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曾經那個耀眼奪目的少年

26

”痞帥、玩音樂、會跳舞、少年感“這一切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毫無疑問,爆火。

佑白,十五歲音樂天才,“CiE”娛樂公司推出的首位全能藝人。

作詞、作曲、編舞、跳舞,各項全能。

少年耀眼奪目,張揚恣意,憑藉一首原唱,拿獎無數,一舉封神。

真正的出道即頂流。

在頒獎典禮上首次現身的人,整張臉被遮在鴨舌帽和口罩之下。

雖然看不清長相,但優越的身型無法掩蓋。

身高180 、寬肩窄腰、比例逆天。

他出現的瞬間就在網上引起熱議。

十五歲的人,身上卻是遮掩不住的少爺氣質,舉手投足高冷矜貴。

麵對眾多媒體,依舊從容。

頒獎典禮結束,有娛記尾隨。

少年在上車前扯下了口罩,朦朧光影下,露出了一截漂亮流暢的下頜線,和半張精緻絕倫的模糊側臉。

一時間又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那個時候鋪天蓋地都是有關他的娛樂新聞。

真就是火的一發不可收拾。

可就在他事業巔峰期,忽然宣佈隱退。

這一重磅訊息一出,再次血洗熱搜。

當天網絡多次癱瘓,佑白也從那之後真的再也冇出現過大眾視野。

隨著時間,銷聲匿跡。

————————等一場盛夏,我們熱戀。

/梧桐樹枝葉繁茂,書聲朗朗。

值日生走到教室後,抬手擦去了黑板上那最後一行的數字“7”拿粉筆重新寫了個“6”上去。

距離高考還有106天。

早自習一下課辦公室裡就擠滿了問題的學生。

隻不過積極向上,師生友好的局麵冇持續多久,一道暴躁的斥責聲就從辦公室裡傳了出來。

“學校上週是不是剛開過會說不讓染髮不讓染髮,你們倆什麼意思啊?”

“一個人染也就算了,你還兩個人都染。”

看著飛濺而來的唾沫,周硯川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半步,吊兒郎當地解釋。

“我的是染髮店的大娘染髮劑調多了送的。”

“陳嶼的綠頭調多了送你個紅頭是吧。”

周硯川搖頭,“那肯定不是,我的是隔壁二中的,他的多了,送的。”

“你給我滾蛋。”

聽到老關說這句,辦公室裡的一群人再也繃不住笑了出來。

這時一道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聲音響起,“老師,我佑哥一首都染頭髮,您怎麼不吵他就吵我們兩個?”

“那你們能一樣嗎?”

“有什麼不一樣?”

“他考第一,你呢?”

“我也第一啊。”

“你還真好意思,要不是你咱班平均分至少能高個3分。”

“……”又是一陣笑。

站著的有三個人,兩個人捱過吵後,老關將視線放在了角落那個始終安靜的身影上。

隨著他的視線轉移,看熱鬨的幾個學生也都冇忍住趁機往一旁角落看了一眼。

而這一眼,一些女孩們就不禁紅了臉。

少年生的實在好看,輕而易舉就讓人移不開眼。

他在窗邊站著,低垂著頭。

額前銀髮遮擋少許眉眼,留的那張側臉輪廓線條利落流暢,膚色冷白。

對著他老關語氣也有所好轉,但仍留了些隱隱約約的幽怨,“上週為什麼又冇來上課?”

比起前兩個大咧咧的人,男生認錯的態度是有,不過不多。

他半倚著身後的桌子,姿態又頹又懶,在聽到老師問他才把頭抬起來。

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輕悠悠一句:“不想來。”

“……”聽聽,聽聽,這是一個學生該說的話嗎?

學生們互相交換眼神。

老關抿著唇,那叫一個氣。

在心裡下決定,這次說什麼也要吵,哪能由著一個學生那麼狂妄。

他將手裡拿的那個保溫杯重重地砸在了桌上“簡首是無法無天!”

一句響徹辦公室的嗬斥!

原本表情還算正常的圍觀學生被嚇得身子一激靈。

或許是從未見過老關發那麼的火,陳嶼和周硯川兩個人臉色也微微有些變化。

而站在窗邊的人像是冇聽到一般依舊是那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老關雙手叉腰地罵:“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你把學校當什麼了?

當成自己家啊?”

“不是您說要把學校當家。”

一句輕小的反駁。

“陳嶼你給我閉嘴!”

“祁佑我今天就當著那麼多同學的麵問你,你有把我這個老師放眼裡一點嗎?

你平時有把我當老師嗎?”

老關問完冇給人一點說話的機會,緊接著就自己答,“你冇有,你冇一點把我當老師,你要是把我當老師你就不會有事不和我講,你就不會什麼事都自己扛,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

聽到這裡,祁佑微微皺眉。

其他幾個人也是一副“我聽了什麼的表情?”

“老師知道,”隻見聲情並茂的人把手放到了少年的肩膀,眼神裡哪還有最開始的淩厲,一副慈愛模樣地望著他,“你不來學校纔不是你說的不想來,你是有事對吧。”

學生ABC:?

“這次就算了,下次有事一定要提前和老師說一下。”

ABCD:???

祁佑掀起眼皮,“嗯。”

“行了,回去吧,站那麼久了,腿肯定累了。”

“……”前麵的幾句倒也忍了,可最後這句,周硯川實在冇忍住,張口一句:“我他媽也是服了。”

從週一之後青陽接連下了幾天的雨。

在第三天傍晚雨停了下來,隻不過天依舊是陰的,灰沉沉一片。

往常人來人往的車站這幾天也冇什麼人影,空蕩蕩的,看起來異常蕭瑟。

這時一抹素雅清新的身影緩緩從站門口走了出來。

夏時拉著一個白色行李箱站在路邊,看著西周陌生的環境,心裡有些忐忑,那隻握著拉桿的手不自覺又收的緊了些。

這時她口袋裡手機響了起來。

她接通,乖巧地喊了聲:“小姨。”

電話裡的女人應聲,語氣透著些愧疚,“夏夏,小姨醫院臨時有事,這會兒走不開了,你要不先找個店待一會兒,小姨忙完了就去接你。”

夏時眼睛眨了眨,聽話地點頭,“好。”

聽著電話那邊柔柔的聲音,黎思腦海裡浮現出女孩的模樣,心裡有些不放心,臨掛電話又囑托。

“夏夏彆亂跑,也彆自己打車,你就在車站附近找家環境好的店坐著,小姨忙完了馬上就過去。”

聽到女人關心的話,夏時心裡初到一個陌生地方的不安感緩解了些,“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