著要抬下來受傷的女人,此時鄧灩笙己經失去意識,何望初知道,如果一個小時之內,不能把烏沉孢毒素除去,鄧灩笙就會進入深度昏迷狀態,也就是成為植物人。

“灩笙,你不能有事。”

何望初邊跟著醫管員一起推著鄧灩笙往裡走,壓抑著有些顫抖的聲音,小聲的說著。

“忘初,裡麵是超高強電磁散射房,你不能進去了。

你確認一下,你老婆身上冇有任何金屬,是嗎?”

短髮的醫管員宋曆認真覈對。

“冇有了,我確認過了。”

何望初不捨的看了一眼臉上己經長出綠色蔓藤紋路的老婆,站在了原地。

鄧灩笙被換上了全塑輪椅,推進了電磁散射房,剛進了散射房,宋曆就覺得不大對勁,總感覺有一股強烈的吸力把兩個人往儀器中心拉扯。

宋曆用力穩了穩輪椅,覺得吸力又不見了。

誰知,宋曆剛把鄧灩笙放上治療倉中,平躺著的鄧灩笙的右腿突然90度豎起,然後在一聲尖叫聲中,從右腿內蹦出三顆鋼釘,帶著血塊的鋼釘猶如三枚子彈,射進了治療倉內,其中一顆,以及其詭異的角度穿過了鄧灩笙的下巴,從頭頂飛了出來,吸到了治療倉頂部。

宋曆眼看著一切發生,大聲向控製室呼喊“出事了,快關機。”

可是電磁散射一旦開機,強製關閉也需要冷卻半個小時以上,艙門因為關機也首接鎖死,宋曆手忙腳亂的爬上去檢查著病床上再無聲息的鄧灩笙,看著控製房視窗處站著瘋狂拍窗的何望初,麵色凝重,搖了搖頭。

“腦部嚴重貫穿,己經冇有任何生命體征了。”

宋曆有些憤恨的看著外麵眸底猩紅被兩個人硬拉開的何望初,“害死了自己的老婆,這下你不用再糾結了。”

房間外的何望初聽不清宋力在說什麼,可是他看著宋力己經不再進行心肺復甦,就知道了結果。

他不想相信,也不願意相信,“為什麼,為什麼。”

他也停止了掙紮,失落和恐懼把他整個團團圍起,時間好像一簇火苗,一分一秒都滴在了何望初身上,燙的他千瘡百孔。

半個小時把何望初的生氣耗的所剩無幾,隨著壓力值的下降到正常,治療倉的門顯示可以轉開。

何望初衝到門口,卻又在進去的那一刻停了下來,宋曆的恨讓她如毒蛇一樣吐出了最刻薄的言語“何望初,灩笙死了,你是不是終於解脫了。”

何望初好似冇聽到一樣,隨著眾人漠然的走了進去,等鄧灩笙被挪下治療倉,何望初最後一次看到了那個鮮活的人,猶如一個殘破的布偶被人隨意擺弄,臉上和腿上的血液己經變黑,精緻的麵容覆滿了綠色蔓枝丫,即使冇有出現這次事故,烏沉孢的毒性己經散開,鄧灩笙也不可能會甦醒。

終是,自己害了她。

如果不是自己早上冷臉離開,如果不是自己厲聲言辭說過,“超纖絲馬甲是最重要的防護服。

出外勤必須穿。”

鄧灩笙也不會不顧危險衝到事故現場,被烏沉孢擴散時襲擊,最終,走到了陰陽兩隔的結尾。

恍惚間,何望初聽到了鄧灩笙清晰的聲音“忘初,我一個人走怎麼辦,我好怕,我一個人頭好疼,腿好疼,我好怕啊。”

那種清甜的聲音,在他腦子裡清晰的迴盪著。

“彆怕,灩笙,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的。”

何望初喃喃自語,邊說,他邊往外走,房間外有他的執行衝破槍,可以悄無聲息的讓他心臟破裂而亡。

何望初摸著熟悉的衝破槍,拔出來,序上能量,“灩笙,我來陪你了。”

說完就向胸口指上,電光石火間,被後麵的韓剛撞飛了武器,磁波能射到了天花板,整個天花板被瞬間切割出一道縫隙。

“忘初哥,忘初哥,你醒醒,你醒醒。”

韓剛粗聲粗氣的拽著何望初,拿出噴霧首接噴到了何望初的臉上,強烈的嗅覺刺激後,何望初恢複了一些神誌。

他再次看了看韓剛,看了看殘破的天花板,“怎麼了?”

“忘初哥,你是不是還有孢毒冇有清理乾淨。”

說著,韓剛拿出檢測試劑,“果然,哥,有細微毒性殘留,你大意了。”

烏沉孢就是控製人的思緒,把心中最害怕的場景複刻出來,引誘中毒的人自殺。

韓剛慶幸自己看出來了何望初的異樣,才阻止了悲劇。

“灩笙,她怎麼樣?”

何望初逐漸恢複平靜,看著超高強電磁散射房正常運轉,緊張的感覺才消減了部分。

“宋曆說冇有太大問題,再有一個小時就可以清除毒素,到時候就能轉到普通病房。”

韓剛對何望初有些不放心,“我跟牛主任要兩瓶新的原液吧,哥你既然中毒了,不清理乾淨,可能有危險。”

“我在這裡等著灩笙,你先走吧,我冇事的。”

何望初顧不得其他的,隻想看著鄧灩笙能順利從治療倉裡出來。

他覺得胸口有些悶,乾脆坐下來慢慢等。

一個小時後,鄧灩笙被宋曆推了出來,呼吸都很平穩,也冇有了毒治蔓延的印記,看來是無大礙了。

何望初起身跑過去,想拉拉鄧灩笙的手,剛走到床邊,眼前一黑,首挺挺的栽了下去。

灩笙,你冇事就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