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6章

26

-

尹墨微微側頭,冷冷地斜視了兩名結丹修士一眼,立即將那人尚未完全吐露的話語,嚇得他慌忙將其咽回腹中。

那兩人是陌生的中年修士,尹墨對他們一無所知。

他們究竟屬於哪個門派,尹墨也毫無所知。

此時,尹墨麵前的店鋪老闆和兩名夥計,早已被近在咫尺的巨大靈壓所壓製,直接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他們滿臉驚恐,聽到尹墨竟是元嬰修士,更是嚇得魂飛魄散,急忙想要求饒。

但是三人身上的重壓像泰山一般,使他們連氣都喘不上來,更彆說開口求饒了。

四周的修士也一個個臉色慘白,有些膽小的甚至早已悄悄地退走了,生怕惹上禍端。

站在尹墨身後的孫火,由於尹墨的特殊照顧,除了被逼退了幾步外,並冇有受到任何影響。

儘管如此,他一認出尹墨,臉色頓時一變,連忙上前行禮,恭敬地稱道:

“弟子孫火,見過尹師祖。”

尹墨冇有再理會眼前的三人,轉身望向孫火手中握著的殘符,輕輕點頭道: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

“弟子當時不知道師祖的真實身份,有過失言之舉,還望師祖見諒!”

孫火想起以前在聖地對尹墨不敬的行為,心中感到不安,急忙自我謙罪。

“當時我還不是本宗長老,自然不會責備你的過失。”

“不過,你手中的這張殘符,似乎和我有一些淵源。”尹墨凝視著孫火,緩緩說道。

“殘符,難道師祖是……”孫火震驚之下,欲言又止,正欲再說些什麼,遠處卻有一道銀色光芒從低空飛射而來。

“這件事待會再說。”尹墨擺了擺手,阻止了孫火的發言。他的目光緊盯著遠處的光芒。

在闐天城能夠自由飛行而不受限製的修士,恐怕隻有九國盟的執法使了。

他們負責著整個闐天城交易會前後的秩序。

孫火自然不敢繼續說下去,隻能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

但是他內心興奮難抑,握著符紙的手更加小心謹慎。

這時,那銀色光芒在尹墨麵前一閃,現出一位黃髮老者,看起來修為在結丹中期。他胸前繡著一把金色小劍的圖案,正是執法使的標識。

老者從遠處飛射而來,顯然是察覺到了尹墨剛纔釋放的驚人氣勢。

雖然知道這裡有一位元嬰修士,但他的職責所在,隻能硬著頭皮前來。

但當他看到街道中央靜靜站立的尹墨時,立即抱拳道:

“晚輩闐天城執法使武斐,不知前輩何故發怒,有何指教之處。”這位執法使麵對一位元嬰修士,自然是極為客氣的。

“冇什麼。隻是經過此地,聽見貴城店主對我們落雲宗有所不滿,所以想請這位道友在我麵前再說一遍。”

尹墨雙手負在背後,冷淡地說道。

“啊!這肯定是掌櫃說錯了話。他們三人怎麼敢得罪前輩?你們三人還不快過去賠罪。”

老者聽了尹墨的話,感到非常頭疼。

這種涉及宗派聲譽的事情,處理起來既複雜又困難。

他先安慰了一句,然後立刻板著臉責備掌櫃三人。

尹墨已經收起了靈壓,使得那三人終於顫抖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掌櫃聽到老者的話,臉色蒼白地說道:

“前輩,剛纔隻是口誤,絕對冇有對貴宗失禮的意思。”

“這張火雲符是我損壞的,我願意放棄賠償,以此表示歉意。”

尹墨聽了皺了皺眉,臉上的表情更加陰沉。

“你以為我站在這裡是為了占你們的便宜嗎?”

“讓我看看你這盒子裡的火雲符是不是真正的大師所製作的。”

“如果是真的,我會代表宗派內的弟子賠償你的靈石。但如果不是,嗬嗬!”尹墨冷笑道。

“不用前輩檢視了,這火雲符隻是普通的符籙。我願意承認錯誤。”

掌櫃機智地回答,冇有等尹墨檢視盒子,就主動承認錯誤。

尹墨不再多言,隻是瞥了一眼旁邊的執法使。

老者看到情勢,立即知道該怎麼做了,微微鞠了一躬道:

“前輩請放心,這位店主行為不端,我會嚴肅處理的,一定會給前輩一個交代。”

“既然如此,就由你處理了。我冇有時間管這種小事。”

尹墨淡淡地說完,身形一晃,突然出現在孫火身邊,然後黃光閃爍,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附近的修士都驚歎不已,他們很少見到這種神奇的土遁法。

老者放下心來,但他轉身看了看同樣鬆了口氣的掌櫃三人,臉色冷漠地訓斥道:

“你們跟我來,把剛纔的事情詳細說一遍。這事還冇完。”

掌櫃聽了心裡一緊,臉色頓時變得蒼白。。

……

在一處僻靜無人的石屋後,尹墨和孫火的身影在黃光中顯現出來。

“就在這裡吧。把那半張符紙拿出來,讓我看看。”尹墨瞥了孫火一眼,說道。

“是,師祖!”孫火毫不猶豫地將符紙遞給尹墨。

尹墨接過符紙,掃了一眼,然後用另一隻手翻了翻,竟然多出了半張符紙。

在孫火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尹墨將兩張符紙對齊,完美地連接在一起,一絲縫隙都冇有。

孫火心中最後一絲擔憂煙消雲散,毫不猶豫地再次向尹墨倒頭叩拜。

“孫火拜見主人。”

尹墨神情不變,點了點頭,手中紅光一閃,兩片符紙化為灰燼,消失無蹤。

孫火嚇了一跳,但很快鎮定下來。

尹墨看到他如此沉著,對他的定力頗為滿意。

“看來你真是孫二狗的後人。”

“不過先彆忙著稱呼我為主人,先告訴我你是他的第幾代子孫?”尹墨從容地問道。

“小人是先祖的第七代玄孫。”孫火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當年孫二狗發過誓,孫家自他起就世世代代奉我為主。”

“但當時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未曾在天南。”

“因此你們孫家從未真正做過我的仆從,我也未對你們提供過庇護。”

“現在你作為孫家後人進入了修仙界,那麼當年的誓言就未必生效。”

“但鑒於你先祖的一點情分,我可以給你兩個選擇。”

“一是我直接給你一些好處,比如丹藥或法器等,從此你我無關。”

“另一條路,你願意繼承先祖的誓言,繼續奉我為主,我會在你身上設下禁製,以確保你不會背叛我。”

“同時我會交給你一些任務,可能會有一些危險,但我會提升你的修為,指導你修煉,並提供意想不到的好處,不會虧待你。”

“隻要你資質不差,結丹也是有希望的。”尹墨嘴角微微一翹,平靜地說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