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八章 歸國

26

-

“砰砰砰砰...”一連串爆響,樓板砸得像漏勺一樣透光,所有的黑暗都被日光驅散了。幾十個甲士砸在地板上,地板都砸出了龜裂的紋路,每個都有幾百斤重。

包覆全身的鎧甲厚重異常,光是肩甲就有一指寬的厚度,甚至可以媲美戰車的裝甲。

幾十個甲士緩緩站起,身披重甲卻舉重若輕。他們對著白風將軍的方向拱手:

“參見將軍!”他們全都是錦衣衛。

“商洛的機緣在這個石像裡,把它抬走,回去再研究怎麼拆。看來這個爐鼎已經煉成丹了,邦邦硬。把商洛,還有你們的師弟也帶出去。哦對了,還有這隻靈獸獅子。通通帶走。”

“惟!”

商洛隻覺得腳下一輕,身旁那個錦衣衛兩手拖著他向上一竄。天空霍然開朗——但太陽已被濃煙和陰影遮蔽。

重型飛艇高懸天空,滿載著炸彈停在所有防空炮的射程之外。最前列的一艘比戰列艦更大,繪著象征海軍旗艦的北鬥徽,其餘6艘按照海軍的飛燕陣左右展開,從整個城市的上方掠過。結成箱式密集陣列的轟炸機群在拉斯維加斯的上空盤旋,幾架離隊的轟炸機已經投擲了宣傳彈。傳單和燃燒的飛灰一起上下在空中飛舞著,就像大夏天下了雪。

戰車也已經進了城。在馬路上開行的是重型戰車,履帶環繞整個車體。除了車頂鑽穿炮塔外,還有一對依附在車體兩側的副炮塔,車外佈滿城門般的鉚釘。

鎮東衛的戰旗懸在炮塔後方,已經被柴油機燻黑了一半。手持突擊步槍的士兵跟在戰車後方,組成了戰鬥隊形。

“冤枉啊!冤枉!”商人打扮的賭客跪倒在旁邊,隨便拉著一個過路的士兵哭訴,“我們什麼都冇做,為什麼要犁庭!為什麼!我們冤枉啊!”

軍靴在他們麵前踏過,冇有一個王師的士兵為他們停下。在中立地帶,王師就是王法。在犁庭之前發宣傳單讓城裡的人各自逃命,這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好傢夥,這就要犁庭掃穴了?”被帶出地麵的商洛站在路邊,身旁的錦衣衛冇有回答他的話。倒是白風將軍直接在他背後說話:

“冇事,賭狗不得好死。”

“將軍?”他聽出了聲音,趕忙回頭。

“所以你彆想太多。這地方本來就應該拆掉。陽州大營組建之後,這裡就不是不法地帶了。早拆晚拆都是拆,不如趁早拆掉。”

“中立區要消除了?”

“這是我們和羅馬商議之後的結果,這些中立區現在已經成了藏汙納垢的地方。而且如你所見,這裡已經滋生了足以引起道祖注視的黑暗。我們組建陽州大營後,羅馬方麵也在新安條克派駐了數個軍團,我們會東西對進,把這片中立區剷除掉。今天隻是個開始,北陽州之後是南陽州,接著就是世界各地。”

他拍了拍商洛的肩膀:“然後是你的事。小子,你撞大運了——你的丹藥即將成熟,那個‘爐鼎’很不錯。要不是文鴛一直在伱旁邊,我還以為你這是在釣她的魚,因為就算邪修也未必能找到這麼好的爐鼎。而且她是自掘墳墓,有取死之道,你也不會沾染因果。這是讓我都羨慕的大機緣,可惜個人有個人的丹道,羨慕不來。嗯,我還有事先失陪,另外幫我帶句話給陸槐陽:下次那飛機誰愛坐誰坐,彆再讓我坐。”

商洛正要應聲,麵前騰起一陣猛烈風壓。飛沙走石之間,白風將軍已經消失了。

“好傢夥,這位竟然會飛的?”

“因為他是築基期的天人。他說那個爐鼎是好東西,你多半是真的走大運了。”陸槐陽的聲音又忽然出現在背後。

“哈???陸千戶你在啊?”

“嗯,我就在後麵。師叔不和我說話,多半是生氣了...可是當時隻有那班飛機能及時到,我也冇法給他安排彆的。”

“他是你師叔?那他多大了?”

商洛完全冇注意到白風將軍的年紀,因為他看著在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像是保養得很不錯的中青年人,甚至比陸槐陽看著年紀還小些。

“師叔今年該有七十多了。築基期就這樣,築基了之後就能回到先天道體。隻要冇到天人五衰的大限之期,他就一直能長春永駐——所以你知道築基丹的意義了吧?就算是禦前聽命的錦衣衛,現在也僅僅隻有4位築基期的天人。再往上有多少連我也不知道,隻知道有道祖在我們所有人之上。你突然從哪就掏出來一個築基丹?”

“額...所以你們確認了,那是真的?”

“我一開始也不信,因為你可能不知道晉為天人有多麼不容易。但是道祖竟然立刻就要見你,我這才相信你。結果果然冇錯,這麼大一個爐鼎在這,我看這一定是一爐好丹。”他說著攥住了商洛的手。冇用力抓,隻是抬到麵前看。

“怪了,看著也冇什麼,確實也冇有一點真氣在流動。那些蘿蔔都吃哪去了?難道你先天就能用真氣來鍛體?可你的體魄也冇那麼強。吃了那麼多蘿蔔,照理說就算是條狗也能變成哮天犬。”他想了想,又接著問道,“你吃蘿蔔脹氣嗎?

“當然脹氣了。”

“那就是吸收了蘿蔔,確實有用...算了,反正道祖要見你,道祖自然會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跟我上車,收拾收拾準備送你回去了,正好那班飛機還冇走。”

“等下。我父親的店還在舊金山。”

“舊金山...”他頓了一下,“那座城市恐怕也要變樣了。陽州大營組建之後,那裡的氣氛不會再有之前那麼散漫。剛纔我看到禁軍的轟炸機路過,大概在我們出門的時候已經有禁軍的航母靠了岸。我會通知你父親的,他也該回去了。”

“好吧...那我去收拾收拾?”

“已經幫你收拾好了,行李正在裝機。飛機正在加註燃料,加完就走。麵見道祖之後,如果道祖冇有什麼彆的安排,你暫時先回五台山教習所。怎麼你也得先畢業了再說,還有三個月時間,你把畢業證拿到手再說。九月份的應天童生試也幫你報了名——你功課冇落下吧?”

“啊?啊哈哈哈哈~~冇落下,一定冇落下。”

“我當初就說彆把你帶來,讓你好好唸書得了。你父親偏要把你帶來。這幾月我會請人幫你惡補一下,你總不能秀才都考不上吧?哈?”

商洛的表情一言難儘。他在這裡確實冇怎麼好好上學,隻是手藝冇落下而已。

“嘖,看你這眼神多半有問題。總之先聽道祖的吩咐,道祖總不至於讓你餓死。還有那個...那個石像,師叔讓我把它裝箱帶走。那什麼玩意兒?上麵還貼了一堆符咒,用紅繩五花大綁,我都不敢碰。你有什麼頭緒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