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審訊2.0(廁所棄屍案三)章

26

陳宇的舍友張啟,是一個下半身癱瘓的學生,這讓常元遠感到疑惑:下半身癱瘓了,還要堅持上學嗎?

正當常元遠打算感歎張啟熱愛學習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張先生,你的腿應該是在這幾個月左右癱瘓的吧?”

常元遠扭頭看去,發現是經常早出晚歸的張廣,經張廣的這一提醒,常元遠才發現張啟的輪椅很新,很明顯並不是很早癱瘓的。

“……”張啟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突然想起什麼,眼神裡的悲傷湧然而出,“張先生…”常元遠看見張啟這副難受的模樣,心裡己然知道了答案,心裡不免開始同情,但是站在一旁的張廣並冇有為此出現其他過多的情緒,這是老練的警察特有的,絕對不能和嫌疑人共情,因為一旦共情,他的思想大多會偏向他不是犯人,張廣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隻是安靜的盯著張啟。

“張先生,請你說一下你的腿是怎麼癱瘓的吧,這樣方便我們調查”張廣再次開口,張啟的嘴唇動了動,像是自嘲般笑出了聲:“抱歉,我失態了…”,接著,張啟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張廣他們。

“我的腿,是被陳…”張啟頓了頓,接著說道:“是被陳宇從樓梯上推下來才癱瘓的”,張啟垂著頭,語氣越往後越充滿怨氣,“方便說一下,你們是有什麼糾紛嗎?”

張廣雙手交疊在胸前,緊盯著張啟,生怕自己漏掉一丁點細節表情。

張啟點了點頭,便開始講述“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月前…”,聽到他開始開口講這件事,張廣便示意常元遠做好筆錄,“一個月前,學校有一場體育比賽,我,陳宇,還有李程,我們都是體育生,自然就都報了名,李程熱愛籃球,所以李程和我們不是一個比賽,我和陳宇喜歡長跑,所以我們報的是長跑賽”張啟講述到這裡,彷彿想起什麼開心的事,臉上不自覺浮起微笑:“我真的很喜歡跑步,那感覺就像踏著風,踩著筋鬥雲的孫悟空一樣,當你揮灑自己的汗水衝過終點線的那種感覺,真的讓人很快樂…”……張廣和常元遠安靜的傾聽著,他們也能感覺到張啟是真的熱愛跑步,“但是…李程怕他的第一被我奪走,就和我說想和我交流心得,我自然跟他去了…”說到這裡,張啟眼中的光開始漸漸淡去:“他將我約到樓梯道,我開始察覺不對,但我己經發覺晚了……他一麵開心的笑著,一麵將我從樓梯上推了下去,幸運的是,樓梯並不是特彆高,不幸運的是…我的脊髓撞到了拐角,造成了脊髓損傷……我就…再也不能跑步了…”。

隨著張啟最後幾個音落下,張啟眼中的光己然黯然但好似又從裡麵升起了怨恨的火焰,“當他被殺的時候,你在哪,在做什麼?”

聽完對方悲慘經曆的張廣並冇有為了讓對方好受一些就沉默不語,他依然按照自己的流程詢問著,“我在宿舍裡看書,當時其他人都出去了,李程是去幫我買飯,吳奕是去上課,陳宇是去網吧”張啟從容不迫的回答著,“他們幾個人誰先回來的?”

張廣很快抓住關鍵線索再次發起詢問問,“陳宇,他好像因為網吧冇有開門,罵罵咧咧的回來了,但他回來的時候我己經躺下睡了”張啟思考了一瞬便回答了張廣的疑問。

張廣點了點頭,看了眼常元遠做的滿滿噹噹的筆錄,便向張啟說道:“謝謝配合張先生,現在你可以離開了,請這段時間不要遠離自己的住所,以方便我們以後還要找您”,張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便轉動輪椅的輪子離開了審訊室。

等到張啟走遠後,張廣和常元遠來到了休息室,常元遠帶著疑問問張廣:“張隊長,張啟不是殘疾人嗎,為什麼還要詢問那麼多,你總不能懷疑他就是殺人凶手吧?”

一旁的張廣麵色十分凝重的說道:“元遠,我跟你說過,不論什麼事,不論什麼人,不管他健全還是怎麼樣,我們都不能同情,坐在這裡的都是對我們來說都是統一的人,那就是嫌疑人,嫌疑人有很多,而犯人就藏在其中,不能放過任何一個人,況且…”說到這裡,張廣沉默了一下,接著說道:“況且目前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

常元遠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張廣:“張隊長,這不可能吧?

殘疾人怎麼可能會殺人啊?”

“是不可能,元遠,但是我們經過搜尋,在他的袋子裡發現了病單,他並不是癱瘓,隻是骨折…,也己經康複了,而且在另一個包裡發現了大量的詛咒娃娃,裡麵全都有一根陳宇的頭髮,還有一張列了所有陳宇在宿舍和不在宿舍以及他們二人單獨相處的時間表”張廣陳述的幾個簡單的事實,讓常元遠不知該說什麼,他不知道自己是被這個結果驚到了,還是被張啟那一派精湛的表演騙到了,張廣看他這副模樣,歎了口氣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我知道你不太相信,但是元遠,你不懂,世界上有很多與你思考相反的事情,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纔不能和同情坐在審訊室裡的人”,常元遠點了點頭,心情複雜的看著張廣:“我知道,張隊長,我隻是對這個結果有些震驚…”“這很正常,你並不能一次性判斷正確,元遠你得長點記性了”張廣又看了一眼常元遠後,便準備離開。

隻剩下常元遠獨自坐在休息室,回想著審訊張啟的種種細節,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漏了哪一點,為什麼張廣能那麼肯定張啟就是凶手,如果是因為那些包裡的詛咒娃娃和時間表的話,張啟的動機又是什麼呢,總不能…。

常元遠看著自己剛剛在審問張啟時做的筆錄,突然想到仇殺——張啟因為自己的夢想被陳宇擊碎,在康複期間買了詛咒娃娃,康複之後編造了病單,規劃了陳宇的時間,做的這些,是為了和陳宇獨處,找準時機殺了他嗎?

但是這並不合理,因為證據並不足夠,單憑這兩個東西,遠遠不夠將張啟劃入犯罪名單裡,但其他人也冇有相應的證據,而張廣又很肯定犯人就是張啟,難不成……張廣隱藏了重要的線索?

為什麼?

常元遠不明白,他覺得,他必須去找張廣問清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