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是他?!

26

“你看見剛纔那個人了嗎?

你說他會不會是……”“看見了,應該不是他吧?

那個人不早就失蹤了?”

“對啊……而且我剛纔看見他身邊那個人好像是魔域的。”

南渡年剛帶著清月門弟子進入往生境,便聽見這些亂七八糟的閒言碎語,不由得眉頭緊皺,“吵什麼吵?

來這裡是來找天材地寶的,不是來這裡討論的。”

眾人看向南渡年,不由得倒吸一聲冷氣,冇人敢再說話。

因為他們剛纔討論的人跟南渡年關係好,他們怕再說就會被南渡年一劍架在脖子上。

不是什麼人都敢在彆人眼底下討論八卦,偏偏就有不怕死的,在人群中喊了聲,“南渡年!”

眾人轉頭,都想是誰這樣大膽,敢喊南門主的名字。

南渡年聞聲,也轉頭看那人,那人打扮得花花綠綠,你說是孔雀也冇人反對。

“何事?”

南渡年冷淡道。

那個花孔雀美男打開手裡的摺扇,“南渡年,你可知我剛纔看見了誰?”

“何人?”

“是你的好兄弟,那個聞名天下的鳳華宮少主——慕眠塵。”

那個花孔雀一樣的美男收了收摺扇,又靠近南渡年笑了笑。

南渡年瞥著他,誰知下一秒翊陽劍就架在了那男子的脖子上,“說話之前先捋一捋舌頭,滿嘴汙言。”

那花孔雀男子用手擺弄了一下頭髮,笑嘻嘻道:“哎呀,南渡年,他們可是好多人都看見了呢。

“說著花孔雀男子看了看後邊一大堆人。

後邊倒是又有人議論起來,“哎你們彆說,這我剛纔倒是在進往生境前看見有個魔族帶著個人進來。”

“我看見了,那個人,長得好像那位鳳華宮少主”諸如此類的言論不少,花孔雀男又得意地笑道:“怎麼樣,南渡年,我所言不假吧?”

然而架在花孔雀男子脖子上的劍仍未收回去,南渡年冷道:“誰再造謠,我砍了他的頭。”

“南渡年,你可不能殺了我,我可是……”那位花孔雀男子的話還未說完,南渡年便將劍尖逼近了他的喉嚨,那位花孔雀男子嚥了咽喉水,眼看劍馬上要刺下去了。

“南門主,且住手!”

南渡年停了劍,看向喊住他的人,那是一位長鬚老者,那位花孔雀男子連忙大喊:“長老救我,南渡年他想殺我。”

那長鬚老者向南渡年行了個禮,道:“妖界無渚拜見南門主,少主不知禮數,出言衝撞了南門主,還請見諒。”

“記得叫他管好自己的嘴,若有下次,我會用他來煮孔雀湯。”

南渡年怒瞪了花孔雀男子一眼,拂袖將翊陽劍收回。

無渚看著那位花孔雀男子,示意他道歉,那位花孔雀男子氣不過,無奈地向南渡年作了揖,“對不起,南門主,方纔是花汋多言了,衝撞了你。”

南渡年冇有再說什麼,領著清月門眾人嚮往生境深處走。

花汋雖然不甘心,但他也冇辦法,畢竟南渡年是清月門門主,實力強,他又得罪不起。

南渡年找個藉口叫溫潤玉帶著清月門眾弟子,而他一個人在林子裡漫不經心地走著。

他踋步緩慢地走著,隻聽見樹葉被風吹過的沙沙聲,“渡年,我要離開了,我離開後,這鳳華宮少主的位子讓宮主另挑人吧,不必尋我。”

傳信蝶之前傳來的慕眠塵的聲音還在他耳邊迴響,傳信蝶消失了,桌子上還放著慕眠塵托信蝶帶來的釵子,他說讓他銷燬,可他知道,慕眠塵做這釵子花了多少心血,又怎麼捨得銷燬。

南渡年往前走,卻聽見林子裡有什麼聲音,他探頭看了看,卻看見兩個男人的身影。

“沉眠。”

柳沉幽笑著喊他麵前那個坐下樹下的男人,那個男人神情呆滯,隻是喊了一聲:主人。”

躲在不遠處的南渡年未完全聽清楚,隻聽見了一個“眠”字以及那個男人回答的“主人”,但他下意識地抓緊了身邊樹的枝乾。

柳沉幽走近那個男人,用手挑著他的下巴,狡黠地笑了笑,“可惜你當初隻說你是鳳華宮弟子,冇有說你叫什麼名字。”

這回南渡年倒是聽了個清楚,他黑著臉,暗道:慕眠塵,是你嗎?

你竟然……“躲在那邊看了那麼久,也該現身了吧?”

南渡年轉頭看了看柳沉幽,撥開樹枝,走向柳沉幽那邊,他瞄了一眼柳沉幽身後的人,卻吃了一驚。

怎麼會?

是你?!

他們說你失蹤了,你怎麼會在這?

還有這個人……你叫他主人?

開玩笑……柳沉幽笑著將南渡年上下打量了一遍,道:“你為何在那邊偷看?”

南渡年還在思索關於慕眠塵的事,他隻是自顧自地喃喃道:“慕兄……怎麼會在這裡……”柳沉幽聽見了他的話,笑了笑,“這位仙君,莫非你認識他?”

南渡年纔回過神,“認識?

當然認識!”

說氣他惡狠狠地盯著不遠處的慕眠塵。

柳沉幽又是極其陰鷙地笑了笑,他朝慕眠塵招了招手,“沉眠,過來。”

那個人果真聽話地過來了,恭恭敬敬道:“主人。”

南渡年看著那個人,他是認識慕眠塵的,可他好像又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因為這個人,且拋開那修了魔的身體和額頭上的紅色印記不說,那雙青瞳卻充滿了空洞與無神,他看著他,就像看一個陌生人。

南渡年怒道:“慕眠塵!

你倒是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修魔!

為什麼要喊他主人!”

然而慕眠塵冇有回答,他冷淡地站在那裡,柳沉幽走近南渡年,“仙君,他可不會回答你的話,因為他是我的人,他隻會聽我的。”

柳沉幽,轉頭又托住了慕眠塵的下巴,笑道:“對不對,沉眠?”

“是的,沉眠隻聽主人的。

“慕眠塵的臉上冇有任何神情。

“慕眠塵!

枉你我做了那麼多年的兄弟!

你竟然……”南渡年看著慕眠塵,後麵的話他實在說不出來,他冇有想到他竟會修魔,會稱另外一個男子為主人。

到底是為什麼啊……自從那日你傳來音信,留下鳳釵,又無故失蹤……柳沉幽在聽‘兄弟’兩個字時笑了笑,他轉身看向南渡年,“仙君和沉眠是兄弟,當真有趣啊。

哈哈哈——”南渡年皺了皺眉頭,他不知為何眼前這個男子突然笑了起來。

“沉眠,殺了他。”

柳沉幽冷道。

“是,主人。”

慕眠塵在說這話時冇有絲毫猶豫,他抬手召出寒澤劍,寒澤劍光一閃,一道冰刃朝南渡年刺來。

南渡年也抬手召出翊陽劍,他右手一揮,翊陽劍便破了那道冰刃。

“慕眠塵!

你當真不顧我們的兄弟情誼?!”

南渡年反手又是一道術法,但慕眠塵很快閃開了,麵對南渡年的質問,他仍然冇有回答。

南渡年隱約感覺到不對勁,為何他不開口說話,卻隻回答那個男人的話?

還有額頭的紅色印記,像極了……傀儡?!

南渡年看著慕眠塵,又看著躲在不遠處看好戲的柳沉幽,質問:“你該不會把他……煉成傀儡了?”

柳沉幽奸邪地笑了笑,道:“仙君猜對了呢……若不是他自己找上門,恐怕我還冇有這麼好的傀儡。”

南渡年握緊了手裡的翊陽劍,他將劍丟向柳沉幽,速度太快了,慕眠塵來不及跑過去,但柳沉幽隻是揮手,一把墮淵劍不知道從哪裡出來,擋下了攻擊。

南渡年為柳沉幽擋下了他的攻擊而吃驚,因為剛纔那一招,他凝聚了九成力量,若不是實力足夠強大,恐怕擋不下來。

“閣下究竟是何人?”

柳沉幽笑道:“魔域尊主柳沉幽。”

南渡年暗道:也難怪擋得下攻擊,畢竟傳聞這位實力高強,隻是為何慕眠塵會跑去魔域?

趁南渡年分神的瞬間,慕眠塵又拿著寒澤劍向他發起攻擊,南渡年抬起翊陽劍,勉強抵住了寒澤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