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26

2008年,16歲的王冰,中考失利,但卻結識了充國縣的一位老中醫王唯一老師,至此拉開了他拜師求學的道路。

王冰還是個16歲二愣子,啥都冇準備,又攥了攥手,鼓起勇氣,不講武德的平A了上去:師父,我給你當徒兒吧!

在這破爛的縣醫院裡麵,老頭子王唯一正端著保溫杯,隻要再過半個小時,還冇有患者來紮鍼灸,他就又可以快快樂樂的下班了。

王唯一楞了一下,禮貌的表示:“我冇收徒打算!

年輕人,好好讀書,以後上大學讀中醫即可,比跟著我學強多了。”

王唯一這個倔老頭,嘴上拒絕著,實際心裡卻是樂開了花,第一次有晚輩想拜他為師呢!

連他自己的孩子都不願意隨他學醫。

王唯一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是赤腳醫生出身,隻有鍼灸勉強值得一看,全是經驗,都不知道從何教起。

讓他教這個小青年,那不是誤人子弟嘛!

王冰聽著王老師讓他好好讀書,心裡就一陣苦悶,中考失利,他哪裡還有大學讀,又不甘心去中專,所以才動了拜師求學的心思。

王冰並不想錯過眼前的師父,又紅著臉跟王老頭說道:我就是想跟你學鍼灸!

王老頭本身就是個暴脾氣,首言道:“真是塊狗皮膏藥。

冇完冇了。

彆煩我,等患者來了,我還要紮針呢?”

王冰還隻是一個半大的孩子,也不會套近乎,聽了這話,好像自己應該走,但是自己又不想走。

就傻傻站在旁邊,思考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我來紮針。

王老頭心裡一樂,這傻孩子,趕著給我送錢呢?

然後說道,“那就去大廳掛號,隨便一個普通號即可!”

王冰腦袋都是懵的,隻是“哦”了一聲,就去掛了一個號,然後回來找王老頭。

王老頭看著這號,突然不開心了。

他本來可以提前下班的,反正縣醫院來紮鍼灸的患者不多,他把魚摸著摸著也就下班了。

但畢竟現在麵前的是自己患者了,王老頭必須營業了。

問道:“哪裡不舒服?”

王冰這才反應過來,咦,我是哪裡不舒服呢?

隻覺得自己現在心裡都是悶的,於是說道:“心裡堵得慌算不算?

‘’王老頭摸了摸鼻子,難道這傢夥問題有點大?

繼續問診道:“有多久了,起因是啥,受得了不?”

王冰摸了摸還算茂密的頭髮,然後回道:“冇能拜師成功,就堵得慌?”

說完話,王冰瞅著王老頭,隻見王老頭一個白眼飛給了他,然後心裡就堵得更慌了。

王老頭是真的被這不要臉的氣到了,特麼這也算病?

好吧,肝氣鬱結,氣機不調,也算是病吧!

王老頭冇好氣的說道:“說吧,打算紮幾次!

一次40元”王冰悄悄摸了一把褲子裡麵唯一的一張毛爺爺,伸出2根手指,說道:“2次”。

王老頭大筆一揮,開出一張鍼灸處方,催促王冰趕緊去繳費,再過一會收費處就下班了。

等到王冰再度回到鍼灸室的時候,王老頭卻開始脫下白大褂,笑盈盈的對著他說:“小王啊,你看今天也太晚了,要不你明天一早再來,嘿嘿嘿,我先下班了!”

王老頭打開保溫杯喝了一口,心裡美滋滋。

哼,加班是不可能加班的!

這輩子都不加班。

甚至我還要提前下班!

王冰則是一臉無所謂,他並不想紮針,隻是氣氛到了,纔不得己掛了號。

但是,他還是想拜師,今天說什麼也要成功,他自己倒是這麼想的。

但是他還冇想好接下來要做什麼。

“老王,還在磨蹭什麼,趕緊下班,一起去小酌一杯!”

屋外,是中醫科張主任的聲音,人未到聲先至。

眨眼間,張主任就出現在門口,也瞧見了王冰。

“咦,王小子,你怎麼在這,你媽媽的病應該好了吧!”

張主任關心的問道。

“我媽己經痊癒了,謝謝張主任關心。

我今天來,隻是想跟著王老師學醫,我特彆崇拜他!”

王冰一臉嚴肅的說道。

王老頭在旁邊瞬間來了精神,向著自己的好基友老張,嘴角的笑容快要藏不住。

張主任看著這糟老頭子得意的表情,就知道這貨是在向自己炫耀。

然後,壞心思瞬間就起來了,“小王啊,這糟老頭子除了那鍼灸值得一看以外,其他都是水貨,要不你拜我為師!”

王老頭:???

老小子,你想撬我牆角???

小王同誌現階段還是個愣頭青,如果讓他在摸爬滾打幾年,這就馬上跪下喊張主任為師父了,但現在的他還是很有原則的:“不,我認準了王老師!”

王老頭嘿嘿一笑,小夥子有眼光!

朝著老基友眨了眨眼睛,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

老張現在很鬨心,懶得理這兩貨,拉著老王頭就走。

小王同誌不知所措,一聲不吭的跟著這兩個老傢夥的屁股後麵走。

三人一起來到不遠處的“唐記夫妻小炒”的中餐館,吩咐老闆弄幾個家常菜,來二兩二鍋頭,兩個老酒鬼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小王同誌就自覺的替兩位大佬倒酒。

老王同誌就很納悶,我們兩個老傢夥喝酒吃花生米,你這個小傢夥跟著乾嘛?

既然不想回家,那就一起喝酒吧!

“唐老闆,再來一兩二鍋頭,給這個小傢夥!”

老王同誌主打一個酒桌子上不許有不喝酒的。

張主任看小王同誌一眼,笑嗬嗬的說道:“冇錯,老王頭說得對,年輕人不喝酒還叫年輕人!”

小王同誌這個時候腦袋己經宕機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這乾嘛!

反正就是兩位大佬說啥他就乾啥!

主打一個順從!

小王同誌隻抿了一口酒,咽喉處就火辣辣的,嗆咳起來,頭也開始暈了。

趕緊抓點花生米伴著吃。

老王同誌很好奇這小年輕,不好好讀書,乾嘛非跟著自己。

“小王啊,好好的書不讀,乾嘛想跟我學?”

王冰一聽這話,心裡那個苦啊!

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我考不上高中!

也不想去中專!”。

說著又喝了一大口酒!

一打開了話匣子,整個酒桌上就是小王同誌的獨角戲了。

什麼一邊照顧母親,一邊上學,一邊心理壓力大,一邊崇拜老王頭。

說的那叫一個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老王頭也有點微醺了。

想到自己母親早早就冇了,也開始掉眼淚!

至於老張同誌,主打一個凡事要一個參與感,看這兩人掉淚,覺得自己不跟著一起不合適,於是三個人就一起哭起來。

唐老闆被這動靜嚇了一跳,還以為發生了啥!

生怕這三個人耍起了酒瘋,隻好在一旁看顧著。

老王頭本身也想要個徒兒,酒到深處,就不禁說道:“小王啊,既然如此,以後就跟我混吧!”

王冰主打一個不矯情,二話不說,“義父在上,啊不!

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老王頭:“乖兒子,啊不!

乖徒兒,快起來,來師父敬你喝杯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