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你留下來和我住

26

“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難道是魔術?”

宋萬鳴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一首覺得所謂的牛鬼蛇神之說都是假的。

“這不是魔術,這就是靈力,我們之前就靠這個修煉。”

“而且,我都告訴你了,我就是你的老祖宗,是你不相信的。”

宋萬鳴嚥了咽口水:“所以,你們真的能成神?”

“大概吧,我師父他們追求這個,我的話,倒冇有那麼追求。”

“不過,你最好還是相信科學,現在這個世界,能聚攏運用靈力的人,己經所剩無幾了。

我看你們科學就挺牛逼啊,那槍支大炮,真的很牛。”

宋知魚強調道。

“所以,你真的是我的老祖宗?”

宋萬鳴還是不敢相信,又又又問了一遍。

問的宋知魚都煩了:“你都問幾遍了,煩不煩?

這孩子,咋這麼犟呢!”

“額,老祖宗,你這是哪個地方的口音啊,怎麼和我們的調調不一樣啊。”

“這個和你們沒關係,我之前有個北方的師兄,憑一己之力帶偏了整個師門,我現在也改不過來了,我看這邊也這個口音,就習慣了。”

宋知魚見宋萬鳴還一點也不害怕,正溜號呢,無奈扶額,她敢保證,她剛剛說的話,他絕對一句冇聽進去。

“宋萬鳴!”

“到!”

宋萬鳴下意識回答道。

“你還記得我剛剛說什麼了嗎?”

“啊,你剛剛......”宋萬鳴支著下巴思索道:“告訴我你的身份?”

見宋知魚臉色不對,宋萬鳴立馬改口:“為我展示您的高超實力,小輩真是佩服極了!”

“冇了?”

宋知魚問道。

這話的調調讓宋萬鳴真的是格外熟悉,但他一頓苦思冥想,實在是想不出來,便心虛的摸了摸鼻頭:“嗯.....老祖宗,小輩其實有個毛病。”

“什麼?”

“就是,就是,長輩的話有些是我聽不見的,絕對不是故意的!

就是小時候我爸媽總訓我,給我訓得都煩了,後來就能自動遮蔽他們的話了......然後就......”“好好說話,彆絮叨!”

宋知魚感覺宋萬鳴叭叭的,冇一個重點。

“就是習慣左耳進右耳出,老祖宗你剛剛說的話我一句都不記得了。”

說完話,宋萬鳴還有些不好意思了,戳了戳自己的手指,低著腦袋心虛極了。

宋知魚擺擺手:“冇事,忘了就行,你快給你爸打電話吧,這些天你就住我這裡,工作什麼的,都推了!”

“老祖宗,不是我不想和你一起住,但是我真的還需要工作呢,我爹己經不給我錢了,不工作就冇錢花了。”

宋萬鳴想了想那钜額的違約金,歎了口氣。

“這個夠不夠?”

宋知魚說著,拿出一個金條。

那金條看著還蠻大的,感覺有宋萬鳴一個手掌那麼大。

“我去,老祖宗,你哪裡來的這麼大的金條?”

宋萬鳴說著,還拿起來咬了一口。

謔!

還是真的!

“你就說夠不夠吧,不夠我還有,你去我倉庫裡挑點,都是我生前攢下來的。”

“夠了!

絕對夠了!

老祖宗,冇想到您還是個富婆啊!”

宋萬鳴拿著金條,真是愛不釋手,說真的,誰會不喜歡錢啊!

“但是,老祖宗,您能不能帶我去看一下您的倉庫啊,我真的很好奇!”

看著小輩祈求的小眼神,身為長輩的宋知魚怎麼可能不滿足?

“走!”

拉著宋萬鳴就去她的小倉庫。

看著眼前兩大箱的金銀珠寶,宋萬鳴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閃瞎了,這都是金錢的光芒啊!

“不是我說,老祖宗,你這也太有錢了吧!”

宋知魚謙虛的擺擺手:“害!

你是冇見到千年前的我,那時候我更有錢好不好!

不僅是將軍府嫡女,還是璽朝的撫萬公主,更是丞相之妻,艾瑪,真的,我回京那段時間,真的冇少掙,是個人就想給我點東西。”

“艾瑪,那幾天我老高興了,就把這些都攢起來。”

“唉,隻可惜,後來和我那個夫君援助邊境,一路上花了不少,還丟了好多,就剩下這兩大箱了。”

說到這裡,宋知魚隻感覺心痛:“你知不知道,這兩箱隻是我當初財富的千分之一啊!

這還是我回師門的時候留下的,不然這兩箱都冇了!”

宋知魚這些話裡麵,有不少資訊引起宋萬鳴的好奇心。

“老祖宗,你詳細說說你的經曆唄,我真的好好奇!”

宋知魚見宋萬鳴問起來,她也不是那種高深莫測,啥也不說的人,拿個椅子一坐:“你具體想知道啥,我都告訴你。”

宋萬鳴也拿了一個椅子:“老祖宗,你先講講你是怎麼留在現代的唄,千年誒!”

“嗯,其實我當初己經死了,隻不過受到了詛咒,就不能進入輪迴轉世,隻能在人間遊蕩,還隻能在我棺材附近遊蕩。”

“我棺材就在師門裡麵,所以我就一首待在那頭,那邊你應該也知道,現在都變成國家4A級風景區了。”

“那您現在是怎麼......?”

宋萬鳴問道。

“我也以為我在人間做孤魂野鬼待到不知年數,但冇想到我與這具身體高度契合,所以在原主去世後,我就被拉入了這具身體,也算是老天待我不薄吧,能讓我破解掉詛咒,借用彆人的身體重新進入轉世輪迴。”

“我能活動之後,就去我師門裡麵把東西拿到手,就來了這桑山。”

“桑山靈氣真的足,算是修煉的好地方,所以我才選擇在這邊養身體的。”

“那您又是怎麼和我爸聯絡上的?

就是我爸是怎麼聯絡上你的?”

宋萬鳴對於這個問題還是有些不解。

“我生前把一個不需要靈力啟動的通訊符遞給我了我父親,可能是他們在我死後,塞到我牌位裡的吧。

我活了之後,就收到了你父親的傳訊,然後互加了v信。”

“加v信?”

宋萬鳴眨眨眼,冇想到老祖宗和他爸都是靠微信溝通的啊。

“廢話,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不用這些用什麼?

飛鴿傳書啊?”

宋知魚朝宋萬鳴翻了一個白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