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禍種

26

“救命,誰來救救我!”

“草!

俺還不想死,俺娘還在田裡等俺”草叢內鑽出約莫西五個人有男有女,他們各個麵帶驚恐奪命狂逃,好似後方有什麼洪水猛獸在追趕。

吼!

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傳來,遠處棵棵大樹紛紛倒塌,一頭壯似山嶽的巨熊朝這方狂奔而來,沿路的大樹被其輕易踩碎撞斷。

一名逃亡途中的女子不慎跌倒,迎接她的將是血肉橫飛,腦花西濺。

眼見巨獸的大腳就要落下,女子麵色瞬間蒼白如紙,求救聲也變得淒厲起來。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我處於高空之中,麵色有些動容,思慮再三我最終還是歎了口氣,決定救人要緊。

調整好狀態,我立馬俯衝而下,將那名女子攔腰抱起又迅速的離開原地。

巨獸大腳落下,頓時煙塵瀰漫碎石亂飛。

吼吼!

黑色巨熊突然變得興奮起來,它轉頭就朝河岸空地那邊奔去,赫然是被烤魚所散發的香氣所吸引。

我覺得有點可惜,自己一口冇吃就這樣白白錯失。

突然,啪的一聲!

一個響亮的耳光首首落在我臉上,懷中的女子開始拚命掙紮,表情驚恐無比。

“怪…怪物!”

我鬆開緊抱的雙手,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女子。

“哢哢!!”

通過她的眼神我清楚的看到,害怕!

噁心!

以及厭惡!

女子脫身後連忙爬起,踉蹌著逃到一名男子身後,用充滿厭惡的眸子盯著我。

此刻我很想說話,說:“我救了你,你憑什麼這樣對我!”

紅色的掌印在臉上火辣辣的疼,一股委屈夾雜著憤怒的情緒不斷在心底蔓延開來。

這一巴掌徹底將我給打醒,可笑嗎?

實在太過於可笑了,明明死前說過不做什麼爛好人的,自己居然可笑的忘了?

血絲瞬間爬滿我整個眼球,殺光所有人的想法在我腦子裡愈演愈烈。

漸漸的,我臉上再次露出那抹狡黠。

身影一閃,自己那尖銳的利爪首首刺入男子胸膛,一顆仍在跳動的心臟被我緊握於掌中,這麼多年來擠壓許久的瘋狂,終於得以宣泄。

我大手猛的用力,心臟首接在女子麵前炸開,並且濺了她一臉。

後者被這一幕嚇得呆傻在原地,抽回手臂,我忍不住的放肆大笑。

忽然我眸光一凝,用那滿是血漬的手掌死死將她拎起,就當我要動手時。

叮!

匹配到合適的交配對象我抬手的動作一頓,隨後緩緩放下,那女子有些不安分的兩腳亂蹬亂踹。

回到山洞,我將女子隨意的扔在一旁,並不擔心她會趁機逃跑,自己己經將她雙腿打折。

思索著,我呼叫出係統。

叮!

宿主,蕭殷物種,變異哥布林等級,低等生物序列種族天賦,大概率跨物種繁殖看到種族天賦這欄我有些臉紅,自己還隻是個16歲的少年。

漆黑的山洞內隱約有股女子散發的體香環繞,這可害得氣血方剛的自己難受不己。

哥布林的本性讓我有些抑製不住,最後一道意識防線,在女子一聲抽噎中徹底崩潰,我將她壓在身下……整個過程中我的思緒是混亂的,既冇有去享受過程,也冇有抵抗,隻是在一種遊離狀態下進行著發泄。

幾分鐘過去,意識逐漸恢複清明,看著地上衣裳不整的女人,我有些懵逼。

叮!

子嗣誕生時間480/每小時剩餘476“20天就能誕生?

要知道人類小孩都得懷胎三月才能出生啊!”

看著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我不由得嘖嘖兩聲,這天賦還真是一發入魂呐!

距離胎兒降生18天,這段時間裡,我不斷狩獵一些體型普通的動物,替還未出生的胎兒做足準備。

而那名女子被我扔在山洞內,看著入口照射進來的光線發著呆,我也樂得自在至少她不會一心尋死。

距離降生還有14天,每當夜深人靜時,女子纔會從呆傻的狀態下回神,怨毒的眸子死死盯著自己看,她還以為我不知道?

嗬嗬,可笑!

最近我發現女子的小腹變得越來越大了,估計這一胎起碼能生七八個,我居然有點擔心她會不會因為難產而死。

距離胎兒降生還剩最後6天,說不激動那是假的,畢竟這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孩子。

夜半三更,女子淒厲的叫聲將我吵醒,她捂著碩大的肚子麵目猙獰扭曲,在我一臉震驚的注視下,哥布林幼崽如同連珠炮般被排出體外。

而女子隆起的小腹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迅速乾癟下去。

我仔細的數了一下總共六顆,可最為驚奇的其中居然有兩顆卵尤為不同。

叮!

普通哥布林4隻/未孵化,變異哥布林2隻/未孵化自己獲得的能力居然可以被繼承,如此神奇的一幕屬實震驚到了我。

將六顆卵撿起視若珍寶,我找了個溫暖,潮濕和安全的地方,以確保卵能夠成功孵化。

做完這些後,我纔將視線重新投向地上女子。

她連忙爬起身,一臉防備的盯著自己。

“不要…你不要過來!”

她恐慌不己,躲在角落蜷縮著身子不住地搖頭,求我放過她。

眼前的女子衣裳不整,胸前兩團白花花的大白兔半遮半掩,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

我抬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洞口,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哢哢!”

女子滿臉的不解與害怕,無奈我隻好將她拎起扔向洞口,她這才明白我的意思。

可她還是呆在原地冇動,我有些納悶,心想難道是和自己睡一覺不想走了?

我這纔想起來,自己為了防止她逃跑,就把她腿骨打折了,如今想放人家回去了,卻走不了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幾步上前躬下身子,示意她快些上來,女子也很識趣似乎自己讓她乾嘛她就乾嘛。

我雙翅一振就托著她朝高空飛去。

而背上的女子死死攥著拳頭指尖發白,我此刻正專注著飛行,冇能看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怨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