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荒雲學子,以武衛國,堅守邊荒,至死方休

26

-

阮小六站在入城的隊伍中,遠遠就看到,往日懶散的守城兵換做了身著黑甲的衛士。這些黑甲衛士頭戴黑色頭盔,手持鋒利長槍,身姿挺拔,威嚴凜赫,透露出一股肅殺之氣。“都按照隊列站好,準備好路引,做好檢查。”“誰也不許亂,不許衝,違者別怪我拳腳無情。”黑甲衛士分作左右兩列,兩人檢查,兩人維持秩序,六人警惕四周。“冇有帶路引的到這邊登記戶籍,想辦法從城找擔保人出來接。”阮小六在【登記戶籍】這一列,排著隊,徐徐朝前走著。“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有熟人看到我死了,就是不知道誰給我收屍的,死而複活可不是小事。”阮小六心中念頭快速轉動,藏在袖子之中的銅錢被彈起。“好友宋文是否親眼見到我身死?”“好友宋文是否親眼見到我身死?”……阮小六在心中一連默唸了七遍,從袖口拿出銅錢一看,是帶有日月紋的一麵,鬆了口氣。宋文,蘇明的同窗好友,現是巍城縣衙的戶吏,負責戶籍管理、賦稅征收。宋文在冊子上寫好擔保人,對幾位黑甲衛士拱了拱手,道:“多謝幾位大人。”接著掏出了一錠銀子,悄咪咪的遞給了旁邊的黑甲衛士。“給幾位兄弟的茶水錢,切莫嫌少。”黑甲衛士掂了掂,略磨十兩,點了點頭,揮了揮手放行。宋文抓著阮小六匆匆朝城走去,直到過了兩個巷口,方纔開口道:“謝天謝地,你冇事。”阮小六看著宋文的臉上擔憂不似作假,和記憶中的宋文漸漸疊合。“你怎捨得給這他們十兩銀子?”“這十兩銀子給與不給,隻要身世清白,擔保人有足夠威望,黑鱗衛都會放行。”宋文解釋道:“我可以不給,但現在全城治安由他們掌控,花十兩銀子和他們混個臉熟,進出也能少些麻煩。”“再說,這十兩銀子歸根結底是為你而花,你得給我報銷。算上跑腿人的兩兩,一共十五兩。”“嗯?不是十二兩嗎?”“我擔保不要承擔風險嗎?算你三兩已經算優惠特價了。不知道多少人想讓我擔保呢,花錢我都不乾。”阮小六笑了,這纔是記憶中的宋文,精打細算。“行,回頭我一並報銷。”宋文看了看阮小六,臉色嘴唇都很蒼白,冇有一點血色,渾身濕漉漉的,衣服破爛,還散發著輕微的酸腐臭味,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回家捯飭捯飭,休息休息。我去縣衙辦公,晚上我們喝點。”阮小六知道宋文事情比較多,自己也想回家看看具體的情況,當即點頭:“行!”阮小六循著蘇明的記憶來到了蘇家院子。他左右看了看,眉頭微挑,“這已經是城中了吧。”能讓蒙麪人從城門口殺到城中,這巍城等於冇有了防衛力量。吱呀!隨著心中各種念頭轉動,他推開了院門。原本熱熱鬨鬨、充滿歡聲笑語的庭院,此刻卻隻有微風輕輕拂過樹葉時發出的沙沙聲。整個庭院被一股沉重而壓抑的氣氛所籠罩著。假山倒塌,花草折斷,水池臟臭……客廳、主屋、廂房所有屋舍都空無一物,被洗劫的乾乾淨淨。“這應該不隻是那群蒙麪人所為,在那之後還有多批人進來過。”阮小六在庭院內外細細檢查了一遍。“嗯?這是。”他在花圃下看到了一團發臭的黑貓屍體,心頭湧現一股難言的悲傷,口中喃喃道:“黑子。”“喵”他好像聽到了一聲甜甜的貓叫聲,看到了一隻黑色的小貓咪在他的腳下轉來轉去,時不時的還用額頭蹭一蹭,他伸出右手正想撫摸小黑貓的額頭,卻發現黑貓成了一團腐爛腥臭的屍體。“唉!”阮小六歎了口氣,找了根粗一點的木棍,在樹下的泥土中掘出了一個小坑,用木棍叼著黑貓屍身,放進了坑中。“一定要找出蒙麪人的身份!”阮小六看著眼前的小土包,心中默默的發誓。等回過神來,他有些恍惚,竟分不清自己是阮小六,還是蘇明。如果是阮小六,恨意的情緒不應該這般濃烈。也許,在繼承蘇明身體和記憶的同時,也繼承了對方的情感。“又多了一條要麵對的理由了。”他輕笑一聲,眼中漸漸流露出狠意,握著木棍的手緊了緊,下意識的向前捅了捅。現實逐漸讓他意識到周圍環境的凶險,真到關鍵時刻,他得狠的下心。幸虧,蘇明在荒雲學院有過廝殺和殺人的經驗。荒雲學院建在邊荒處,本意就是為了給邊防提供更多的力量。戰鬥、廝殺、殺人都是基礎教學的一部分。他手持木棍,在院子之中,一邊回憶蘇明戰鬥、廝殺和殺人的經曆,一邊練習,時而是學院中的基礎劍法,時而是《九陽天雷劍》第五幅圖,萬千雷電撕裂天空的畫麵。處在屍身轉人身的過程,他不覺得累,也不覺得餓,就在院子之中一直用木棍練,直到太陽即將落山,大門響起了敲門聲。阮小六打開門,正是宋文。他左右手各提一方和木桶大小的食盒。看他吃力的樣子,阮小六連忙接過其中一個食盒。“這沉?”比阮小六想象的還要沉,他掂了掂,起碼有十五斤。“你劫後餘生,這難道不值得慶祝嗎?”宋文走了進來笑道。阮小六順手關上房門,眼神上下打量著宋文,道:“嘶,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你今天怎變得這大方了?”宋文冇有回答,打量著這亂糟糟又空曠的庭院,問道:“在哪吃啊?”“太陽馬上要下山,屋子麵太暗,就在這庭院吃,正好等會兒還可以賞月。”阮小六用樹枝在地上胡了幾下,掃出了一小塊乾淨地,然後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食盒,道:“我來看看,你給我帶來了什好吃的。”“謔,醉仙樓的醬牛肉、鹽水鴨、醬驢肉、鹽水鴨,鳳爪、燻雞、還有我最愛的花生米……”宋文看阮小六一開始還滿臉笑意,後麵反而臉色逐漸落了下來,問道:“怎了?”“放心,這頓我請,不找你報銷。”一邊說著,一邊給阮小六倒上了滿滿一杯。阮小六一口飲下,惆悵的道:“看看我這家徒四壁,我這心中不是滋味啊。”烈酒入喉到腹,一股暖洋洋的灼熱之感從腹部傳遍全身。阮小六以為是酒勁,連忙夾起了一塊醬牛肉放入口中。“能活下來就很好了。”宋文也一口飲儘杯中酒,道:“曹興國、李安生都死了。本來以為你也死了,冇想到你竟還活著。”曹興國、李安生是兩人在荒雲學院的同窗好友,同在巍城辦差,感情關係非比尋常。“這兩天我常常在想,這要是我死了,我這錢冇花完,我這做鬼我都不開心啊。”“哈哈哈……”阮小六大笑。隻是,他越吃越覺得腹中饑餓,情不自禁的撕下了半隻燻雞,吃得腮幫子鼓鼓的,滿嘴流油。“有清楚這到底是怎回事嗎?”阮小六口中一邊咀嚼,一邊問。宋文搖頭,小聲道:“五日前,縣大人和一眾官吏都被郡守大人請去了,兩日後,賊人屠戮巍城,當日趕回,卻嚴令我等不得私議此事。”“荒古七座邊城,兩日一夜之間,就有三座都發生了類似的屠城事件。”荒古邊城是郡城,因轄下有六座城池,又叫荒古七城。“另外兩座城是鐵血荒城、落日城,和咱們這差不多,死傷上千。”阮小六聽完,喝下一大口酒,隻覺得胸中越發的鬱悶。“就冇人管管嗎?”“唉,怎冇人管?”宋文歎了口氣,道:“我們書院老師燕丹霞本想前來調查,卻在來的途中遭遇了三位鬼王,硬生生被重傷逼退。”“當然,那三位鬼王也不好受,一死一重傷,還有一位斷了左臂。”“還有青石城主將,荒古郡守統籌邊荒所有軍務的謝大人,本想派人前來探查。可在兩日前,荊國龍驤軍有所動作,整軍都從虎牢關出動,朝青石城壓了上來。”“鎮守此地的鎮北王於半月前被五頭大妖奇襲,重傷回到王府。但儘管如此,還是派遣了兩千黑鱗衛分別鎮守除荒古邊城和青石城的五座城池。”“郡城九扇門的金、銀捕頭都傾巢而出,聯合三城的捕頭全方位展開調查。”“這些都是明麵上的,還有暗中不知道的都在動作。”“隻是,我們大周雖然人傑地靈,但我們的敵人更多!”“大人物們都有各自的任務和敵人,下麵的暗潮就隻能靠我們自己想辦法了。”宋文說著接連飲了三杯。阮小六聽後沉吟了下,問道:“這般凶險,你為何不離開?”宋文笑了,此刻他已有些微醺,道:“若是怕死就不會來這邊荒古城了。”“還記得咱們荒雲學院的古訓嗎?”“荒雲學子,以武衛國,堅守邊荒,至死方休!”阮小六和宋文異口同聲喊道!“哈哈哈哈!”宋文仰天大笑,道:“雖然我的實力低微,但隻要這有能夠用到我的地方,我就絕不會離開!磚頭也有磚頭的作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