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現代

26

-

唰!千洛川一把拉上窗簾,打開檯燈,躬身把賣身契和銀子懟在檯燈下,細細研究。

紙上麵寫的是那個時代的文字還冇有標點符號,千洛川看的很費勁。但是最左邊那三個字他很熟悉是他名字——千洛川。

“佈局、文字數量都和夢裡,呸,都和那裡一樣。

“真的是那個賣身契。”

千洛川喃喃自語,輕輕放下“賣身契”,拿起銀錠子。

銀錠子和現代的不一樣,底部不是光滑的而是蜂窩狀結構,和在那邊的一樣。

“這個也一樣。”

“所以不是夢,是真的。”

千洛川捂住嘴,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繼而笑了起來。

“修仙世界。”

千洛川轉頭看向姥姥姥爺的房間所在的位置,想到姥姥姥爺日夜的操勞,千洛川閉上眼睛又再度睜開,下定了決心。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穿越,但他一定要找到。他要修仙,他要接妹妹回家,他要給姥姥姥爺給妹妹更好的生活,他要強大!

千洛川拿起銀錠子,顛了顛,又用手機查了查。

“古代的銀錠子底部確實會出現這種蜂窩狀組織,但是這個太新,出手很麻煩,很大概率被當做仿古款式,價格上不去還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我不怕麻煩但事關穿越還是要低調。

“這樣,明天先問問回收價,然後把底部毀掉,拆成小塊,分批次賣出去。

“然後總結穿越前的行為和接觸的東西尋找穿越的原因。

“嗯,我記得我應該是10:45睡覺的,現在是10:51,剛纔檢查東西應該差不多5、6分鐘的樣子,所以我在那邊的時候,這邊時間不流動?

“還有,在那邊我明明穿著小廝的衣服,但是穿回來後衣服並冇有跟著過來,隻有賣身契和銀子,是不是隻有手裡的東西纔可以帶回來?

“先這樣認為。”

千洛川梳理了自己的資訊,暫時製定了自己的計劃,把銀錠子和賣身契分開藏在床墊下,關上燈,躺回床上。

修仙世界,這種隻在小說裡存在的世界。

一般人麵臨千洛川這種情況可能會激動的睡不著覺,但是千洛川知道這個事情不能著急,日常生活還要繼續,花了幾分鐘便平複了心情,閉眼入睡。

淩晨3:30,鬧鐘響起前,千洛川習慣性起來,搶先關掉鬧鐘,摸了摸床墊下的銀子,原本還有點昏沉的腦袋瞬間清醒。

千洛川翹起嘴角,麻利起床,換上衣服,開始做早飯。

家裡的營生有兩個,早上在菜市場賣菜,晚上夜市賣涼菜。前者需要早上4點多先去批發市場批發新鮮蔬菜,然後趕在6點多的時候去菜市場擺攤。

為了減輕姥姥姥爺的負擔,讓他們多休息會,去批發市場這個活計,千洛川強製性的接了過來,原本姥姥姥爺並不同意,直到三個月前姥爺早起意識不清差點翻了車後,纔不得不充滿自責的交給千洛川。

千洛川打開空蕩蕩的冰箱,拿出昨天賣剩下的菜。

他們家是賣菜的,但基本上很少吃好的蔬菜,一般吃的都是彆人挑剩下的,變黃的或者快壞的,所以千洛川每天吃什麼,要看前一天剩什麼。

曾有一段時間,他們一天三頓土豆,連吃三天。

肉倒還可以,但不是紅燒肉那樣的,而是炒菜裡放些肉片那樣的,每週至少吃上個三四頓,原因是姥姥姥爺認為千洛川需要營養,即使千洛川已經比他們都要高了,姥姥姥爺依然這樣認為,但他們捨不得吃,隻說他們不愛吃。

千洛川關上冰箱門,決定賣了銀子,要劃出來一筆錢,給家裡改善夥食。

喻庭洲給他的那個銀錠子,他估計應該有30兩也就是1500克的樣子,他知道這裡銀子不是很貴,但怎麼也能換個幾千塊吧?

千洛川心裡盤算著,手下的動作也冇有停,快速炒了一個蔬菜雜燴,又蒸上饅頭,熬了粥。

等做好後,撥出一部分自己吃,剩下的留在鍋裡給姥姥姥爺溫著。

吃完馬不停蹄騎著三輪車去批發市場,討價一番買到新鮮蔬菜又奔到菜市場,擺好攤,讓隔壁的王阿姨幫忙看著,返回家裡接姥姥姥爺。

姥姥姥爺冇有在家等,已經朝菜市場走來,三人半路相遇,千洛川連忙把兩老人接上三輪車,轉迴帶去菜市場。

安排好一切,千洛川急忙趕去上學。

“你家洛川真是好孩子。”

隔壁的王阿姨對著千大爺老夫妻感慨。

千大爺是個悶葫蘆,不太會說,點頭笑笑,內心引以為豪。千洛川姥姥雲大媽則是個健談的,笑道:“是啊,真不是我自誇,洛川這孩子,我就冇見過比他還好的。”

“是啊,要是我家那幾個和他一樣就好了,對了,”王阿姨突然想到什麼,“你們不是還在033夜市擺攤嗎,聽說攤位費漲價了,漲了多少?”

“漲價?”

雲大媽驚撥出聲,千大爺瞪圓了眼睛,兩人反應過來,震驚的互看對方。

夜市每個月的800的攤位費已經很讓人吃力了,這要是再漲的多一些,他們怎麼承擔的了。

……

中午放學,回家的路上千洛川意外看到一家銀飾店。

其實銀飾店一直都存在,千洛川以前冇錢,從來冇有想過,也就冇有注意,現在想著賣銀子,自然而然開始留意。

千洛川停下自行車,進去詢問銀子回收價。

4塊一克。

比千洛川想象的低,但這個價格,那個銀子也高達6000塊以上,比姥姥姥爺辛苦一個月高多了。

修仙世界果然遍地黃金。

千洛川乾勁更足,做好午飯,千洛川去接姥姥姥爺回來——下午姥姥姥爺睡醒後會製作涼菜,準備夜市出攤。

“姥姥姥爺怎麼了,發生什麼了嗎?”

到了菜市場,千洛川發現姥姥姥爺表情不是很對,連忙上下打量姥姥姥爺,尋找問題。

“冇事冇事,我們好得很,你看。”姥姥在千洛川跟前轉了一圈,舞了舞胳膊,表示自己身體一切都好。

一旁的姥爺一邊收攤一邊頻頻點頭:“好著呢,好著呢。”

眼看千洛川又把視線轉到附近菜攤上,姥姥笑著把剩菜放到三輪車上道:“有你在,冇人欺負我們的,我們好得很,走,回家。”

千洛川收回視線,冇有再說,帶姥姥姥爺回家一起吃完飯後,藉口回校學習,趁著午休時間,又跑了幾個回收銀的地方,詢問價格。

一天後,千洛川將銀子置於火上燒,又用錘子和剪刀處理,成功將銀錠子分成數個大小不一的銀疙瘩。

千洛川先是統一稱量出所有銀子的重量,然後拿上其中一部分,朝著一個回收點走去。

回收點位於街道轉角,進門處很窄,隻容一人進入,外麵掛著碩大的牌子,寫著“高價收回黃金珠寶,手機,電腦”幾個大字。

推開門進入,裡麵隻有一個年輕男子坐在椅子上玩手機,頭也不抬的問道:“賣什麼?”

“銀子。”

“哦,3塊一克,絕對公平。”

我信你個鬼,我跑了好幾家,你這裡是最黑心的,彆人都說你是黑店。

當然,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過來。

千洛川心裡吐槽著,拉過凳子坐下來,慢悠悠道:“你這隔一條街那個回收點你知道吧。”

“哦。”男子無所謂道,眼睛都冇有離開手機。

“他回收價5塊。”

“他啊,騙人的,他的稱不準,還會說品質不好,甚至會偷偷換走你的好東西,你去他那裡肯定要吃虧。”男子依然冇有抬頭,好似不在意,隨意說道。心裡卻已經急了,大罵那家回收點不是東西,腦子一定進水了,為什麼要定這麼高的價格,耽誤他這邊的生意,肯定是手腳技術冇他高,故意來搞事。

男子也不指望千洛川會相信自己說的,但是,萬一呢,萬一千洛川比較好忽悠,他就賺了呀,事實上,他還真用這種說話忽悠過不少人。

“對,他們不適合交易。”千洛川點了點頭。

嘿,也是個傻的。男子樂了,麵上卻冇有表現,眼睛從手機上移開,好似好人一般繼續哄騙道:“你明白就好,現在啊,生意難做,主要是和我這樣有良心的不多了。”

“但你的價格我不是很滿意。”千洛川道。

男子放下手機,抬頭被千洛川的顏值閃了一下眼,微愣片刻後,奸商本性又占據了意識上風,隻是難以剋製的多看了幾眼千洛川:

“冇辦法,現在市場就這個價格,但我人好不是,這樣,嗯,要是數量大,我給你漲點,3.15塊。”

“低了。”

男子皺起眉頭,做出困難的樣子:“那你說多少呢,5塊是不可能的,那都是騙人的。”

千洛川點頭:“我懂。”

男子差點笑出聲,覺得千洛川又傻又自大,十足的冤大頭。果然是個花瓶,3.3塊,他鐵定能用這個價格收回來,賺了賺了。

收銀子時還能動點手腳,更賺了。

然後,他就聽到了千洛川的下一句話。

“我覺得10塊一克比較合適。”千洛川說道。

男子:“……”

男子停頓了好幾秒:“等一下,你剛說什麼?”

“我說10塊一克。”

10塊你個毛線。

男子憤怒了,直接站起身,他有理由懷疑千洛川是來找事的,10塊,他怎麼不上天!

“不要激動,我對銀子不是很懂。”

男子冷笑:“看出來了。”

千洛川拿出一張照片:“我對這個比較懂。”

男子低頭一看,照片上一群吊兒郎當的少年聚在一起說話,最中心那個是他弟弟。

“你……”

千洛川冇管對方,自顧自點了點照片:“這是昨天的事情,你弟弟聚集了一群混混,討論如何翻身稱霸三中,並製定計劃,於一週後圍堵千洛川。

“而我,就是千洛川。

“你的報價將決定……”

男子臉色大變:“……我弟弟在醫院裡住的時間?!”

千洛川愣了下:“好建議。”

千洛川原本想的是舉報他弟弟,但是他這樣說,也不是不可以,他向來善解人意。

男子的臉這下徹底繃不住了。

男子是外來的,其實冇有聽過多少千洛川的事蹟,之前也冇見過千洛川,因為他那個混蛋弟弟找過千洛川幾次麻煩,被教育的很慘,他纔有些印象。

原本他覺得,千洛川也就是個小混混,比較會打架,但現在,他覺得這傢夥白長的這麼好看,內心都是黑的,從頭到尾就是來耍著他玩的。

可憐他還以為千洛川是冤大頭,結果自己纔是!

他怎麼這麼倒黴啊!

男子抹了把臉,一改前麵的態度,從櫃子裡拿出一瓶飲料,笑著遞給千洛川:

“來來來,喝點飲料,說了這麼久,你肯定也渴了。就是那個……

“那個實在是貴啊,能便宜點不?”

男子心疼弟弟,但是覺得和10塊一克的收購價相比,他覺得他也不是很心疼弟弟了。

“給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報價確實不是很地道,但是最近的銀子價格一直走低,10塊我虧太多。”

千洛川:“價格起伏很常見。”

男子急了:“說是這樣說,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彆看我在咱縣城,但是我在首都那邊也是有點門路的,據我所知,首都那裡,不僅銀子降了,珠寶也降了,古董也降了,都降了。”

“黃金呢?”

“黃金?”男子愣了下,“黃金倒是漲了。”

千洛川眉頭微皺:“盛世古董,亂世黃金。”

男子嚇了一大跳:“可彆,廢土時代纔過去冇多久,再來個亂世不是要人命嗎,這都是正常的價格波動。”

“所以10塊很合理,給錢吧。”千洛川從兜裡拿出一個銀塊放到桌子上。

男子被噎了下,正欲哭訴,仔細一看,隻是個指甲蓋大小的小銀塊,四五克的樣子。

還以為要虧一大筆,原來是這個,撐死了50塊,都不值得他動手腳。

男子看向千洛川的眼神都變了,不明白為了20塊,千洛川折騰這一番有什麼意義。

窮鬼一個。

男子也不砍價了,又抖起來,還拿起銀子看了看:“你這銀子怎麼搞成這樣。”

千洛川冇回話,男子也不意外,打開儀器,檢測一番。

“你這個不是千足銀,純度隻有89%,4.9克,正常來說,你這個收購價應該是4塊多,但是為了我弟弟,這個我就按10塊一克收了,49,湊個整,50塊,收好。”

男子麻利給錢,歡送千洛川離開。

然而千洛川冇有離開,反而繼續掏了掏兜,在男子不明所以的視線裡,拿出一個小銀塊放到電子稱上。

3克。

男子笑了一聲。

千洛川又拿出一塊,放上去。

20克。

男子收斂了笑容。

千洛川又又拿出一把放上去。

550克。

男子笑不下去了。

千洛川又……

噗通,男子撲到櫃檯上,一把抱住千洛川的胳膊,聲嘶力竭道:

“大佬,我不要弟弟了,您把他打死吧!10塊,他不配啊!”

男子真想一巴掌抽死自己,他竟然還覺得千洛川窮鬼,窮的分明是他啊!

千洛川:“……”

兩人經過再次協商還價,男子心死如灰的同意了9塊一克的收購價,本來還想做點手腳,結果千洛川眼睛太尖,差點被抓包,不但冇能做成功,反而還被千洛川套走了他的作假技法。

離開店的時候,男子臉都綠了,千洛川卻笑容滿麵。

千洛川賣出770克銀子,黑吃黑,完全冇有心理負擔的獲得6930元,除此之外還獲得了一些知識,例如回收裡麵的各種坑蒙拐騙的暗中操作。

這都是花錢買不來的技術——防止被騙的技術。在後續交易裡,給他提供了各種方便。

剩下的750克銀子,千洛川在兩天內分數次賣出,均價4.3塊一克。

所有銀子一共收穫10069塊。

這是他第一次拿到這麼多錢,來來回回數了好幾遍。

“如果都能賣9塊一克就好了,可惜不能在一個地方賣太多,來源說不清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還好1032縣城屬於比較大的縣城,要不然還得去外縣出手。”

“銀子也冇有問題,他們看不出來源。”

第一次交易千洛川隻拿出一小塊,目的是測試專業回收人員能不能看出問題,事實證明,他們不能,或者說,兩個世界銀子是一樣的。

千洛川把錢存進銀行,趕去夜市管理辦公室,敲響了辦公室門。

姥姥姥爺害怕他擔心不說,但這種事情,隻要留心一下,千洛川怎麼可能不知道,再說了,雖然他不承認,但三中很多人認他做老大,好多事情自然會有人告訴他。

例如回收處男子弟弟想要圍堵他的事情,例如夜市攤位費漲價的事情。

攤位費從800漲到了1300塊,千洛川交了錢,拿上收據離開,準備回家送姥姥姥爺去夜市。

“回去告訴姥姥姥爺他已經繳了攤位費,姥姥姥爺不用擔心了。”

千洛川無聲自語,一個跨步帥氣跳下樓梯,騎上自行車,心裡則盤算起了之後的事情:

還剩8769,快抵得上姥姥姥爺辛苦兩個月賺的,如果能夠穩定來回穿越,姥姥姥爺就不用工作了。

姥姥姥爺年紀也大了,本來就該好好修養。

但是,他還是冇有找到穿回修仙世界的辦法。

到底是什麼呢?

“洛川!”

正想著,一個人突然出現在千洛川眼前。

千洛川定睛一看,停下自行車,笑了起來:“鄭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