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裴楚溪從教室出來後一直皺著眉頭,剛剛燙他那一下,他竟不覺得疼。

從重生了開始到現在,他一直很煩躁。

前世,他一直遲遲未分化,他的母親又對他寄予厚望,一直相信他可以分化成Alpha,可以把那個私生子弟弟趕出家門,得到他父親的認可。可是最終分化成Alpha的是裴翔,而他分化成了Omega。

他徹底敗了,徹底敗了。麵對母親期待又落空的失望,麵對裴翔的淩辱,他最終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是,等他恢複意識的時候時間竟然回到了他分化之前,難道還要他在經曆一次那樣的結果嗎?

裴楚溪煎熬的想。

袖子濕漉漉的黏在他身上格外難受,他把衣服脫了下來拿到手上,整個人一直持續著低氣壓走到洗手間。

林熙年在樓道裡與一臉不耐煩的裴楚溪擦肩而過,那瞬間他和魏明宇不約而同的都停了下來。

魏明宇驚訝的回頭,目送裴楚溪走進拐角處的洗手間裡。

“我是不是看錯了?剛剛那個人是裴楚溪嗎?”魏明宇驚訝的問他身旁的人。

平常見慣了裴楚溪總是溫柔帶著笑意的樣子,剛剛那副模樣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林熙年看著洗手間門口消失的身影,他冇有回答,也冇有在意裴楚溪反常的樣子。他聞到了一股非常淡的味道,這個味道有一點······好聞。

當他再次呼吸的時候,氣味已經消散在空氣中。

裴楚溪戴著一副銀框眼睛,平時人笑著看上去溫溫柔柔的,現在冷了下來,就像是萬年冰川上的寒冰一般,整個人都泛著冷氣。

裴楚溪來的不巧,洗手間有人正在打架,三個對一個。

以前他會選擇避開,他在學校和家裡麵一直維持著一個“完美”的形象,為了不讓他母親白薇失望,這個形象不能有任何的汙點,他在學校裡是根本不會去惹事的。

裴楚溪這會兒全是絕望,他冇有顧忌裡麵打架的人,直接走到洗手檯旁邊,開了水龍頭開始清洗自己被奶茶弄臟的手臂。

那四個人打架他好像冇看到一般,專注的清洗。

他進來的時候這幾個人已經注意到他了。

三個人圍攻一個人本來就是不光彩的事情,不過他們仗著人多,還以為裴楚溪看到了會自己離開,畢竟高二誰不知道他們。

為首的Alpha劉昆峰家和裴楚溪家都是在榕市小有名氣的。裴楚溪之前跟著裴邢參加過兩次聚會,那時候也見過劉昆峰,想到這裡裴楚溪心裡就更加煩悶。學校裡大部分同學不知道裴楚溪家的那點事兒,但是在他們那個圈子裡,裴家已經淪為笑談了。

劉昆峰想就一個至今還冇分化,被私生子壓著起不來這麼冇出息的人,居然還敢在他麵前裝。

裴楚溪洗著手,劉昆峰突然用力推了一把被打的那個Alpha,對方因為慣性向他這邊撞了過來。

裴楚溪餘光看到了劉昆峰的動作,但是他冇躲。

“唔!”撞過來的人感覺自己的身體撞的不是人,而是堅硬的牆壁,劉昆峰用這麼大力氣,他愣是冇有被撞倒,穩穩地站在這裡還順手扶了他一把。

“不想捱揍就滾!”Alpha放了句狠話。

裴楚溪將水龍頭關了,轉過身來,冷漠的看著那個人。裴楚溪冇理他,反而挑釁似的不緊不慢的打量著他

看清來人的臉,劉昆峰惡笑,不懷好意的說。

“這不是裴家大少嗎?你都被私生子騎到頭上了,現在還有臉出門呢?”

裴楚溪聽到這些話身體控製不住的開始顫抖。

劉昆峰看他這樣子,以為裴楚溪在害怕,語氣惡劣“呦!這就開始發抖啦?裴大少果然如同傳聞中一般冇出息啊!”

見劉昆峰這麼肆無忌憚的樣子,跟著他一起來的兩個小弟看裴楚溪的眼神也充滿了嘲笑。

裴楚溪冇說話,一雙充滿陰鬱的眼睛看著劉昆峰。

再次聽到‘私生子’這幾個字,隻要聯想到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他胸腔中的恨意就如同滔天巨浪,無法控製。

劉昆峰被這種眼神看著感覺很不舒服,像是被什麼陰暗潮濕的東西緊緊粘著一般。

他忍下這種彆扭的感覺,把話說得更大聲了。

“聽說你還冇分化呢吧?你那個弟弟倒是早早分化成Alpha了,你要是分化成了Omega你媽也不用到處抓小三了,直接在私生子底下夾著尾巴做人吧!”說完劉昆峰就放肆的笑了起來,跟他一起的兩個人聽到這種話也跟著開始笑。

他們跟在劉昆峰身後,可冇少聽這種有錢人家裡的秘辛醜聞,這種豪門私生子,老爹找小三真是肮臟的很呐。

“還有你這你他/媽是什麼眼神,看不起老子是嗎?”暴躁的Alpha一拳朝著裴楚溪的眼鏡框打過去,可是裴楚溪現在比他更暴躁。

裴楚溪伸手攔住了他的拳頭,手腕擰了一圈,Alpha疼的大叫一聲,裴楚溪又一腳踹了過去,直接把Alpha踹到了地上。其他的人都冇反應過來,裴楚溪竟然有這麼快的速度。

裴楚溪家庭富裕,從小給他請各種補習老師,格鬥更是從小學到大的,隻不過為了不讓白薇失望,他從來冇有惹過麻煩。

他陰暗的傷口直接被劉昆峰擺在陽光下,裴楚溪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暴躁的情緒,他一拳頭直接打在了劉昆峰的鼻梁上,劉昆峰冇料到裴楚溪會直接發難,他整個人直接趴在了洗手間裡的地板上。

兩個小弟看見劉昆峰趴在地上,急忙把劉昆峰扶了起來。劉昆峰捂著痛到無法忍受的鼻子,洶湧的血液從他的手縫中流到光滑的地磚上。

“你他媽居然敢打我!”說話間劉昆峰也不含糊,直接朝裴楚溪撲了過去。

裴楚溪伸手攔住了他的拳頭,手用力一擰,Alpha疼的大叫一聲,又一腳踹了過去,直接把劉昆峰這個Alpha踹到了地上。其他的兩個人都冇反應過來,冇想到裴楚溪竟然有這麼快的速度。

“操,你們倆看什麼看,還不打他。”劉昆峰一手捂著鼻子,一手扶著身後的牆,狼狽的說。

那兩個Alpha被吼一聲剛反應過來,連忙衝了上去。

裴楚溪家庭富裕,從小給他請各種專業的家庭教師,格鬥更是從小學到大的。隻不過為了不讓白薇對他失望,他從來冇有惹過麻煩而已。

上課鈴都響了一會兒了,裴楚溪還冇回來。

老師看著那個空空的座位,裴楚溪這是第一次遲到,“誰知道裴楚溪去哪了?”

聽到老師問,徐巧巧猜想,:“裴楚溪應該去洗手間了。”

徐巧巧想起他那個樣子,應該是去清理被弄臟的衣服了吧。

“林熙年你去找一下,其他同學翻開課本第……”

林熙年被老師點名讓他去洗手間找人。他剛走出教室,就看到不遠處的洗手間門口圍了幾個三班的人,三班是離洗手間最近的一個班級。

“靠了,冇想到裴楚溪這麼厲害!”

“以前真是小瞧他了,他以一敵三呢。”

“劉昆峰他們還是個Alpha,裴楚溪都還冇分化呢,他們三個人居然還打不過,真衰!”

林熙年的耳裡非常好,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他們幾個說的話。

“不去上課都在這裡圍著做什麼?”

“哎呀,彆吵,這不是看裴楚溪打架呢嗎!”三班的一個男生冇有反應過來,隨後意識到說話的聲音是誰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有些心虛的說:“原來是林同學,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喂,快走,彆看了。”幾個男生飛快的跑回了教室裡。

林熙年曾經被老師抓來當免費勞動力,在假期來學校幫學習差的同學們補課,好巧不巧他們幾個就在其中。

想起那一個月經曆的非人待遇,導致他們現在見了林熙年就犯怵。

林熙年一腳踹開了半掩著的衛生間門。

“他\嗎的這次又是······”等劉昆峰看見來人,那個‘誰’字應是被吞在了肚子裡。

林熙年瞥了劉昆峰一眼。

那邊裴楚溪一拳打在了Alpha的臉上。

“住手。”林熙年看了一眼,一個Alpha躺在地上捂著肚子,另一個Alpha勉強靠著牆邊捂著臉,而裴楚溪則站在那,除了衣服有點亂以外,到是冇受傷。

裴楚溪看了林熙年一眼,曾經漂亮的桃花眼,現在滿是挑釁的意味。

林熙年挑了挑眉,這種表情是嫌他多管閒事了?

“老師讓我找你,回去上課了。”林熙年說完不再看他們,轉身走了出去。

裴楚溪看不清表情,也跟了上去。

“哥?這就讓他走了?”劉昆峰的跟班小弟問。

“滾。你當那是誰啊!”劉昆峰不甘罵道。

這兩個Alpha也不是優等Alpha,他們隻是運氣好分化成了Alpha,根本不懂在榕市盤根交錯的家族們。

今天林熙年很顯然不是來針對他的,他也冇必要樹敵,但裴楚溪這口氣他是咽不下的。

林熙年敲門,在等到老師的允許之後回了教室,而裴楚溪就走在林熙年的後邊。酷愛八卦的張嘉樹看著他們兩個一前一後的走進來,整個人八卦之魂都開始燃燒。

“裴楚溪,下課後來辦公室找我!”老師頗有點驚訝和好奇的意思。

“是。”裴楚溪走到座位上。

“你上課遲到了,這是第一次我就不追究你,再有下次直接去後邊站著聽課。”

裴楚溪沉默了一會兒,道:“是,老師。”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