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事業

26

-

離下一個劇情點還有段時日,冉若瑜不慌不忙,一回到彆墅就將自己關在了房內。

係統0106在腦海中唸叨個不停:【管家當上了嗎?地方踩點了嗎?不是我說你,但任務為重……】

冉若瑜被吵得煩不勝煩,麵色不變,但捏著鼠標的力道不覺加大了幾分:“怎麼?我們NPC的人生裡就隻能有任務,不配擁有自己的事業嗎?”

越說越是信心充沛,冷笑一聲:“你這是歧視行為,違反了員工守則第一百零三條,我要去向穿書局舉報你!”

係統0106沉默了,主要是它去翻了下,發現還真有這麼一條規定,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記下的。

隻是——

【造黃謠是什麼品種的事業?】

偌大的電腦螢幕亮著,顯示出打開的P圖軟件,工具欄排列著三個有著不同人像的圖層,還有一張畫著粉紅愛心框的背景圖。

“什麼造黃謠,說話真難聽。”冉若瑜擰了眉,糾正的同時不忘操縱著光標將人像摳出來,以曖昧的姿勢拚接在一起,“我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新媒體工作者罷了。”

看著原著三個攻的大頭被排列組合式一一配對,係統0106十分費解:【宿主,你到底是想做什麼?】

隨手又在微博建了幾個超話,冉若瑜停下來,道:“創業。”

集團經營範圍廣大,旗下有電子產品、食品和影視公司等等,冉慈有想過將其中一家交給他管理,但被拒絕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看到數字就頭疼,彆到時候把公司賠了個精光還帶倒貼。

走NPC劇情線時應聘的崗位做不長久,總是依附冉慈也並不現實,雖然不想承認,但有個大嫂是遲早的事。

綜上所述,未來的路還得自己走。

“我研究過粉圈經濟,”冉若瑜理性分析,“核心要點有三個:具有特點的人設、滿足幻想的形象,以及四麵八方的營銷引流。”

“攻一是多金的俊美總裁,攻二是常上娛樂頭條的花花公子,攻三是剛回國的海歸精英,都符合前兩個條件,而且時下同性CP是大熱點,隻要好好包裝一下就有大爆的潛質。”

他目光銳利:“在商業上我比不過他們,起不到作用,但可以搶占輿論陣地。”

比如說在無需私家偵探的情況下時時捕獲三人最新動態,群眾的關注同樣也是約束。

【……】

係統0106實在無法做到違心地誇他具有前瞻性眼光,勉強道:【祝你成功。】

冉若瑜欣然接受。

超話一建,PS的唯美圖片和同場合事蹟一出,緊接著同人文、同人圖和水軍齊齊上陣,又有買的熱度加持,頓時就有一批看熱鬨的衝浪選手湧入:

“霧草,第一次發現還有這種神奇的CP。”

“從未設想的道路……莫名好嗑怎麼回事?!”

“隻有我關注到了產糧的太太嗎?小黑屋囚禁Play寫得好香啊啊啊!我直接嘶哈嘶哈!”

【你還去找了文手?】

“我就是那個文手。”

冉若瑜謙遜道:“其實這是我的第二條賽道。”

係統0106疑惑地問:【寫顏色文嗎?】

“……”

對於係統總將他和傳播銀灰瑟情掛鉤的行徑,冉若瑜表示非常不滿。

正巧到了飯點,負責廚房的幫傭在做好菜後敲了門,他也就放棄了計較這回事,蹬蹬蹬地下了樓。

精緻的餐食擺了一桌,冉若瑜忙活了一下午,如今是真餓了。

王媽用圍裙擦著手走來,她在冉家待了很久,見到小少爺便笑道:“小瑜,今天的菜都是你愛吃的。”

冉若瑜看了過去,果不其然,其中那道王媽最拿手的糖醋排骨尤是心頭好,被紅亮的色澤勾出了饞蟲,他嚥了下口水。

艱難地移開眼,又看向樓梯口,卻遲遲見不到冉慈的身影。

他問:“我哥呢?”

王媽道:“先生說晚上還要處理一些事務,讓你先用飯。”

那怎麼行?

冉若瑜皺了皺眉,一時間什麼都拋到九霄雲外了:“他胃不好,必須規律飲食,不行,我得上去叫他。”

他蹬蹬蹬地上樓去,剛踏上第三層階梯複又折回,拿碟碗撥了些冉慈偏愛的菜色,一併端著上去。

剛到書房門口扭開了條門縫,就聽一道冷然的男聲傳來,冉若瑜輕手輕腳地步近幾年,餘光望見了他,冉慈淩厲的眉眼柔和了些許,掛掉了視頻通話,回過頭:“怎麼不去吃飯?”

將餐盤砰地撂在一旁,冉若瑜理直氣壯:“冇有你在,我一個人怎麼吃得下去。”

簡單的一句話,卻聽得後者眼中多了微微的笑意。

他進來的晚了,隻看到最後一刻邱特助的臉在螢幕上一閃而過,原著中集團破產的慘狀突然浮現在眼前,冉若瑜的心緊了緊,試探著問道:“公司那邊出了什麼事嗎?”

冉慈說得輕描淡寫:“冇什麼,一點小狀況。”

他不欲多言,停在了這裡,冉若瑜也清楚如果他哥自己不想說,就什麼也問不出來。

很快就將這事揭過,他讓王媽把飯都端上來,待兩人一起吃完了纔回房。

以便利了任務的完成為由,係統0106被騙來管理超話和相關平台的討論,趁著宿主洗澡的功夫作工作彙報:

【形勢一片大好,各平台討論度都在持續上升,圍繞著三對CP組合的二創也在增加,還有不少CP粉呼籲寫最先入圈的那個太太快發新文,澀澀的那種。】

娛樂性質的話題最能勾起群眾興致。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冉若瑜不甚在意地點點頭算作應聲,出了霧氣瀰漫的浴室卻是一身正裝,領結係得有些緊了,便抬手鬆了下,舒出一口氣。

再然後,係統0106眼睜睜地看著他扒著一條門縫悄然探出腦袋。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你在乾什麼?】

“這不是很顯然的事嗎?”

冉若瑜鎮靜道:“出門。”

係統0106冇說話,但他無端地能從半晌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一絲絲輕視的意味,強調道:“我纔沒有怕我哥,更彆提怕他發現我大半夜地出去。”

嘴上說著真相,到底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地溜了出去,直到逃上出租車才放下心來。

司機是個健談的中年男人,好奇怎麼有人淩晨的點還以……這幅裝束打車,頻繁地向後視鏡看了會兒,忍不住問道:“小夥子,這麼晚了怎麼還出門?”

冉若瑜:“出來工作。”

司機還想再問,但被打進來的一通電話阻斷了。

手機螢幕閃爍著聯絡人的名字:屈瀟。

這是冉若瑜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也是最好的朋友。

他毫不猶豫地接了,屈瀟大大咧咧的嗓門一下就鑽進了耳朵:“瑜啊,你那事哥們已經幫忙擺平了,入職簡訊收到了冇,咱夠意思吧?”

還冇能說上半句話,又聽他囉哩囉嗦道:“不過你這究竟是什麼癖好,好好的忽然就想去當什麼管家,還是夜間管家。嘖,名字一聽就不正經,話說你也不是專業出身,能行嗎?”

冉若瑜冷笑一聲:“夜間管家就是銀趴組織者的花名,聽懂了嗎?就這點小事,我根本不放在眼裡。”

“照你這麼說我可有興趣了哈,”屈瀟興致勃勃,“我現在還在醫院,但今天冇有晚班,所以待會我會來,等著吧你!”

下一刻再響起的隻有嘟嘟聲。

冉若瑜搖搖頭,往窗外看了眼,發覺快到了地方,剛想把手機收起來,就又響了。

還是同一個人——

“忘了給你提個醒,這家的主人邢文光是個葷素不忌的,你也應該經常能在娛樂板塊的新聞看到他和大小明星廝混。就你那張臉,我也不多說什麼了,總之還是小心點為好。”

嗒。

又被掛了。

冉若瑜:“……”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後半段不像在誇他。

歐式大吊燈自頂部垂下,映得彆墅內裡燈火輝煌。

像邢文光這樣的人,享樂也是帶著一群狐朋狗友,自冉若瑜一進來,便有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黏膩的目光凝在了他身上,引來坐在腿上小模特的不滿。

擔當夜間管家的不止是他,工作原因,無一例外地年紀不輕且普普通通。

一個自稱林叔的簡單帶新人走了一遍流程,因為長相太過招搖,最後將人發配到二樓巡視,免得有醉鬼在不知名的角落人事不省地倒一晚上。

冉若瑜冇意見。

他今天來這裡就是單純的踩點外加體驗生活,並無任務在身。

熱鬨全被留在了底下,同二樓彷彿隔了屏障似的,即便有喧囂人聲飄來,也隻感到一片寂靜。

上樓梯時餘光瞥到了什麼,冉若瑜頓了頓。

係統0106的反應也證實了所見不假:【有一個醉鬼跟著你上樓了,據分析,有一成的可能是順路,二成的可能是拜倒在你的人格魅力之下,打算交朋友,餘下七成是圖謀不軌。】

冉若瑜的體格並非細胳膊細腿那一掛,但也絕對算不上健碩。它勸道:【你能應付得來嗎?有事千萬不要逞強,不能的話現在轉身下樓還來得及。】

一個個的怎麼都覺得他不行?

瞧著乖順的栗發青年笑了笑,目光卻是浸在寒意裡:“當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