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狩獵

26

-

“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都占卜不出自己在什麼地方的王小硯站在一顆大樹的頂端,觀察夜晚的星空,順便吐槽一下現在的遭遇。

漆黑的夜裡,隻能透過月光朦朧的看清四周。

但是這並不影響他觀察四周的視線。

王小硯身穿一襲藏青色的寬鬆道袍,一頭黑色的長髮用一根深藍色的髮帶束縛著,身後還揹著一把桃木劍,腰間斜挎著一個藍色布包。

一身簡易的穿著也遮掩不住他的俊美與滿身的清冷。

突然,一道機械冰冷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裡響起,“玩轉娛樂直播現在正式開啟,新手玩家的任務1、在三天之內到達狩獵人的大本營;2、七天之內摧毀大本營。請玩家現在給自己的直播間取名。”

他下意識的用右手摸了摸戴在戴在胸前的小型八卦盤,冷靜的聽著出現在腦海裡的聲音。他在來到這裡之前,正在一個鎮子裡麵抓厲鬼,以為這又是什麼鬼怪在作祟。

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冇有察覺到任何的鬼氣。

“你是什麼妖魔鬼怪?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從平行時空的古代穿越到這裡的王小硯,皺了皺眉頭,疑惑的問道,“什麼玩轉娛樂直播,這是什麼東西?”

“我是恐怖娛樂遊戲直播係統呀,新人玩家,請儘快給自己取名哦,不然冇有人會來觀看你的直播哦,後果可是很嚴重的,請玩家積極參與遊戲。”

一個自稱為係統的傢夥,語氣賣萌的回答王小硯的問題。

他思考了一會,決定先暫時按照腦海裡出現的聲音提示行事。

狩獵副本的十二個直播畫麵中,最後一個名為“俺是道士”的直播間畫麵出現在了直播遊戲大廳的一個熒幕角落裡。

他有些驚奇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螢幕。

“已經為玩家轉換語言。”

“這玩意是人在看嗎?太不正常了,畢竟,也是的,這詭異的聲音都能直接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了,肯定是極其不尋常的事物。”

王小硯在心裡一邊感歎,一邊看直播間出現的彈幕。

“哇哦,這個新人是古裝高冷美男啊。”

“這個新人穿的是道袍哦,進來前在玩什麼cosplay嗎,好帥啊。”

“哈哈哈,大家看,這個新人的直播間名字,又土又逗。”

“樓上的,說不定人家真的是什麼道士呢,哈哈哈哈。”

“不過說真的,這個新人長得真養眼,真清秀啊,皮膚也好白呀。”

“樓上的,加1,看著也好小啊,不知道成年了冇。”

“肯定成年了啊,這遊戲可不會拉未成年進來。”

“還是一頭長髮呢,古裝美男呀。”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這麼小,到時候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王小硯冷靜的看著直播間裡的彈幕劃過,心裡雖然滿是疑惑,但是憑著自己已經出師四年的經曆,也冇有表現出很吃驚。

畢竟,自己可是王家第38代單傳,職業道士。

王家在王小硯的那個時代,是一個以降妖除魔為己任,已經延綿數代的家族。

隻是子嗣單薄,一直都是單傳,在他爺爺那輩差點就斷了。

他冷淡的向直播間打了聲招呼,“各位安好,請問你們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這裡是哪裡呢?”

直播間裡的一個女玩家,樂茜,坐在自己開的小麪館裡,一邊激動的叫出了聲,一邊打字到:“你就當這是你平時玩的一個遊戲,必須通關纔可以活著走出來。”

“天啦,太奶了吧,怎麼會有這麼清秀,這麼俊美的男孩子。”樂茜在心裡瘋狂的腦補。

正在吃麪的玩家看到漂亮的老闆娘失態的舉止,忍不住問道:“這是有什麼好事發生嗎?”

樂茜聽聞,歡喜的向問話的人推薦了王小硯的直播間。

王小硯看到了自己彈幕上麵的回答,字自己都能看懂,但是連起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但是還是說道:“謝謝你。”

王小硯決定自己去摸索了。

“救命啊,救命啊”隻聽一陣陣呼救聲由遠及近,一個青年狼狽逃串的身影出現在王小硯的眼前。

“不要叫了,快點爬上來。”

悅耳的聲音從許樂衫的頭頂上方傳來。

許樂衫抬頭一看,瞬間愣住了,透過柔軟的月光,隱約看到一個身穿古裝的氣質美人站在幾米高的樹枝上,正朝著自己招手。

“我這是穿越到了古代了嗎?”

王小硯看著愣住的許樂衫,再次出聲,“快上來。”

許樂衫聽後,停止胡思亂想,立馬開始爬樹,但是,許樂衫突然想起來,他從來都冇有爬過樹,所以,要怎麼爬上去。

看著許樂衫笨拙的動作,王小硯立馬往下,伸出手來拉了他一把,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趴到了大樹的中間。

許樂衫這時終於看清了王小硯的樣子,一身道士的裝扮,胸前掛著一個八卦鏡。

我應該冇有穿越吧。

許樂衫正準備開口道謝,王小硯看見後立刻用手在他的眼前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隻見遠處一個一手拿著大砍刀,一手拿著手機的男人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男人正好走到王小硯兩人躲藏的樹底下停了下來,一股血腥味飄到了王小硯兩人的身邊。

王小硯聞著血腥味,眉頭皺了起來,全身緊繃著,進入了警戒的狀態。

“啊-”遠處傳來一個女人淒慘的叫聲,樹下的男人,猶豫了一下,提著大砍刀,拿著手機就往聲音出現的方向疾步走了過去。

“好痛啊,我怎麼這麼倒黴。”一個長相明豔的女人穿著休閒褲和短袖半躺在地上,她的右腳被捕獸夾夾住,卡其色的休閒褲也被血染紅一大片。

古亞雨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求救無門,現在還受傷了。

王小硯和許樂衫很有默契的跟在了手拿大刀的男人後麵。

孟影把手機螢幕正對著自己,“你們說,我要怎麼殺了這個女人呢?”說完,男人蹲在古亞雨的麵前,手機也對準了她的明豔的麵孔。

古亞雨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孟影和他手裡的刀,在聽到男人說的話後,心裡頓時發涼。

古亞雨哭的梨花帶淚,“你可以不殺我嗎,你想要什麼,隻要我有,我都可以給你,我現在還不能死,求你了。”

一邊說,她一邊觀察孟影的神情變化,發現他眼裡隻有快要殺人的興奮和殘忍,冇有一絲一毫的憐憫和猶豫後,古亞雨漸漸的停止了哭泣和求饒。

孟影拿著手機,發現古亞雨不再哭泣和求饒了,眼裡閃過不耐煩,“你怎麼不哭了,不求饒了,你再哭著求饒一會,或許,直播間裡的大哥會讓我留你個全屍,給你個痛快,哈哈哈。”

直播間畫麵:

“這個女人長的真好看,哭起來更好看,哈哈哈。”

“孟影,讓她哭,使勁的哭”

“孟影,折磨死她,給你打賞五萬元。”

“就喜歡看將死之人死前的無力掙紮。”

“先砍掉她的兩條腿。”

....

某某某打賞10000元

某某某打賞5000元

....

孟影舉起大砍刀,準備先砍掉眼前女人的一條腿。

古亞雨看著眼前的大刀,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過來半響,除了腳疼,也冇有感覺到身體上其他部位的疼痛感,還冇來得及疑惑,就聽到孟影求饒的聲音,古亞雨虛弱的睜開了眼睛。

一個穿著道袍的俊美青年,手裡拿著一把桃木劍,橫在孟影的脖頸上,孟影手裡拿著的大砍刀已經掉在幾米遠的地上,手機也掉在了地上。

古亞雨此時已經感覺頭非常的昏沉,隨時都會暈過去。

“如果你動一下,這把劍就會立刻要了你的命。”王小硯清冷的聲音在黑夜裡緩緩響起。

孟影稍微動一下手,桃木劍就在他的脖子上劃出一條血線,他感覺到了疼痛,再想起剛剛王小硯能夠快速,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輕而易舉的就把自己手上的武器踢出去幾米遠,於是不敢再輕易的有什麼舉動,就怕自己死在他的手上。

許樂衫冇有跟得上王小硯的動作,但是也很快的來到了王小硯的身邊。

王小硯把孟影的揹包拿給了許樂衫。

“你拿著,看看裡麵有冇有能用的東西。”

許樂衫拿著揹包,跑到古亞雨的身邊,他先把古亞雨小心的扶到後麵的樹旁,古亞雨此刻由於腳上的劇痛,加上夜晚的寒冷和失血,現在已經處於昏迷的狀態。

許樂衫從揹包裡麵掏出一個急救包,一條繩子,一包煙,一個打火機,幾個小的折磨人的工具和一些吃的喝的。

王小硯看到繩子,讓許樂衫先把繩子拿過來。

孟影被綁在原地,嘴巴被自己的衣服碎片堵上,穿的衣服也被王小硯扒下來,蓋在了昏迷的古亞雨身上。

隻見王小硯的手,微微一用力,古亞雨腳上的捕獸夾就被取了下來,他利索的給古亞雨綁好了傷口。

許樂衫看到王小硯的舉動,不由自主的說到:“大佬,你的實力和你的年齡、長相、氣質完全不符合啊。”

等王小硯把古亞雨的傷口處理好,許樂衫已經迫不及待的說著:“大佬,我叫許樂衫,我是玩轉娛樂直播空間的一名新人玩家,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我怎麼會被人追殺呢?”

“在下王小硯,我也是一個新人,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躺在剛剛我們爬上去的樹下麵。剛準備仔細的觀察四周的環境,就聽見你求救的聲音。不過。”

說著,王小硯看了一眼被綁著躺在地上,上身此刻冇有穿衣服的孟影。“我們可以從他的口中得知一些訊息。”

許樂衫接著說道:“好的,大佬,對了,大佬,你穿著道袍,你在進入遊戲前,剛好是在cosplay,還是在演戲呢?”

一邊說,許樂衫一邊在心裡吐槽,果然,大家都是不一樣的,為啥彆人都那麼的厲害,優秀,一拳能打倒一個壯漢,還能徒手扳開捕獸夾。

我一拳也隻能給彆人撓癢癢吧。

他剛剛還試了一下,他自己根本就扳不動那個捕獸夾,心裡的小許樂衫默默的流出了傷心的淚水。

王小硯看著許樂衫,疑惑的問道:“什麼是cosplay,什麼又是演員?”

許樂衫正準備說話,王小硯打斷了他,“我們先弄清楚眼前的情況,等會再來交流這些問題。”

“好的,好的,大佬。”

王小硯冷著臉走到孟影的前麵,蹲下,把他嘴巴裡的布取了出來。

“如果你敢大聲亂叫,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躺在地上的孟影看著王小硯,止不住的點頭。在王小硯看不到的地方,眼裡閃過一絲陰狠。

王小硯開口問道:“你是誰?你為什麼要追殺我們,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把你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

孟影聽到王小硯的問題,突然詭異的笑了。“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是我知道,你們都會死在這裡。”

許樂衫聽到孟影的話,氣憤的上前質問男人“殺人和綁架都是犯法的,你難道一點一不怕。”

孟影低聲的笑了兩聲,“犯法?這裡的法律就是殺人,告訴你們,趕緊把我放我,放了我,我可以考慮不殺你們。”

王小硯看著現在都還囂張的孟影,突然重新用布把他的嘴堵上,一刀紮在了他的大腿上。

孟影瞬間疼直抽搐,冒冷汗。

“不準叫,不然刀就不是插在你的腿上了。回答我剛剛問你的問題,這裡是哪裡?為什麼要殺我們?還有,你到底是誰?”

孟影看著王小硯的目光帶上了恐懼,一個穿著道袍,看著十七八歲單純的樣子,長得這麼好看、清秀的少年,按道理應該是一個剛進入校園的純情大學生,連一隻雞都不會捨得殺害,怎麼動起手來,一點都不帶含糊猶豫。

孟影不顧疼痛,連忙回答他的問題,“這裡是一座四周環海的小島,這是一場遊戲,殺人遊戲,殺的人越多,就可以得到越多的錢,我就是想賺錢。我叫孟影,來這裡之前就是一個送外賣的。”

王小硯繼續問道:“這座島上有多少人,你們有多少人,怎麼到達你們的大本營?”

“我們都是單獨坐直升機到這裡來的,具體多少人,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來這裡參加遊戲的,都冇有見過大本營,不知道怎麼過去。”

王小硯聽到這,微眯了一下眼睛,繼續問道:“那這個殺人遊戲持續了多久?”

“應該持續了十一年。”

孟影的回答讓許樂衫大吃一驚,不由的喃喃自語道“太喪心病狂了吧。”

王小硯盯著孟影的臉看了一會,“既然你已經回答了你知道的所以問題,那你也該上路了。”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還知道一些訊息,隻有你答應不殺我,我立馬把這些訊息告訴你們。”

王小硯輕輕一笑,“那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們,我不殺你。”

“這個遊戲,它的全名叫狩獵,我們每一個坐直升機來到這裡殺人的人都配有一個專門用來直播的手機,上麵的人說,直播間的打賞,等遊戲結束後,可以全部歸我們自己所有。等所有人都被殺死了

直播間會自動通知我們,到哪裡集合的。手機,你看看地上的手機。”

聽完孟影的話,王小硯彎腰撿起剛剛孟影用來直播的手機,仔細的端詳起來,此時手機早已黑屏。

王小硯不知道手上的玩意是什麼,但是剛剛看見孟影在對著這個東西說話,這個東西也會說話,就特彆想知道這是個什麼古怪玩意。

他研究了幾分鐘都冇有看出手上這玩意到底有什麼不同,冇有鬼氣,也冇有妖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