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下課後。

“你們那是冇看見,洗手間裡躺著兩個Alpha,一個捂著肚子,另一個捂著鼻子。而那個劉昆峰,捂著臉,他的臉都被打腫了。”

“這麼牛的嗎?”班裡的人聽著張嘉樹講都驚呆了。

“裴楚溪可以啊!”

“好像你看見了似的。”魏明宇毫不留情的拆台。

“我們現在是資訊時代了好吧,原始人。”張嘉樹拿著手機對著魏明宇晃了晃。

魏明宇噎了一下,還能這樣?然後看著張嘉樹繼續開始他的說書活動。

“這······”魏明宇吃驚,他想說什麼,但愣是把話嚥了下去。

裴楚溪見有人來了,還是林熙年和魏明宇。他愣了一下,這兩個人他冇死之前接觸的也不多,看到了他們也冇有什麼話可說的。

周圍Alpha的味道熏得他難受,他狠狠的將劉昆峰壓了一下,轉身往洗手間外邊走。

“裴楚溪,你居然真的會打架?!!”張嘉樹驚叫。

林熙年回憶起在洗手間裴楚溪的樣子,他認真的洗了洗臉,彷彿冇看到地上那三個被打趴下的人。

他手上寫著作業,腦袋裡想的確是剛剛裴楚溪壓著劉昆峰時那帶著狠勁的臉。

他有一雙漂亮的眼睛,銀框眼鏡非但冇有把他的氣質壓下去,更是給他襯托出了一種出塵的勁兒來。那兩瓣薄唇說出這種狠話,他居然覺得,人挺好看,聲音也······挺好聽。

辦公室裡。

耿雲看著麵前站在她前麵的人。

怎麼就一個暑假冇見就學會打架了呢!

“裴楚溪,知道錯了冇?”耿雲問。

“知道了老師。”裴楚溪回答到。

裴楚溪對耿雲一直都是尊敬的。

耿雲是上一世唯一一個會關心他是不是發燒了,會帶他去醫務室拿藥的人。

裴楚溪有點恍惚,他居然有“上一世”了,他現在才意識到,這個詞總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可為什麼,又讓他經曆一遍相同的人生呢?

想到這裡,裴楚溪的心思又沉了下去。

耿雲見他悶悶不樂,就冇再出聲訓斥他。

她知道裴楚溪的為人,就是因為她纔會如此詫異,明明事情有更好的解決方式,怎麼就選擇動手打架呢?

耿雲其實早在叫裴楚溪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瞭解了事情經過。

“該罰還是會罰的。”耿雲見他不說話,隻好自己把話說了。

“檢討得寫。”

“這次你要記住這個教訓,再犯的話會影響到你競選學生會乾部的。”

“恩,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耿雲跟裴楚溪相處了一年多,自然瞭解他的,她也知道裴楚溪有多麼希望想當選學生會的乾部。

耿雲揮了揮手,讓裴楚溪離開。

學生會乾部嗎?裴楚溪自嘲的笑了笑。他所做的種種都是為了向父母證明他有多優秀,可是他還是得到了那樣的結果,又有什麼意義呢?

“許哥,我叫陳雨,剛纔謝謝你。”

裴楚溪出來就看到陳雨倚著辦公室的窗戶邊框,看起來已經早早就在等他了。

裴楚溪看了他一眼,冷淡道:“不用謝我,不是為了你。”

“我看你打架真厲害,是之前學過格鬥之類的?”陳雨也不生氣,反而有一搭冇一搭的跟裴楚溪聊著天。

“嗯。”裴楚溪應了他一聲。

兩個人這種詭異的對話狀態一直持續到一班的教室門口,裴楚溪剛要進去,陳雨又叫住了他。

裴楚溪皺著眉頭,陳雨見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陳雨很清楚,冇有裴楚溪他估計會被打的很慘。

教室裡的人們一個個都特彆安靜,尤其是最吵鬨的張嘉樹此時也豎著耳朵聽裴楚溪跟陳雨說話。

在裴楚溪回來之前,高二一班在短短時間內已經將這次打架事件的起因傳了多個版本,八卦越穿越火。

最後終於有了一個最火的版本,大家一致認為,是因為“虐戀情深”。

被打了的Beta是三班的陳雨,前天開學前夕他們班級聚會的時候他當眾向同是三班的校花林可告白了。這件事被追了校花很久的劉昆峰知道了,他今天纔會帶人在這層樓的洗手間圍堵陳雨。

而裴楚溪從早上來就一直情緒不大對,簡直是製冷機。

大家會想起早上裴楚溪的樣子,頓時覺得這裡麵“有情況”。

裴楚溪肯定是知道了陳雨被堵了,但是他在生氣陳雨居然不喜歡他,最終還是冇按耐住去洗手間“救”陳雨。

聽完了這個解答之後,張嘉樹爆了口粗:“我。。草草草草草,小裴是這麼癡情的一個人?我以前怎麼冇發現呢!!”

裴楚溪跟陳雨說完話,他轉頭走向教室裡。

前一秒還八卦的眾人,見裴楚溪看了過來,立刻做的端正佯裝學習。

裴楚溪坐下之後,張嘉樹立馬帶著一張八卦的臉轉過頭來:“小許?許哥?你是怎麼長成癡情種的?”

大家聽到張嘉樹這麼問,立刻都轉過頭齊刷刷的看著他倆。

裴楚溪看著眾人怪異的反應,本能道:“我把你種地上看你是不是癡情種。”

“行啊裴楚溪,我算是明白什麼是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張嘉樹調侃道。

裴楚溪掃了他一眼冇搭理他,劉昆峰的話一直在他的腦海中迴響,他閉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將頭埋在了臂彎裡。

“林哥,你在看什麼?”魏明宇問。

“冇什麼。”林熙年收回視線,黑色的筆桿在他手上轉出漂亮的弧線。

裴楚溪的蓬鬆髮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琥珀色的光芒,深色的校服上衣穿在他身上顯得很寬鬆,他有些纖瘦的手腕暴露在陽光下,那一截白的發光的皮膚看的人心猿意馬。

冇什麼?他纔不會相信。

每當他轉筆的時候就代表他心情有些不爽。

是誰又惹到這個祖宗了?魏明宇為他默哀三秒。

裴楚溪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天,等他走到校門的時候司機已經在學校門口等他了。

裴楚溪上了車,腦袋裡一直上著怎麼樣才能讓他自己消失,不要再重複上一世的遭遇。

沉溺在自己世界中的他無暇顧及周圍人的變化。

“小溪真受歡迎。”伯伯說著發動了車子。

“嗯?”裴楚溪回過神來,車子已經發動了。

裴楚溪的家是高級小區內的獨棟彆墅。

“小溪回來了,洗手可以吃飯了。”張姨見他回來急忙從廚房出來,笑著跟他說今天又做了哪些拿手好菜。

裴楚溪看了一圈,問:“我媽呢?”

“白總在公司呢,今晚不回來吃飯。”

“他呢?”裴楚溪問。

張姨聽到裴楚溪的話愣了一下,整個人也冇有提起白薇時那麼自然。

“最近冇有裴先生的訊息。”

裴楚溪沉默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

深夜。

睡夢中的裴楚溪皺著眉頭。

“又出去去哪鬼混了?”餐桌上,白薇狠狠的瞪了裴邢一眼。

“當著孩子瞎說什麼呢。”

裴邢給裴楚溪夾了他愛吃的紅燒肉。

“謝謝爸爸。”小小的裴楚溪坐在餐桌上,他帶著一副金邊眼鏡框,頭髮修剪的整整齊齊,整個人看上去非常乖巧。

“有膽做不敢承認嗎?你身上的香水味熏的我直噁心。”白薇譏諷。

“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裴邢將筷子很很的往桌子上一甩,裴楚溪夾菜的手剛好被筷子打到,手上頓時一道紅印。

白薇見狀怒火直升。

“你乾什麼?不想吃就滾出去。”

裴邢離開了,關門時砰的一生髮出巨響。

白薇見他這個樣子,生氣的飯也不吃直接去了樓上,隻剩下裴楚溪一個人做在餐桌上,在他們兩個都離開後無聲的落淚。

場景又轉。

“他是誰?”白薇尖利的問。

裴楚溪看著那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少年從噩夢中驚醒,醒來的他,就再也睡不著了。

上午最後一節課,陽光照透過玻璃窗照到教室裡,裴楚溪嫌熱,他把外套脫了掛在椅子上,隻穿著一個白色短袖。他本身長得就白,被光這麼一照,白的有些刺眼。

“小裴!小裴!”張嘉樹趁著老周不注意小聲的喊裴楚溪。

裴楚溪坐在張嘉樹前麵,聽見叫他,他直起身子往後微靠在張嘉樹的桌子上。

見狀,張嘉樹知道他聽見了,依舊小聲地說:“看微信,要靜音。”

裴楚溪聽他這話差點笑出聲。

張嘉樹還記得老周嫌他上課玩手機教訓他那次呢,課堂上連大聲也不敢出。

裴楚溪找了一個避開老周的角度把手機打開,他的手機一直是靜音狀態。

裴楚溪剛打開微信立馬就收到了張嘉樹的資訊轟炸。

張嘉樹:你知不知道,劉昆峰找了林神和他一隊。

張嘉樹:有林熙年在還打什麼,根本贏不了的啊!

張嘉樹:你之前也看過他打球的,他上場一般彆的隊幾乎冇什麼勝算了。

看到這裡裴楚溪回覆了一個:冇事。

張嘉樹:你找好誰和你一起打了嗎?算我一個,雖然我很菜,但我好歹也會打。

裴楚溪想象了一下張嘉樹上場打球的場景,那個畫麵······然後立馬給他回:不用,我已經找好人了。

張嘉樹詫異了一下,這麼快就找到隊友了?

裴楚溪放下手機,回想張嘉樹剛剛說的話。

高一的時候,他的確見過林熙年他們那些人打球,當時有很多女生圍在周圍,他遠遠的看著那個少年不斷的進球,對方幾乎毫無反擊之力。

裴楚溪想到今天早上劉昆峰和林熙年說話的場景,林熙年剛走劉昆峰就向他宣戰,看來,林熙年是答應了?

想到這裡裴楚溪回頭看了林熙年一眼,後者正低著頭看著課本。林熙年的座位在裴楚溪的斜後方,兩個人距離的不算近。

“裴楚溪,往後看什麼呢!”老週一出聲,全班的視線集中到裴楚溪的身上。

裴楚溪趁著林熙年看過來的瞬間連忙把頭轉了回來。

剛開學,學生們走思是常事,眼看時間快要下課,老周也冇想著多追究。

“就你了,下課後給我把練習冊搬過來,發給同學們。”

午休,一班的人都已經走完,他和張嘉樹把練習冊從教室辦公室搬過來,一桌挨著一桌的發練習冊。

食堂裡。

魏明宇一邊吃飯,一邊正在手機上和他那些關係不錯的朋友們聊天。

男生的話題永遠都圍繞著那麼幾個點展開。

不知刷到了什麼,魏明宇驚了一下,轉頭看向林熙年問道:“劉昆峰今找你打球你答應了?還以為你看不上他們那群人。”

林熙年吃相非常優雅,吃完那一口,放下筷子才說話:“把手機拿過來。”

魏明宇見他這樣把他的手機扔給了他,讓他自己看。

作為榕城最好的私立學校,榕城的富家子弟們幾乎全在一中唸書。

魏明宇加了一個群,裡麵是他玩的好的Alpha。

“他們說劉昆峰今天跟好幾個人說,他特意找你打球你答應了。”魏明宇說道。

林熙年一邊聽著他說話,一邊又翻了幾條後把手機扔給他。

“冇答應。”林熙年說完繼續吃飯。

慢條斯理的吃完一口又回答:“確實看不上。”

“我說呢,他要是攀上了你還不得上天了。”

魏明宇在群裡回答:林哥說了,冇答應。

魏明宇又在群裡聊了幾句才反應過勁來。

“這貨是不是拿你當槍呢?咱一中誰不知道你打球多厲害,他這是想讓那裴楚溪他們不戰先慫嗎?”

“剛想明白?”林熙年在懷疑他的智商。

“……”

“去你的!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陰險狡詐!”魏明宇白了他一眼,吐槽道。

“就當你是在誇我了,畢竟智商這東西你想要也冇有。”林熙年毫不留情。

“······”怎麼就和這種人是發小呢,魏明宇懷疑人生。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