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轉機

26

-

眾人都看嚮明晰,明晰卻說:“若要進去,最好先休整自身,我也並不知曉裡麵會出現什麼。”

說完,她回到之前調息的地方再次打坐入境。

閤眼前,她再次勸道:“這裡潛藏著極大的危險,能依靠的隻有自己,諸位務必慎重。”

林嫣幾人麵上有些躊躇,明晰說的在理,可風雪呼嘯中楚逸的臉色愈加慘淡。林嫣持著盾牌對木屋內探出靈力,幾經試探神情緩和下來,對眾人點點頭,一行人魚貫而入。

待體內靈元充盈煥發出瑩瑩幽光,綠色的華光流轉而過,明晰睜開了眼。

渾身已被汗濕,風雪侵襲,她終於感到冷意。

她這一入境不知過去了多久,風雪變大,已將地上的鮮血跟屍體覆蓋住,舉目望去,茫茫的一片白,彷彿那些殺戮都不曾發生。

明晰從指尖擠出一滴鮮血,鮮血在虛空中形成一枚翅膀狀的圖騰,夾雜著濃鬱的靈力消匿於虛空。

而後,她轉身進入那扇等待已久的門。

門內依然是那片深厚的黑暗,明晰徑直走到法陣的中間,拿起了那隻白玉瓶。

“看來你已經有了決定。”那個聲音又響起。

“你說的承澤轉世是楚逸麼,我並未察覺出他們有何相似,你是如何確定的?”明晰不答反問,把玩著手中玉瓶。

泠月瓶,傳說中能容納一切靈物,不論品階。

“他們神魂相合,你一探便知。”那個聲音帶著些勸慰:“你或許難以接受,但事實就是如此,在你沉睡的一百二十年間,故人逝去,王朝更替,物事全非。

隻有你,還是百餘年前的你。

雖然這百餘年,對你而言隻是一瞬。”

百年一瞬,似是故人重逢,隻是故人身側已有佳人相伴。

明晰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感覺,似乎還是覺得悵然若失。

她略微蹙眉,現在並不是她能沉溺這些情感的時機,她整理心情,思考眼下的情境。

“楚逸的狀況看起來很糟糕,他們為求醫而來,他出了何事?”

“與前世一樣,神魂分裂。”

聞言,明晰眼神變得銳利:“你說雪靈替代我完成獻祭,九轉聚魂陣已成,怎麼還會神魂不穩?”

“法陣就在眼前,雪靈靈核也在你手中,我如何騙你?”

“那你如何解釋楚逸的魂裂之症。”

“應是他魂體本身有問題,法陣隻能將他的神魂穩固在身體中,延長他的壽元,並不能修複他魂體,而轉世後法陣的護持不在,於是又出現神魂分裂之症。”

明晰神色難辨:“那現在該當如何,開啟九轉聚魂陣,再將我獻祭一次?”

“要開啟九轉聚魂陣至少需要鑄靈期的修為,你若不接納靈核吸收這冰雪之息根本開不了陣,況且——”

那個聲音裡參雜了些彆的意味。

“各人自有緣法,此生,楚逸的緣法並不在你。”

聽聞此話,明晰麵上不顯,隻是捏著泠月瓶的手指緊了緊。

木屋裡,有結界加持,抵禦住了嚴寒的風雪。

但楚逸的臉色卻愈加慘淡,身體蜷成一團,痛得發抖。

掌心已經被他自己掐得血肉模糊,才勉強控製住不會狼狽地痛撥出聲。

林嫣不敢碰他,流著淚掏出一堆藥丸捧到他麵前:“阿逸,止痛丹……”

楚逸痛得意識模糊,隻衝她擺手。

林嫣將手裡的藥丸摔在一邊,她知道止痛丹對楚逸已經冇有作用了,可她現在冇有任何方法可以減輕楚逸的痛苦。

明晰是在此時進來的,看見楚逸的情況,她疾步來到他身邊蹲下。

她熟練地將靈力凝聚於指尖,一張符籙淩空書寫而成注入楚逸的眉心。

她動作太快,林嫣來不及阻止,最後一把推開明晰,警惕地看著她:“你在做什麼?”

此時楚逸顫抖的身體漸漸平靜下來。

“一點家傳技藝,可以緩解他的痛苦。”

明晰略過林嫣,手指搭上楚逸手腕,靈力從指尖探入他的身體沿著脈絡漫延。

魂體分裂,可以靈力為繩將分裂的魂體束縛住。

然而這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如果束縛魂體的靈力無以為繼,那靈力就會在身體裡逐漸消散。

所以僅是維持縛體狀態就需要源源不斷的靈力,且隨著魂體分裂的加劇縛體所需的靈力也會逐步加倍,這是普通修行者無力承擔的靈力消耗。

如今楚逸的魂體已經被靈力修補過數次,身體猶如一個巨大的黑洞,靈力的投入蕩不起一絲漣漪。

他的症狀與蘇承澤一樣,魂體的氣息也是一樣。

“他這樣有多久了?”明晰開口問道。

林嫣見楚逸確實有所緩解,神情也緩和下來,回道:“約是三月前,那時我正與阿逸說話,他忽然就顫抖起來,慘叫著昏迷過去,醒來後就一直呼痛,王宮裡的醫師都診不出緣由。

於是我將阿逸帶迴天音門,師父與諸位師叔伯一起診斷出阿逸神魂分裂,齊力為他束縛住魂體並尋求解救之法,可魂體分裂之勢日漸加劇,師父與眾位師叔伯也難以支撐……

在我們萬念俱灰之際,是嵐語尊者說北望雪山有雪靈入世,可來此尋一線生機。

可冇想到上山之路如此艱難,原本一行十餘人隻剩下我們七人。”

林嫣神情悲慼,其餘眾人低頭不語。

明晰沉思,楚逸體內有靈元雛形,看來曾經踏入修行之道,隻是不知因何冇有繼續。

“他曾入道修行,體內靈元將成,為何冇有繼續?”

此話問出,林嫣神情變得有些晦澀,並不言語,最後還是楚逸強撐起身體答道:“當時京中有些變故,母妃招我回宮接手些事務,此後就無暇繼續。”

“可惜了。”明晰歎息,看向楚逸的眼神複雜。

若是當時入道修行,在經過數次靈力入體縛魂後應該已經熟悉靈氣的煉化跟靈力的運轉,再勤奮修習,自己也能維持一部分靈力消耗,且處於高強度的靈力煉化及消耗中也能加快對身體的淬鍊,不必全靠外力。

林嫣會錯意,介麵道:“是啊,阿逸天賦很高,荒廢著實可惜。”

“還未請教姑娘名諱師承,為何獨自一人在此。”楚逸開口問道,看明晰的眼神隱含探究。

“落梅山明氏,明晰。”

明氏是個很獨特的存在,對外以經商為主,也有子弟出仕,因廣開善堂多有善舉在民間聲譽很高。

而在修行界,明氏傳承已久自成一脈,族中子弟大多平庸,但每隔數十年總會出現天賦異稟驚才絕豔之輩,譬如坐鎮明氏如今修行界第一人的明朗尊者。

明晰報出身份,在場眾人神情各異,卻都有所緩和,畢竟明氏善名在外。

“那明晰道友是否見過雪靈?”林嫣再次開口,眾人的視線都聚集在明晰身上。

“雪靈早已湮滅。”

明晰這話宛如平地驚雷,眾人被震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語。

“怎麼會!”林嫣失態,“道友莫要誆騙我們!”

眾人驚疑不定,根本不願相信,但上山以來遭遇的各種襲擊又讓他們不得不信。

因為雪靈已經湮滅,所以此地盜匪肆掠,妖獸橫生。

眾人臉色灰敗,由其是楚逸,支撐他的那根弦徹底斷掉,整個人肉眼可見地失了生氣。

明晰思慮片刻,淡然開口:“想要救他,現在唯一的方法便是讓他鑄成靈體,靈體既成自然就不複魂體分裂之症。”

“你知道修到鑄靈期有多難嗎?”有人艱澀地說道:“林嫣師叔先天通靈自小修煉,如今也才洗髓期,而這已經讓我等望塵莫及,更彆說如今三皇子已經冇有時間。”

“改寫生死猶如逆天行道,自然不會容易。”明晰語氣平淡。

“我們冇有時間!”林嫣忍不住低吼,她現在終於明白了明晰所說的可惜是什麼。

一隻泛著靈光白玉瓶出現在眾人眼前。

明晰對著楚逸說道:“這是雪靈靈核,此地積雪濃厚已逾萬載,冰雪之息強盛,乃雪靈本體。我將靈核渡入你體內,作為載體煉化靈力替你鑄成靈元,同時重新為你綁縛住神魂。

此間,你須仔細感受靈力在你體內的煉化及運轉,但以你的軀體並不能承載靈核之力,所以過程會痛苦異常。

完成這一切後我會將靈核撤回,之後便要靠你自己,不僅要洗筋伐髓煉鑄靈體,還要維持綁縛神魂的靈力消耗。

不過不用擔心,隻要你領悟了靈氣的轉化跟靈力的運轉,維持自身魂體的靈力應該冇有問題,隻是會活得辛苦些。”

明晰輕描淡寫的一番話,再次震撼了眾人。

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帶著審視,如有實質。

她站在那裡,身姿挺拔,容貌秀麗,看起來也不過十五六歲。

她的皮膚很白,蒼白得冇有血色,瞳色深黑,眼睛有些發紅,整個人顯得有些憔悴。

眼神帶著少年人獨有的清亮,以至於她說出這話顯得大言不慚。

“敢問姑娘是何修為?”

先不提雪靈靈覈對修行者意味著什麼,就她所說之法冇有強大的修為及靈力支撐根本無法施為,而明晰看上去實在太年輕了。

“洗髓期。”明晰明白他們的顧慮,“我既說出便有八分把握,而且這是唯一之法,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你與我們非親非故,為何如此幫我們?”林嫣看嚮明晰的眼神很複雜。

“大家都是修行之人,對修道之艱深有所感,你用雪靈靈核救阿逸不僅是放棄唾手可得的龐大修為,且對自身損耗極大,你想要得到什麼?”

明晰沉默了片刻,回她道:“明氏意在與人為善,便當是結個善緣。而且,靈核於我,用處並不大。”

然而眾人的眼神裡的疑慮卻絲毫不減,她這番話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明晰姑娘此番大義,不論事成與否逸都當重禮謝之!”楚逸在林嫣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站起來,嚮明晰行了個大禮。

明晰不偏不避,受了這個禮,隨後,她對眾人道:“約在明後日時會有援手到來,到時我們再行事,在此之前,各位務必將自己休整到最佳,以策萬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