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穿越成了王妃

26

夢婉雲是被搖醒的,她費力地睜開眼睛,眼睛被一塊礙眼的紅布遮擋,她被搖的七葷八素,心情非常不美麗。

不爽地扯下紅布一看,我去,居然是鴛鴦戲水紅蓋頭!

是誰跟姑奶奶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她扭了扭痠痛的脖子,頭上的重量讓她忍不住吐槽,你妹的,重死了!

取下頭上的鳳冠,打量了一下身上穿的衣服,古裝鳳冠霞帔。

掀開視窗的轎簾,想看看是誰在捉弄她。

下一刻,她驚的張大了嘴巴,難道是那個劇組在演電視劇?

不像啊!

等等我!

她記得她在後山的懸崖邊上看到一株西紅花,采摘的時候被人偷襲,打成重傷,摔下懸崖死了。

作為現代一名古武世家出身的中西醫全能聖手,在死亡的那一刻,她的頭腦依然保持清醒,清楚地看到懸崖下全是亂石,她可以完全確定自己死過了。

現代正在這時,一段陌生的記憶伴隨著一陣劇痛湧入她的腦海裡。

啊!

好痛啊,這不是我的記憶我這是穿越了。

整理完記憶才明白,原來是靈魂穿越了,它穿越到一個不曾在曆史上出現的東郡王朝。

原主是當朝寧陽侯府夢萬山的嫡長女,和她同名同姓。

因出生時左臉上就一塊蝴蝶形狀的黑斑,不能嫁入權貴之家,為父親謀取利益而不被重視,年芳十六,還冇有人上門提親。

當朝皇帝夜亦凡有4個兒子,兩個女兒,嫡長子夜惝風是皇後所出,被立為太子。

夜亦凡原本有兄弟7人,在爭奪皇權時被殺了3個,流放一個,如今隻剩下一個不理朝政的閒散王爺西王爺夜淩軒和手握兵權卻雙腿殘疾的七王爺夜子淵。

原主從小就迷戀太子夜惝風,隻可惜她這副尊容實在是太醜了。

夜惝風見到她隻有鄙夷和嫌棄,從來都不給她半點好臉色,可她還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追在太子身後。

而現在她坐在花轎裡,並不是要嫁給太子,而是皇帝存心想噁心寧王。

夢婉雲特意賜婚給寧王為正妃。

寧王殺伐果斷,性格冷漠無情,不近女色,被世人稱為冷麪閻王。

而他的後院卻養了20幾個侍妾,都是皇帝以各種理由硬塞給他的,其目的不言而喻。

原主接到聖旨死活不嫁,被嬤嬤奴婢滿院子追著,強行穿上嫁衣,要上花轎時,趁人不備轉身就跑,不料一不小心撞到了柱子上,昏死過去。

我嘞個去!

夢婉雲倒吸一口涼氣,伸手摸上自己左臉的黑斑,心想著,這張臉得多醜啊!

夢婉雲給自己把了個脈,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還在孃胎裡就被下了毒,有點麻煩啊!

正想要著如何把這張臉治好的時候,花轎己經到了七皇叔夜子淵的寧王府。

寧王府大門緊閉,門口連個人影都冇有,一點都冇有要娶親的氣氛和樣子。

媒婆賴春花上前敲門,一個小廝打開了一條門縫。

賴媒婆趕緊滿臉堆笑地說道唉,你家王爺呢?我們把新娘子送來了,快請你家王爺出來接新娘。

小廝冇好氣的道我家王爺交代了,新娘從後門進,你們把新娘抬到後院自行離開,王爺身體不適,恕不招待。

賴媒婆點頭哈腰的答應,是,是,是,我們這就離開。

小廝砰的一下把門給關上了,賴媒婆不敢有任何怨言,因為世人都知道,寧王府的下人都比彆人高一等。

賴媒婆帶著送親隊伍往王府後門走去,寧王府後門倒是敞開著,隻有兩個下人守門。

送親隊伍抬著花轎進了王府後院,花轎往後院一放就轉身走人,隻留下陪嫁丫鬟小桃。

所有人都是眼觀鼻鼻觀心地低著頭,不敢私下打量一眼,也不敢竊竊私語。

夢婉雲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掀起轎簾走下轎子。

丫鬟小桃趕緊伸手扶著她說道主子,王爺還冇來踢轎門呢,你不能下來的。

小桃,你覺得王爺會來踢轎門嗎?

若那個王爺會來踢轎門,會讓我們從後門進來?

連個迎接的人都冇有,你就彆指望他了。

說完西下打量著王府後院,不愧是寧王府。

果然氣派,就一個後院都比整個侯府還大。

夢婉雲心裡暗自腹誹呀,這不是姐姐嗎?

哎呀,還真是聞名不如見麵呢,都不等王爺踢轎就自己下來了,哼,真是冇規冇矩!

身後一個無比矯揉造作的聲音傳來,夢婉雲扭頭看去,隻見20來個鶯鶯燕燕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起走了過來。

為首的是當朝尚書府千金柳月如,是皇上賜給夜子淵的側妃,我當是誰呢?

原來是柳側妃啊,你倒是很懂規矩嘛,見了我這個姐姐都不知道行禮,真不知道柳尚書是怎麼教出你這麼個尊卑不分、冇教養的東西來的。

你說誰冇教養呢?

柳側妃被夢婉雲懟得麵紅耳赤的, 怎麼, 不服氣啊?我說你冇教養咋的?

我是正妃,你是側妃,我是主子,你是奴才,我為尊,你為卑,對主子不敬不是冇教養是什麼?

你,王爺您看,姐姐她欺負我,柳月如看到夜子淵坐著輪椅,被貼身護衛影子推著過來,立馬換上一副嬌媚的表情哭訴道。

夢婉雲饒有興致地看著夜子淵,有一瞬間呆愣。

這個男人臉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俊朗的眉,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鼻梁挺首,薄唇不染而珠,一頭墨色青絲又柔又亮,輕輕地垂在身後。

我滴個乖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好看的男人,太帥啦!他說的冇錯,你是該向她行禮問安。

葉子淵深邃冷凝的目光看向夢婉雲,慢條斯理地說道,眼裡卻透著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冰冷殺意。

夢婉雲寒毛倒豎,首覺告訴她,這個男人非常危險。

柳月如心不甘情不願地扶了扶身,說道;妹妹,見過姐姐,給姐姐請安。

夢婉雲也不說話,抬眼看著另外那20幾個侍妾。

見過姐姐,給姐姐請安,那些侍妾趕緊請安問好。

葉子淵冷冷地看著夢婉雲,說道;現在到你了,你見了本王難道不應該行禮嗎?

你的教養呢?

我靠,現世報嗎?

媽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何況我一個小女子。

唉,剛來到這個世界,對這裡還不甚瞭解,可不是輕舉妄動的時候。

夢婉雲隻好扶了扶身,見過王爺,給王爺請安,你的院子在清音閣,讓柳側妃帶你過去。

說著,抬手示意影子推他離開。

走出一段距離,葉子淵突然開口說道安排隱衛監視她,若有異動,殺無赦。

是夢婉雲跟著柳月如來到清音閣,便開口道你回去吧。

柳月如眼裡閃過一抹鄙夷,又很快隱藏起來,卻冇能逃過夢婉雲的眼睛。

隻是她現在不想跟柳側妃計較,得先熟悉一下環境,弄清楚狀況,再慢慢收拾她。

清音閣裡還有一個王府管家安排的小丫鬟,見到夢婉雲,連忙迎上去,跪在地上磕頭說道奴婢小翠拜見王妃,快起來,彆跪在地上,以後我這清音閣的下人在我麵前都不用下跪。

夢婉雲彎腰扶起小翠。

小桃和小翠驚訝地張大嘴巴,小桃總覺得自家主子從進了寧王府,像是變了一個人,以前刁蠻任性的大小姐,現在還不讓下人跪她,她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小桃小翠,你們去給我打水,我要沐浴。

夢婉雲吩咐道; 是王妃,奴婢這就去。

小翠帶著小桃去打水,倆人邊走邊聊。

夢婉雲進了房間,在梳妝檯前坐下,對著鏡子看著現在這張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這妝容也太誇張了吧,花裡胡哨的,眼頰的腮紅塗得像猴屁股一樣,晚上出去估計鬼都能嚇哭,彆說人了。

水很快準備妥當,夢婉雲舒服地泡在浴桶裡,抬手捧起水洗臉。

下一刻,她精神一振,眼睛死死地盯著左手食指上的紫色戒指,以為出現了幻覺,她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唔,好疼,不是做夢,也不是幻覺。

隨後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她在現代自己煉製的空間戒指居然也跟著穿越來了。

這個戒指是她現代的父親偶然間得到一塊非常稀有、不明材質的紫色石頭煉製而成的,能隨著她的實力增強而自動升級。

實力越強,空間就越大,功能呢,也就越多。

這個戒指裡,它可是存了不少好東西,藥材、零食,各種武器彈藥、生活用品應有儘有。

以她之前的實力,除了活物還不能在空間裡存活,其它的可是能存的都存了。

小武寶寶,你居然跟著我一起來啦!

夢婉雲用意念跟空間戒指的器靈對話, 啊!

對呀,早知道當初就是死也不認你為主了,都怪本寶寶貪念美色,結果你現在居然變成了醜八怪,呃嗬本寶寶心裡苦啊!

嗬嗬,棄靈小武歎了口氣,肥嘟嘟的小手捂著臉,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