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脫困

26

我再次來到坍塌的洞口處,與巨鷹保持了足足兩三米的安全距離。

為了大大提升偷襲成功的概率,我決定匍匐著緩緩靠近,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我與巨鷹的距離也在漸漸縮短。

就算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設,可難免還是被冷汗打濕了後背,我緊了緊手中利器才獲得一絲絲安慰感。

當相隔隻差半米之時,我猛然暴起,手中的武器狠狠朝巨鷹最脆弱的眼部刺去。

石錐入肉濺出一朵血花,我此刻覺得心裡某種變態欲得到了滿足,巨鷹被劇烈的疼痛弄醒,嘴裡發出淒厲的鷹啼聲,音浪宛如實質幾乎要將我耳膜震碎。

狂暴後的巨鷹,腦袋不停撞擊周圍的牆壁,我也被胡亂的摔動之間,抽的倒飛出去砸在牆壁上反彈到地上。

劇烈的疼痛感蔓延至全身,我感覺身上好幾根肋骨斷了,眼前的情景也在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最終我還是撐不住昏迷過去。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夢裡依稀記得有股粘膩滾燙的觸感在指間蔓延,當我睜眼的那一刻愣住了,這赫然是大片大片的血跡,難道我成功了?

還來不及喜悅,鑽心的疼痛突然爬滿我全身上下,更多的是內傷以及胃酸翻湧傳來的疼痛。

精神開始變得恍惚,等我反應過來時,晶瑩的口水己經掛上嘴角,而且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屍體靠近,想吃生肉的**開始在我腦海裡愈演愈烈。

我最終還是顫抖著伸出雙爪,把頭埋進屍體裡就瘋狂的撕咬起來,我那宛如鋸齒般的牙,從巨鷹脖頸處撕下一大塊一大塊夾雜著羽毛的血肉。

吞下去的那一刻,我感覺整個身體都得到了昇華!

就在這時,那個叫係統的聲音突然在腦海裡響起。

叮!

吞食虎瞳靈鷹,獲得基因鎖DNA融閤中……叮!

交融成功宿主,蕭殷物種,變異哥布林等級,低等生物序列種族天賦,小概率跨物種繁殖渾身的傷痛瞬間消失殆儘,我驚訝地看著身體發生的變化,突然後背傳來一股瘙癢難耐之感,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刺破皮膚,從肩胛骨生長出來。

我好奇的朝後背摸去,這不碰不要緊,立馬我一臉的震驚,這股感覺很是奇妙,我嘗試著去控製它揮動了兩下。

然後最讓我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我的雙腳開始緩緩脫離地麵,半個身子都懸浮於空中,自己好像會飛了?

後麵的幾天裡也出現了許許多多變化,好在都對身體無礙。

我不知道在這裡呆了多久了,每次醒來都會在牆壁上刻一條橫杠,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會先瘋掉。

再次來到巨鷹那,看著被自己撕咬的不成樣的屍體,突然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想到就要實施。

我掰開巨鷹大嘴就鑽了進去,在一堆快要腐爛的內臟中爬行,腐肉和糞便的惡臭幾乎要將我給整吐。

我強忍著反胃感,從排泄口緩緩爬出。

迎麵就被刺眼的光線晃疼了眼睛,但與此刻相比,我早就被劫後餘生的喜悅占滿。

經過一段時間的熟悉,我冇有絲毫的猶豫就伸展開雙翅,開始有節奏的上下撲騰。

狂風拂麵,整個身子都翱翔於藍天白雲之間,視野也跟著變得開闊,正當我還在欣賞沿途的風景時,卻被古樹上的情景勾起些不算太好的回憶。

三隻雛鷹張開大嘴對著前麵的母鷹咿咿呀呀的叫,母鷹有些搖搖欲墜眼中儘顯疲憊之色。

我揮動著雙翼降落在遠處一棵巨樹末梢,遁入其中藏好不讓出來覓食的母鷹發現。

雖然危險己經離開了但思索再三,我還是選擇觀望一會再做決定。

冇過多久,母鷹就叼著兔子回巢。

獵物很快被三隻鷹雛分食殆儘,母鷹就在一旁看著,它默默吃掉剩留的骨頭,可鷹雛還是饑餓的張著大嘴。

無奈母鷹又飛出去覓食,觀察到這裡我的猜疑纔得到證實,自己反殺的巨鷹應該就是眼前母鷹的伴侶。

此刻我的眼睛爬滿了血絲,麵目猙獰的捂臉大笑不止。

母鷹身子虛浮的將食物叼回巢穴,再一次看著幼崽分食完,然後又被叫嚷著出去捕獵,往返了幾趟後就奄奄一息。

我全程都在旁觀,臉上除了餘消的憤怒就隻剩冷漠與平淡。

危險消失,我立馬伸展雙翼朝鷹巢飛去,可當我看清裡頭的情況時,我人傻了。

剛剛死去的母鷹屍體正被三隻幼崽分食,這一幕赫然把我愣的不輕。

我暗罵了一句晦氣,就將它們全部殺死,解決完這幾隻畜生,我滿意的拍了拍隆起的小腹。

吃飽喝足就準備好好的休息一下,主要還是自己有些許的迷茫,往後日子還得精打細算,畢竟這片區域的危險都時刻存在著。

夜空突然下起暴雨,耳畔是一道道悶雷之聲,睡夢中的我被雷聲驚醒不由蹙眉。

轟隆隆!

一條蜿蜒曲折的雷蛇劃破夜空,朝古樹劈來,然後在我一臉驚恐的眼神下,攔腰折斷了對麵那棵大樹。

“哢哢!!”

我也顧不得暴雨傾盆,就急忙朝地麵飛去,生怕自己慢上一步就要一命蕪湖。

漆黑的樹林中,一道身影在雨中狂奔,我此刻狼狽不己,翅膀由於被雨水打濕特彆的沉重飛不了,我之所以狂奔是因為後麵有條巨蟒在追逐。

巨蟒通體銀白身長十米,鱗片夾縫中全是綠色植被,這起到了很好的隱藏效果,要不是我有鷹瞳,觀察的比較仔細,就得含淚打出**。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太飽的緣故,我隻覺得胃部傳來一陣疼痛感,我的腳步也跟著慢了下來。

此刻我有些後悔吃太飽了,後麵的巨蟒還在餓著肚子,可能待會它就不餓了。

我有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獲得新的人生,新的開始!

怎麼就能死在這裡?

求生欲旺盛的我拚了命的往樹頂端爬去,我寧可相信母豬會上樹,也不願信巨蟒會爬樹。

在我一臉懵逼的表情之下,那條巨蟒開始纏繞著大樹轉圈,白色的鱗片蹭著樹皮發出金鐵交擊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