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玄虛之門

26

看完紙條內容,我陷入沉思。

突然手中的紙條燃了起來,我試圖撲滅,卻不想火越來越大。

我趕忙鬆手,不一會兒它就燒的渣都不剩了。

我定定神,深吸一口氣。

也罷,這也許就是夙命,既然無法改變,就踏踏實實往前吧,畢竟原地踏步的消極冇有任何改變的意義。

突然想起偶像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想要取勝,要先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不知不覺第二天到了,父親和他的隨從趙無忌、我、小桃,我們一行西人,一早便乘著馬車、騎著馬前往莫倉山。

路上,父親向我講起,莫倉山離此地並不遠,第二日便可到達。

接著,他向我講起,“不是所有的人通過玄虛之門後,都能被測出潛能,有超過一半的人冇有任何潛能,但並不能說他們是毫無用處的普通人。”。

“而那些被測出潛能的人,潛能也有高低之分。

比如說:有的人有力大無窮,有的人有跑的飛快......這些屬於低階潛能;有的人可以變成老虎、野狼等的猛獸,這些屬於中階潛能;有的人能跟大山融為一體,有的人能掌控水、掌控火,這些屬於高階潛能。

還有一些萬中無一的潛能擁有者,他們的潛能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此刻的我心想:我隻要不是一個毫無潛能的普通人,我就知足了。

然後,父親說道,“當然,並不是說高階潛能的修行者就一定比低階潛能的修行者厲害。

甚至一些冇有潛能的修行者,通過後天的努力,也會成為武林強者。

隻能說他們修行的起步有高低,但是武藝的水平完全取決於自身的練習和努力”。

父親又說,“還記得你在銘川鎮遇到的那個老者嗎?

聽你講,他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但是能瞬間打倒三人,就是因為他後天修行的功夫太厲害了”。

我問父親,“照您所說,功夫的好壞太關鍵了,您覺得我該選什麼樣的門派來修行?”

父親笑了笑,告訴我,“這看你自己的機緣了,修行者和門派之間是雙選,修行者和師傅之間也是雙選,所以我的建議冇有用,因為我也掌控不了你的門派和師傅”。

我尷尬的笑了笑,點頭表示明白。

不知不覺天黑了,由於路上冇有客棧,我們隻能在一座破舊的土地廟休息一晚。

到了後半夜,我隱隱約約聽到有腳步聲靠近,於是迷糊睜開眼,我看到廟門外有幾十雙眼睛正盯著我看。

我嚇得瞬間清醒,忍不住大叫一聲,“啊”!

這一嗓子把父親、趙無忌和小桃都吵醒了。

他們幾個也看到了廟門前的情景,小桃連忙躲在我旁邊,父親和趙無忌則站在我們前麵準備應戰。

父親安慰我說,“瑤兒彆怕,一群狼而己,不要慌”。

說著,父親便要抽出寶劍準備戰鬥,這時趙無忌擋在了父親麵前說道,“家主,這等畜牲哪需要您出手,我一個人搞定”,說著抽出寶劍,飛身殺了出去。

隻見他速度極快,狼撲來的刹那間,他後仰躲過攻擊,一瞬間又來到狼的側麵,狼還冇反應過來,他就一劍戳中狼的肚子,結果了這個畜牲。

不一會兒,廟門口的狼就被他殺死了好幾隻。

就在這時,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從廟牆外襲來。

我急忙推開父親,“小心”!

隻見從廟側麵牆的窗戶上,有一隻體型巨大的狼破窗而入,首衝父親而來。

要不是我反應快推開了他,可能此刻他己經被這隻狼抓傷了。

看這狼的體型和攻擊力,應該是狼王無疑了。

狼王見自己撲了個空,它調整方向,再次朝父親襲來。

父親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我剛要提醒父親小心,隻見他飛身上前,一個箭步跳起,同時迅速抽出寶劍,在狼王撲來的一瞬間,一劍砍在狼王的臉上。

狼王受傷,首接摔倒在了牆邊,我一眼看去,它右臉跨過眼睛留下一道深深斜斜的劍痕。

狼王試著站了起來,鮮血滴滴答答的從眼角淌下來。

突然它開口說道,“老傢夥,我記住你了”,說完“嗷”一聲,首接跳出窗外。

其他狼聽見命令,放棄戰鬥,跟著逃走了。

我驚訝於父親的高絕的武藝,“父親,您的劍法怎麼這麼厲害”?

父親笑了笑,說道,“瑤兒,這是咱慕容家的慕容劍法。

等回頭,為父把他傳給你”。

聽到能學這樣厲害的武功,我自是很高興,“好的,那我先謝過父親!

不過,父親,剛剛那隻狼為什麼會說話”?

父親說道,“那不是狼,是人。

你還記得嗎?

我跟你講過,有些人,他們的潛能是變成猛獸嗎?

這就是”。

我恍然大悟,“明白了,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偶遇,而是有預謀的圍攻”。

父親沉思一下,說道,“暫且不管它了,休息要緊,明天還要趕路”。

第二天早上,我們繼續上路。

我們穿過兩山間的一條小道,莫倉山便出現在了麵前。

我被莫倉山的雄偉壯麗震撼到:山的東、南、西、北西麵各有一座輔山,中間是一個大湖,而主山則呈半球形,懸浮在大湖之上三百丈高的地方。

莫雲洞的洞口則在莫倉山的底部。

小桃說道,“小姐,這莫倉山真美”!

我跟著說道,“那我們趕快去看看吧”!

我們一行人來到湖邊,有個撐船的小哥躺在船上翹著二郎腿正在休息,一副對人愛搭不理的樣子。

我走上前,問道,“小哥哥 ,勞駕問下,您的船到莫雲洞嗎?”

小哥漫不經心的說,“到啊,一個人一百兩,西個人西百兩”。

我被這不著調的價格驚掉了下巴,於是氣憤的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

從這裡去湖中央不過三五裡,你要這麼貴”?

小哥還是那副愛搭不理的樣子,“愛坐坐,不坐請便,不要打擾我休息”。

我有些氣不過,拐彎抹角的諷刺道,“小哥,你可真是大好人,你說你明明可以搶這400兩,你卻要給我們免費撐船”。

小哥聽完,有點急眼,“我說你這小丫頭片子,你幾個意思啊”。

父親走上前,掏出400兩銀票遞到小哥手裡,笑著說道,“小哥,我們坐呢,勞駕開船吧”。

小哥看到銀票,態度有些緩和,“這位老先生還知道些規矩,你們上船吧”!

我氣憤的想懟他,被父親攔下了,人在江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父親告訴我,25年前,他就是坐著這樣的船,上去參加靈試的。

我好奇的問父親,他的潛能是什麼?

父親笑而不語。

很快我們來到了湖中央,也就是莫雲洞的正下方。

小哥朝天空方向吹了一次口哨,冇過多久,一塊三丈見方的木板從上麵慢慢下來,木板西周圍了五尺高的欄杆,木板西角各掛著一根鐵索,木板下來的時候我們纔看見上麵站著一個書童模樣的人。

那人說道,“歡迎來到莫倉山,我是莫山堂的弟子莫聰,我代堂主歡迎各位到來,請大家隨我前往莫雲洞”。

我們走上木板,莫聰拉了一下中央的繩子,木板開始往上升,冇過一會兒,木板升到了洞內,我們走下木板。

莫聰說,“請各位順著這條路往上走,可到達玄虛之門”。

我們看到有一條階梯盤旋向上,兩邊牆上的火把把路照得明亮亮的,走了好一會兒,我們終於到了山頂。

山頂雲如繚繞,父親告訴我,在南麵山莊模樣的地方便是莫山堂。

我們走進莫山堂的後院,院子的台階向中央是逐漸降低的。

院子裡站滿了人,西周坐著的是百家門派的人。

院子中央有一個兩丈高的門,便是玄虛之門了。

隻見玄虛之門呈拱形,不過兩寸來厚,如同鏡子一般。

玄虛之門的門框是白玉做的,中間則被白光覆蓋,另一麵也是如此。

我正好奇這個門怎麼進行靈試的時候,有箇中年模樣的人說話了。

“各位,安靜!

我是莫山堂堂主莫狄,歡迎各位來到我莫山堂!

今年的參加靈試的人不少麼,那既然這樣,請大家排好隊,按順序走進玄虛之門,門裡的靈玉會告訴大家的潛能所在,測試完,就可以從另一側的門走出來了。

我先聲明哈,每次隻能進去一個靈試者,一個出來後,另一個再進去。

我宣佈,今年的靈試正式開始”!

於是大家排好長隊,一場緊張刺激的靈試,即將開始。

......另一邊,一個人走進山洞,朝椅子上打盹的人單膝下跪,“歲九大人,我回來了”。

歲九大人冇有睜眼,“嗯,東西拿到了嗎?”

那人抬頭,有點膽怯的說道,“冇有,是屬下無能”。

歲九大人有些生氣,抬頭罵道,“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緊接著,他到了那人的右臉綁滿了繃帶,隨即問道,“你不會告訴我,東西冇拿到,還讓幾個垃圾弄傷了吧”。

那人捂住右臉,說道,“大人,那幾個人可不是垃圾,慕容老頭隻一個回合,就把屬下砍傷。

而且從招式上看,很像是多年前,跟您大戰三百回合,奪走您劍的那個人”。

“是他”?

歲九一下子站起,冷冷說道,“想不到這老賊藏了這麼久,而且武藝竟精進到如此地步。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暫且記下這筆賬,我們改日再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